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22章 一起齊心,其利斷金

第122章 一起齊心,其利斷金

    白雅驚喜,“你怎麼會在這?”

    “途經,晚上要去隔壁市辦事(情q ng)。”顧凌擎解釋.

    她說呢,周芷怎麼突然要去買衣服,還不要她陪,原來顧凌擎會來。

    “我這邊進展很大,已經對走私古董的人布控了,只要一層一層的抓上去,很快就能抓到行征建設公司的人,就能有人指政呂梁城,抓到呂梁城,可能會破獲屠村的案件。”白雅高興的說道。

    “周敏有跟我匯報,我覺得,就算有人指正呂梁城,他也不一定招認屠村的事(情q ng),一個是坐牢,一個是死刑,他不傻,除非,找到那條金條。”顧凌擎分析道。

    “希望盡快找到證據,然後可以把他抓起來。你吃飯了沒有?”白雅關心道。

    顧凌擎點了點她的鼻子,“想見見你,我一會就走了。”

    白雅眼神黯淡下來。

    就算他沒有吃飯,也是不可以和她一起吃的。

    “以後這麼趕,不一定要過來的,你有事(情q ng)要做,我明白的。”

    顧凌擎揚起嘴角。

    他趕來回需要四小時路,最多也只有一小時時間和她團聚。

    但是

    他還是來了

    “你瘦了,怎麼不多吃一點,很多事(情q ng)不能((操c o)c o)之過急的,慢慢來,既然金陽市存在問題,你越是不急,那些做錯事的人就越是著急。”顧凌擎分析道。

    “我確實是著急了。”

    “所以,我這次過來,還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意外之外,卻也是(情q ng)理之中的。”顧凌擎微笑著說道。

    “什麼好消息?”

    “還記得上次,我覺得保安主任有問題嗎?”顧凌擎提醒。

    “那個保安主任絕對有問題,他和保安隊長是一伙的。”白雅很確定的說道。

    顧凌擎遞給她一張照片。

    照片中,保安主任拿了一個戴墨鏡的男人一箱子的錢。

    “這個男人是誰?他為什麼要給錢給保安主任?”白雅詫異。

    “行征建設公司的經理。”顧凌擎說道。

    白雅恍然大悟,“所以,是呂梁城心虛了,找了行征建設公司的經理過來解決我,這個經理就找了保安主任,讓他們陷害我,他們為什麼不直接殺了我?”

    “他們不敢直接殺了你是因為懷疑你的背後有人。

    另外,你父親是邢霸川的這件事(情q ng)也讓他們忌憚。

    他們故意陷害你,一來是不讓你調查,二來是,看看你背後到底是誰,是誰會來撈你。”顧凌擎分析道。

    “這心思捉摸的倒是(挺t ng)深,可是光憑這些照片,並不能直接證明事(情q ng)跟謀殺文化館館長,陷害我有關吧。”白雅擰起了眉頭。

    “還記得當時保安主任對保安隊長說的話嗎?

    這話里話外都是警告之意,我找人去保護保安隊長妻兒了。

    果然,半夜,就有人去抓保安隊長的妻兒。

    那些抓人的人被控制了起來。

    今天他們看到這些照片,已經招認了是保安主任讓他們這麼做的。

    我讓保安隊長的妻子今天看望了這個保安隊長,保安隊長已經承認了,是保安主任讓他這麼做的,事成之後,會給他二十萬現金作為酬勞。”顧凌擎解釋道。

    “那現在可以直接抓保安主任了吧,只要他供出了行征經理,說不定,很快就能破壞這個大案。”白雅高興。

    她沒有想到,五天里,他已經幫她做了那麼多。

    “現在還不能,你還要忍耐,必須先找到行征公司跟呂梁城之間的證據,不然,就只能止步于行征經理這邊,無法牽連出呂梁城的。”

    白雅點頭,“既然呂梁城做這些非法勾當,他的錢應該是不清不楚的,主要查出他把錢或者古董藏在哪里了,就可以治他罪了。”

    “我的人已經跟了呂梁城好幾天,他這個人,做事滴水不漏,從不參加商業聚會,也沒有不良嗜好,很難突破。”

    “不,”白雅腦中靈光一閃,打斷顧凌擎的話,“他有嗜好,不是寶藏就是古董,你還記得上次的藏寶圖嗎?我覺得,引蛇出洞,可以利用藏寶圖,呂梁城肯定很感興趣。”

    “聰明,我這邊也會安排好人,一周內,給你一個答復。”

    白雅抿著嘴唇定定的看他,沉默了一會。

    顧凌擎摟住她的腰,拉到自己的懷中,“怎麼了?”

    “我想著,我要做檢察官,那樣,我就能夠站在權威的地方一展拳腳,結果,五天里全部在做無用功,還打掃驚蛇了。要不是你,攻破呂梁城,我可能需要好幾年,理想是美好的,現實,真的是骨感的。”白雅失落的說道。

    顧凌擎笑了,“我做的事(情q ng),等于你做的事(情q ng),唐小九的死,多少和我們有關系,既然答應了他,我和你一起努力,目標是一致的。”

    “我,其實,目的並不單純,我想通過立功,盡快升職的。”白雅說出自己的死心

    “兩全其美,何樂不為!

    你想要什麼,我都會經歷幫你做到。

    你想要的,也是我想要的!

    我覺得這樣(挺t ng)好,你在明,我在暗。

    等拿到了證據,還是需要你這邊公開審理的。

    能夠這樣和你搭配,有種暢快淋灕的感覺。”

    白雅想想,好像確實是這樣的。

    那她的決定是沒有錯的咯。

    她也笑了。

    顧凌擎俯(身sh n),朝著她的嘴唇吻上去。

    白雅閃開,清了清嗓子,“房中有監控。”

    “我關了。”顧凌擎揚起嘴角,“你在想什麼?”

    白雅以為他想要和她發生關系,臉紅了,“沒什麼?”

    “別想了,我們做。”他把她抱起來,朝著浴室走過去……

    快樂的(日r )子短暫和美好。

    顧凌擎沒有多少時間,回去的時候,已經晚了。

    他的車速都是在160以上的。

    敲門聲響起

    白雅以為是周敏回來了,打開門。

    甦桀然站在門口,勾起邪魅的笑容,眼神之中,卻(陰y n)寒無比。

    白雅趕緊關門,甦桀然推開門。

    她的力氣不及,和他僵持著。

    甦桀然怪異的看著白雅,眼眸非常的深沉,面無表(情q ng)道︰“白雅,你知道三年前強了你的男人是誰嗎?”

    白雅一頓,看向甦桀然,“是誰?”

    她心中燃起希望。

    說不定,她的那個孩子,就是孩子的親生父親抱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