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23章 孩子的父親,是顧凌...

第123章 孩子的父親,是顧凌...

    甦桀然從門口進來,慵懶的坐在她的沙發上,魅瞳幽深的看著她,“你知道強你的人是誰後,會怎麼辦?”

    “到底是誰!”白雅不淡定了,眼楮腥紅著。

    她想知道自己的孩子去哪里了?

    甦桀然扯了扯嘴角,“陪我睡一覺,我告訴你是誰?”

    白雅端起茶幾上的水果盤砸到了甦桀然的(身sh n)上,咆哮道︰“滾。”

    甦桀然握住她的手,力道很大,把她拉到自己的(身sh n)邊,“顧凌擎能夠睡你,為什麼我不能夠!顧凌擎之前也睡過很多女人?”

    “至少認識我後沒有。”白雅容不得甦桀然說顧凌擎的壞話。

    “怎麼沒有,甦筱靈不是嗎?他們都訂婚了,白雅,你別傻了,你和他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白雅要抽出自己的手。

    甦桀然死死的握著,不想松手。

    她朝著他的手上咬下來。

    甦桀然緊咬著牙關,臉色鐵青的駭人,聲音從牙縫里迸出來,“強你的,就是顧凌擎。”

    白雅詫異的看向甦桀然,好看的眼中有一瞬間的空洞,愕然,平靜的嚇人,好像被攝去了靈魂。

    甦桀然看了眼虎口處的牙齒印,冷冰冰的看著她。

    “你在撒謊,對不對?”白雅壓根不相信。

    “是不是撒謊,你只要問顧凌擎就知道了。”甦桀然很自信,沉著。

    “不可能。”

    “不然,你以為他為什麼要對你特別,不覺得他是帶著彌補的心態對你的嗎?”甦桀然殘忍的說道,松開白雅的手。

    白雅耷拉下肩膀,眼眸轉動的厲害,恍惚中,擰起了眉頭。

    甦桀然握住白雅的肩膀。

    白雅很防備的把他打開,退到兩米外面,臉色蒼白的厲害。

    “白雅,你是一個非常理智的人,你覺得,你憑什麼引起顧凌擎的注意?圍繞在他(身sh n)邊比你漂亮的多了去了,憑你的(性x ng)格嗎?”甦桀然冷著臉說道。

    白雅直直的看著他。

    “顧凌擎喜歡(熱r )(情q ng),活潑,開朗的女孩,他在他的(日r )記里就寫過,所以,他(愛 i)上了周海蘭。你覺得你(熱r )(情q ng),活潑,開朗嗎?你剛好相反吧。”

    甦桀然每一字,每一句,都重重的打在白雅的心上。

    她覺得自己有些承受不住,腿腳發軟,坐到了沙發上。

    甦桀然站在了她的面前,黑影籠罩著她。

    “你現在應該明白了,他對你好,是因為傷害了你,他覺得我對你的傷害全是他造成的,他是一個非常有責任感的人,他的責任感你應該也看出來了。”

    白雅垂下眼眸。

    甦桀然蹲在白雅的面前,握住白雅冰冷的手。

    她像是雕塑一樣,一動都不動,陷入了沉思之中。

    “白雅,我背叛過你,你也背叛過我,我們算扯平了,好不好?我還想和你在一起,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好好珍惜你的,我保證。”甦桀然柔下了語氣說道。

    白雅看向甦桀然,眼淚從眼角流出,“要不是你和你女朋友綁架了我,把我放在荒郊野外,你覺得我會踫見那個男人嗎?”

    “我只是想要嚇唬嚇唬你,沒有想到你會跑。”甦桀然解釋。

    “我跑,還是我的不對了?”白雅反問,眼神更冷了一點,“你那麼神通廣大,都已經查到當初強我的男人了,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里,你查到了沒有?”

    “那個孩子不是讓你打了嗎?你生下來了?”甦桀然不淡定的站起來,死死的盯著白雅。

    白雅別過臉。

    一開始,她也以為孩子是甦桀然搶走的,後來她發現,甦桀然一直以為她把孩子打掉了。

    事(情q ng)有一個非常巧合的地方。

    當初白冰雖然進了精神病院,但是,白雅還在竭盡全力撈白冰出來的。

    甦桀然發現她懷孕,強制(性x ng)要求她把孩子拿掉。

    白雅以此為條件,讓甦桀然幫忙。

    她去了醫院,猶豫著,躊蹴著,剛好踫到一個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她墮胎了的學生。

    學生就寫了白雅的名字。

    醫生把那學生流下來的胚胎給了甦桀然交差。

    甦桀然幫她把白冰保釋了出來。

    她帶著白冰去外面散心。

    甦桀然對她不聞不問。

    她在外面把孩子生了出來,還沒有出一周,孩子就被人搶走了。

    白冰也受到打擊,出現傷人事件,從此,她被關在療養院里,不可能再被放出來了。

    “說話。”甦桀然暴怒。

    “孩子是我的,我想生下來,我能好好照顧的。”白雅也激動了起來。

    “怪不得,你那段(日r )子抑郁了,我還以為是讓你打掉孩子抑郁的,那個是強j犯的孩子,沒想到,你是孩子被搶了的抑郁的。”甦桀然生氣的走出房間,砰的一聲耍上了房門。

    白雅懊惱了。

    她不應該跟甦桀然說孩子的事(情q ng),要是他傷害孩子呢。

    她的心(情q ng)很煩。

    周敏回來,看白雅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的發呆,“怎麼了?”

    “顧凌擎在隔壁哪個市?”白雅紅著眼楮問道。

    “首長的事(情q ng)我們怎麼會知道?”周敏非常謹慎。

    “我知道了。”白雅打電話給顧凌擎。“你現在回來來得及嗎?”

    “有些困難,晚上約了人,我盡量明天趕過來。”顧凌擎看了眼時間說道。

    “不用了,你先忙你的事(情q ng),你現在在哪個市?”白雅問道。

    “就在金陽市隔壁的江葉市,怎麼了?”顧凌擎覺得白雅的口氣不太對。

    “沒什麼,明天見。”白雅掛了手機。

    現在的顧凌擎還在高速上,他今天晚上還有重要任務,她不想影響他的心(情q ng)。

    白雅拎起包,對著周敏說道︰“我明天請假,幫我跟檢察院說下。”

    “你去哪里?我陪你一起。”周敏擔心的說道。

    “我去找你們首長,不會有事,明天見到他後就回來。”白雅知道,即便她不說,周敏還是會匯報的,何必賣關子。

    她出門,去了汽車站,買車票去江葉市,在等車的期間,她在車站買了一盒方便面,吃了,算是晚餐,坐最後一班去江葉市的車子,到達江葉市是晚上的十點半。

    她在汽車站附近的賓館里先住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