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37章 救,救不回來就陪葬

第137章 救,救不回來就陪葬

    兩點鐘不堵車。

    他二十分鐘的時間就到了邢霸川的家里。

    邢瑾年化了精致的妝容,跑到甦桀然的面前,“桀然,你回來了啊。”

    甦桀然微微一笑,笑容邪魅,卻也疏離,“你爸爸呢,回來呢?”

    “我爸爸怎麼可能這個時間回來,他又不是你,企業的老總,上班時間都是你說的算的,桀然,我好幾天都沒有見到你了,你最近在忙什麼?”邢瑾年(熱r )(情q ng)的問道。

    “年尾了,工作忙點,你要不明天開始跟我一起上班,幫我分擔一點。”甦桀然走進屋里,掃了一圈,視線落在白雅的房門上。

    “我才不要,我去你那里,你太忙,忙的時候還嫌我煩,我現在待在家里多好,反正錢照拿。”邢瑾年心里美滋滋的。

    甦桀然眼中閃過一道厭惡。

    白雅從來都不會問他要錢,即便他給,白雅也不要。

    “對,你就是少(奶n i)(奶n i)。”甦桀然甜言到,坐在了沙發上,“她回來多久了?”

    邢瑾年知道甦桀然口中的她,指的是白雅。

    “我打電話給你的時候,白雅(陰y n)陽怪氣的,進了房間就不出來了,好像我們都欠她似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走,趕緊的走了,要是她調回a市就煩了,我看到她就討厭。”邢瑾年嫌棄的說道。

    甦桀然想起白雅一直都不接電話,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來到門前,敲門。

    里面靜悄悄。

    “桀然,你干嘛呀。”邢瑾年狐疑。

    “白雅,出來,我有事(情q ng)跟你說。”甦桀然擰眉道。

    “你有什麼事(情q ng)跟她說啊。”邢瑾年不解。

    她看甦桀然不搭理她,有些不高興了。

    “甦桀然,你和她已經離婚了,他是你妻子不待見的女人,我覺得你和她沒什麼好聯系的。”邢瑾年不悅道。

    甦桀然敲門聲更重。

    “白雅,出來,你不是一直想知道的嗎,我有頭緒了,你給我開門。”甦桀然直接是命令的語氣。

    但是房間里依舊沒有反應。

    甦桀然眼中掠過一道恐慌,他撞門。

    “你干嘛呀,桀然,桀然。”邢瑾年拉甦桀然,壓根拉不動。

    他好像听不到邢瑾年說話一樣,往後退,用力的沖向門。

    門鎖被撞壞了,門彈了開來。

    白雅躺在(床chu ng)上。

    白色的被褥,白色的裙子,白色的臉,安詳的睡著,鮮血又染紅了一半的(床chu ng)單,裙子。

    甦桀然心里緊的難受。

    他沒想到過一項堅強的白雅會選擇自殺。

    他之前見她的時候她還是好好的。

    是什麼原因讓她選擇自殺,還是回到邢霸川的家里呢。

    他想過和白雅離婚,但是從來就沒有想過白雅死。

    有時,他想她想的厲害的時候,也會去金陽市看看她。

    她依舊高傲,依舊清潔,依舊不可親近,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白月光,她就是他心中的那一抹。

    甦桀然用呢子大衣抱住白雅抱起來的時候,手還是顫抖著。

    她像是沒有生命一樣,手臂垂下來,一點氣息都沒有。

    他抱著白雅沖了出去,把她放到了駕駛座上,什麼聲音都听不到,只是悲傷的(情q ng)緒泛濫。。

    那年,他一眼就看中了白雅。

    他知道她是邢霸川的女兒,娶她,不過是他的計劃。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對她動心的。

    但是,有些事(情q ng),不是不想,就不發生。

    她跟他離婚,跟顧凌擎在一起,他知道自己瘋狂了。

    他想要她,他不想要離婚。

    人啊,總是被困在自己偏執的(情q ng)感中走不出來,用偏激的方法掩蓋自己真實的(情q ng)感,等到放棄掙扎,已經晚了。

    他握住了白雅的手。

    白雅沒有知覺,乖巧的耷拉著腦袋,安靜的可怕,靠在椅子上。

    他寧願她現在生氣的甩開他的手,也不要這樣一動都不動。

    甦桀然的眼中潮濕了,眼淚流了下來,“白雅,不要死,只要你不死,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白雅,不要死,不要死。”

    他打電話給醫院,讓醫院的人候著。

    他一到醫院,白雅就被送進了急診室。

    甦桀然頹廢的坐在椅子上。

    人,在失去後,才會喜歡回憶。

    白雅和他在一起,從來都沒有做錯過什麼。

    他那個時候叫人綁架她,白雅是知道的,她沒有告他。

    他那個時候那麼多人女人,她也是知道的,但是,從來沒有去檢舉過他。

    他還記得,有天晚上他喝多了酒胃疼,酒店的人打電話給她。

    她穿著白色的大褂就過來了,照顧了他一晚上,什麼怨言都沒有說。

    他醒過來的第一句話是,你穿著白色的衣服來是來奔喪的嗎?

    白雅也是話都沒有反駁。

    她回去就感冒了,發燒很嚴重,在家里躺了兩天。

    後來,他了解道,那天是白雅值晚班,因為無緣無故曠班,她被扣了年終獎。

    她就是那樣一個人,總是在默默的付出,無怨無悔,即便被冤枉,被傷害,也只是在承擔。

    她活著太苦。

    他以後不想她受苦了,只要她能活下來。

    他再也不((逼b )b )她,再也不傷害她,再也不讓她難堪。

    醫生從急診室里出來。

    甦桀然沖過去,握住了醫生的肩膀。

    “對不起。”醫生面有難色的低垂下了眼眸,“我們已經盡力。”

    “什麼盡力,現在就給我救,必須給我救活,如果救不活,我讓你們統統給我陪葬。”甦桀然激動的推開醫生。

    “對不起。”醫生怕病人家屬心(情q ng)太激動,做出偏激的事(情q ng),低著頭趕緊離開。

    甦桀然抓住醫生的手,命令道︰“給我救,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吧,我只要打一個電話給衛生局,你們醫院就不用開了,給我救。”

    “病人失血過多,送過來的時候已經死了,我們無能為力,就算是神仙也救不活的,您節哀。”醫生臉色蒼白的說道。

    “節什麼哀,她只有二十四歲,她不應該死。”甦桀然沒有理智的拉醫生進去手術室,厲聲一個字,“救。”

    醫生杵著,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是好。

    甦桀然打電話出去,“給我帶最好的醫生滾到急診室來,要是救不活白雅,我讓你陪葬,你知道我說道就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