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50章 風姿卓越比不過一顆...

第150章 風姿卓越比不過一顆...

    “你這麼說倒也是,也只有自己能夠在黑暗中找到自己的太陽(穴xu ),那樣精準,只是,怕就憑我們的一面之詞,不能讓安將軍信服,會覺得我們是在敷衍他。”沐曉生擔憂道。

    “找宋建仁問問吧,這張照片對他來說是什麼意義?我覺得,應該很會有有證據的。”白雅淡雅的說道。

    “你為什麼這麼覺得?”沐曉生看不出玄機。

    “安琪幾天前就準備好了自殺,她能設計的那麼精密,其實,心思非常細膩。

    她選擇了自殺,又擔心她的死,會連累到健(身sh n)房的教練,給的信息,不會沒有用。"白雅分析道。

    “既然她選擇自殺,為什麼要搞的那麼特別,不能簡單的選擇割腕嗎?”警察問道。

    白雅眼眸一頓,手腕上隱隱的發疼。

    面上,依舊不動聲色。

    “因為她還帶著怨恨。”白雅輕輕地說道,“如果我猜的不錯,繆玉應該是她丈夫背後的女人。安琪不是左撇子,她卻用左手把銀癥插入了左邊的太陽(穴xu ),意在給繆玉找點麻煩。”

    “她要陷害繆玉,為什麼又要留證據證明自己是自殺的呢?這點說不過去。”沐曉生想不通。

    白雅微微揚起嘴角,“她不是想要陷害繆玉,只是想給她找點麻煩而已。

    安琪善良,敏感,(愛 i)自己的丈夫,並不代表她沒有脾氣。

    她活著的時候礙于老公的面子,所有苦水往心里咽了,死亡的時候,想像小孩子一樣,發一次脾氣而已。”

    “你說的都是正確的。”健(身sh n)教練說道︰“那個繆玉確實是安琪丈夫背後的女人,安琪的丈夫在外面給繆玉買了別墅,他們經常住在一起,安琪都知道,只是不說。

    安琪是個好女人,我勸她離婚,離婚後我會娶她,我(愛 i)她。

    但是她說,她如果離婚,她家的面子,宋家的面子,顧家的面子怎麼辦?她老公,她兒子,都會成為別人的笑柄,她不能離。”

    健(身sh n)教練(情q ng)緒有些激動,“上一個月,安琪腳扭了,我去照顧安琪,宋建仁那個混蛋,說安琪跟我有染,((逼b )b )安琪離婚。

    安琪和我根本就沒有發生過關系,我很生氣,捅出了宋建仁和繆玉的關系。

    宋建仁怕東窗事發,態度立馬變了,接安琪回家,天天照顧,不讓我見。

    前幾天,安琪過來找我,給了我這個盒子,我從她听的話里,感覺出了不對勁。

    我打電話給她,她都是關機的。沒想到,她選擇了自殺。”

    白雅听完,心里很不舒服,壓壓的,沉甸甸的。

    最讓人心痛的(愛 i)(情q ng),不是年少輕狂的轟轟烈烈。

    而是,我陪你幾十年,生兒育女,歷經滄桑,當紅顏老去,(愛 i)(情q ng)也已經消失,剩下,風燭殘年。

    “我們去見下宋建仁吧。”白雅對著沐曉生說道。

    “他是個混蛋。”健(身sh n)教練說著,跑開了。

    宋建仁沒有讓他們去辦公室找他,而是約了咖啡廳。

    咖啡廳里就白雅和宋建仁。

    白雅把照片放到桌上,推到宋建仁的面前,“想知道你妻子是怎麼死的嗎?”

    “安琪的人很好,對誰都好,我也想不通,有誰會殺她。”宋建仁擰起了眉頭。

    白雅笑了,眼眸之中都是嘲諷之意,“她的死,對于你來說,是解脫。他知道她是怎麼死的,你卻只想著不要牽扯到在你想要隱藏的秘密。”

    宋建仁惱羞成怒,“你在胡說什麼?”

    白雅自顧自的說道︰“她的死,對她自己來說,源于(愛 i)和成全。我只想問下宋先生,你心里,想要的是一個浪漫美好為你付出全部的女子,還是想要一個明知道會毀了你,還義無反顧的傷害(愛 i)你女人的女子。”

    宋建仁頓住 了,深深的看著白雅。

    “有些人,有一顆優雅的心,有些人,只有一個優雅的外表。

    有優雅心的人能看到對方的優雅心。

    沒有優雅心的人,也只能看到對方優雅的外表,說下,這張照片的故事吧?”白雅目光看向照片上。

    宋建仁看了一眼照片,沉思著,並不想說。

    “你現在是不相信安琪的(愛 i)(情q ng),還是你已經沒有人(愛 i)人的心?”白雅問道。

    宋建仁看向白雅,“她以前說過,如果對我生氣,就會把心思寫在紙上,放在鐵盒里,藏在這個石頭桌子下面。”

    “現在帶我們去吧,里面,應該有她的遺言,可能,也是她最後想跟你說的話。”白雅站了起來。

    宋建仁擰起了眉頭,“我要求由我先過目,這是我的私人東西。”

    “你到最後還不相信她啊?呵。”最後這個音,白雅充滿了鄙夷。

    一小時後,他們娶出了安琪藏著的鐵盒子。

    白雅撐著黑色的傘,站在一邊,看宋建仁打開了盒子。

    最上面是一封信,下面是一個用鎖鎖著的小鐵盒。

    小鐵盒上面貼著紙條,紙條上的字並不漂亮,卻很工整,寫的是︰“仁哥親啟。”

    “設置密碼了。”白雅睨了一眼小鐵盒,清澈的眸光看向宋建仁,“她在最後一刻,想的還是保護你,現在的她,應該在天堂。”

    宋建仁顫抖的把信封里的信抽出來。

    他要確定,沒有把他的秘密暴露出去。

    信上的內容是這樣的︰

    仁哥︰

    我生病了,生了很重的病,我要先走了,不能再照顧你,對不起,謝謝你對我的悉心照顧,嫁給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

    小軼,對不起,媽媽要走了,媽媽最舍不得你,媽媽還沒有看到你結婚,還沒有給你帶孩子,可是,媽媽生病了,媽媽必須死,才能解脫,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弟弟,仁哥對我很好,我的死,和其他人沒有任何關系,姐姐希望,你能幸福,趕緊找一個妻子照顧你。

    我走了,如果有天堂,我會在天堂里面保護你們。

    安琪絕筆。

    白雅收起了信,嫁給了警察。

    這個案件牽扯的人都是高官,自殺,是最好的風平浪靜的結局。

    她看向宋建仁。

    那個溫潤如玉,外表謙謙的男人在看著小盒子里的一封封的信,沒有形象的痛哭流涕。

    白雅突然的想,如果當時她死了,恢復記憶的顧凌擎會不會也這樣痛哭流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