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51章 讓我睡了就跑,有你...

第151章 讓我睡了就跑,有你...

    在她所學的教學本上有這麼一段話︰

    勢力的女人,留住男人的錢。

    善良的女人,留住男人的尊嚴。

    聰明的女人,留住自己的尊嚴。

    安琪是個善良的女人,雖然她鄙視宋建仁這樣的男人。

    但是,對安琪來說,可能,他的眼淚,她就已經滿足,因為她太善良。

    人的幸福,不是因為金錢的多少,勢力的強弱,地位的高低,而是在于**。

    容易滿足的人就容易幸福,不容易滿足的人,不容易幸福。

    白雅的手機響起來,她看是劉爽的,會心一笑,接電話。

    “小白,你現在在哪里了啊?終于急訓結束了,顧凌擎是個閻羅王,我來軍區工作,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男朋友沒找到,自己倒是越來越男人了。”劉爽抱怨道。

    白雅被劉爽逗笑了,“水月國際那見吧,我現在過去,找到了吃晚飯的地方告訴你地址。”

    “好 ,一會見。”

    白雅收起了電話,警察局局長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她的旁邊。

    “謝謝你,白警官,要不是因為你,這麼案子不會這麼快的破掉,我們還以為會成為懸案了。”警察局局長笑著恭維道。

    “舉手之勞,我也是在研究院做事。局長不用客氣。”白雅優雅的說道。

    “白警官的名字在國際上如雷貫耳,今晚我想辦個慶功宴,不知道白警官有沒有空?”局長(熱r )(情q ng)邀請道。

    “我今天剛回國,還有朋友要見,就不去參加了,多謝局長好意。”白雅頷首。

    “那。我叫人送你過去。”

    有時候拒絕太多,往往就是把自己((逼b )b )入絕境,適當的答應,也是保全了對方的顏面,可以讓雙方關系友好的前行。

    “好。”

    白雅先到了水月國際,進去了一家頗有(情q ng)調的咖啡廳。

    台上,優雅,漂亮,穿著白色裙子的女孩正在談鋼琴,琴聲優美動听。

    她把定位發給了劉爽,選了包廂,坐在了里面。

    包廂的門是簾子,里面可以看到外面。

    不一會,劉爽趕了過來,打量著白雅,開心道︰“小白,你現在好漂亮,比以前漂亮了不知道多少檔次。我都要(愛 i)上你了。”

    白雅笑了,“再漂亮,也比不上你現在的英姿颯爽,這才是女兒本色。”

    “哈哈哈哈哈女兒本色,這句話,我好喜歡。”劉爽抱住了白雅。

    白雅眼眸流淌過水霧。

    這個溫暖,久違了。

    “小白,我好想你。”劉爽的聲音有些哽塞。

    “爽妞,我也想你。”白雅柔柔的說道。

    “你不知道,顧凌擎那個混蛋有多混,看到我,壓根就沒有正眼瞧過。

    他和那個甦筱靈倒是恩(愛 i),三天兩頭的秀,我真想給他兩個巴掌,讓他去吃翔。

    他比甦桀然還渣,對了,甦桀然倒是變好了,最近這三年來沒有一點花邊新聞,還經常來問我你現在怎麼樣了?”劉爽((逼b )b )((逼b )b )叨叨的說了很多話。

    白雅的眼眸中依舊幽深的像是萬年古潭,誰都看不清楚她心里到底在想什麼。

    服務員上了紅酒,牛排,鵝肝,蔬菜沙拉,以及繽紛小食。

    白雅優雅的搖晃著紅酒杯。

    劉爽餓了,大口大口的吃著(肉r u),悶了一大口的紅酒,“你和甦桀然還有可能嗎?我覺得,他好像很想回頭,浪子回頭金不換。”

    “傷疤,留在心口,時間讓人淡化了疼痛,但是並不會忘記疼痛,過去的風景,即便改造,我也沒有再看的**。男人就像是一本教科書,甦桀然讓我學會了傷心和憤怒,我沒有重溫的**。”白雅淡淡的說道,抿了一口紅酒。

    長長的耳垂明晃晃的,充滿了知(性x ng)的光芒。

    劉爽崇拜的看著白雅,撐著下巴,大大咧咧的說道︰“小白,你出國學心理後,感覺好有文化。”

    白雅笑了,點了一下劉爽的額頭,“我現在吃這碗飯,感覺像是行走的心靈雞湯,哈哈哈哈,基本上,百分之六十是裝出來的。”

    “我感覺你不是裝出來的,你是溢出來的,文化的燻陶,我天天在軍區,我感覺我的男(性x ng)荷爾蒙也要溢出來了。”

    白雅再次被劉爽逗笑了。

    相談甚歡,她們喝了不少的酒,白雅結賬。

    兩個人手牽手的出去,相視一眼,都笑了。

    一個高大的男人擋在了白雅的前面。

    白雅眯起眼楮,抬眸看他。

    甦桀然很激動,目光灼灼的看著白雅微醺發紅的臉蛋,“小雅,你回來了。”

    “呵。”白雅憨厚的笑了,“相見,不如懷念。”

    “懷念不如忘卻。”劉爽很自然的接過去,推開甦桀然。

    甦桀然紋絲不動,握住了白雅的手臂,“你們都喝醉了,外面下大雨,打的難打,我送你們回去。”

    “甦總,您和擎天國際的張總約好了的。”助理提醒道。

    “我一會再過來。”甦桀然擰眉道,拉著白雅的手走。

    兩個女孩的力氣不敵她, 被他拉到了車上。

    “住哪?”甦桀然問道。

    白雅知道,以甦桀然的能力,即便她不說,他第二天也知道她住在哪里了?

    既然回國,就準備面對一切。

    “a市國際酒店。”白雅說道。

    甦桀然開車去。

    白雅打電話給了沐曉生,“我和我朋友喝醉了,到我住的酒店門口接我。”

    “你打電話給誰啊?”甦桀然的臉色不怎麼好看?

    “領導。”白雅簡單兩個字,就閉上了眼楮。

    甦桀然開車到門口,還沒有下車,白雅就下來了,開著車門。

    沐曉生走過來。

    “麻煩你送我朋友去特種軍區,她明天一早還要上班。”白雅下頷瞟向車內。

    “嗯,好。”沐曉生坐到了劉爽旁邊。

    白雅還有些不放心,交代道︰“不準動我朋友念頭,否則,我饒不了你。”

    “知道了。”沐曉生口氣頗為無奈。

    白雅看向一直盯著她的甦桀然,態度平平,又疏離了很多,“麻煩了。”

    “晚點再聯系。”甦桀然說完這句,倒是沒有強求,開車離開。

    白雅顛顛撞撞的回去自己房間,才打開門,一個黑影沖過來。

    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他推在了牆上。

    他滾燙的(身sh n)體緊貼著她,聲音暗沉道︰“知道我怎麼對付耍我的女人嗎?讓我睡了就跑,有你這麼做醫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