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89章 桃花都掐死在花骨朵...

第189章 桃花都掐死在花骨朵...

    “天下沒有掉下的餡兒餅,可能這個是他們的營銷策略,說是免費贈送,然後撩到你(欲y )罷不能,就開始升級收服務費。”白雅猜測道。

    “我也這麼認為的,要不,把他們趕走吧。”劉爽和白雅商量道。

    白雅點了點頭,“那是最好的了。”

    “走,回去。”劉爽推開門,“那個,你們走吧,我們不需要了。”

    “我們做錯什麼了嗎?”戴著狐狸面具的男的掙扎道。

    “我覺得你話多。”劉爽不客氣的說道。

    帶著龍騰面具的沈亦衍倒是爽快,站了起來,整了整衣服,優雅的頷首,走出門外。

    狐狸面具男看沈亦衍走了,立馬跟上。

    劉爽看他們這麼干脆利落,放下了心,端起紅酒杯,抿了一口,酒不錯。

    白雅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看是顧凌擎的,立馬接听。

    顧凌擎听到歌聲從里面傳出來,“你進去了?”

    白雅懊惱,接的太著急了,忘記了關掉聲音,“真的只是唱歌而已。”

    “現在去門口,再進來,我保證,會讓你們兩個人其中一個少一個腿。”顧凌擎生氣的說道。

    “知道了。”

    “你知道外面的都是我的人,別懷著僥幸心理。”顧凌擎又提醒道。

    “嗯。”白雅掛上了電話。

    “怎麼了?”劉爽不解的問道。

    “我有事,要先出去一下,可能不進來了,要不,你和我一起走吧。”白雅擔心劉爽。

    “我點了三個小時的,這邊點滿三個小時送一晚上的,我明天不要上班,我要唱個夠。”劉爽不走。

    “你一個人在這里太危險了。”

    “有什麼危險的,劫色嗎?求之不得,呵呵,我沒事,你去忙你的,如果你還想唱歌,就來這個包廂找我。”劉爽推著白雅出去。

    白雅很抱歉。

    她本來是來陪劉爽的,她也沒有想到沐曉生會出事。

    “有事打我電話。改天,我陪你唱一天。”白雅承諾道。

    “行啊,你走了啊,沒有人和我搶麥,我一個人爽歪歪,哈哈哈。”劉爽爽朗的說道。

    她手機響起來,看是陌生的來電,估計是那個局長的,接听了。

    “那個,白雅女士,我是市公安廳的張東來,有人指示,如果您五分鐘內不出來,我們可要進來找你了。”張東來抱歉的說道。

    “我現在已經在出來的路上了。”白雅解釋道。

    她估計有人,指的是顧凌擎。

    她明明跟顧凌擎已經分手了,顧凌擎管的也太寬了。

    她又不是他女朋友。

    她心里無力吐槽,總覺得這樣下去,她躲不開他編制的牢籠。

    出了包廂的門,因為太急,沒有注意道有人盯著她。

    “(殿di n)下,那女孩出來了,我們就不用安排把她支開了吧?”狐狸面具男問道。

    沈亦衍勾起嘴角,“看來,是上天的安排,等劉爽把酒喝完,你們就把她帶走。”

    “是。”

    *

    白雅到門口,兩輛警車在。

    一個體型健碩的中年男子,(身sh n)穿警服,很是威武。

    他主動朝著白雅伸出手,客氣的打招呼,“你好,張東來,現在需要我做什麼?”

    “你好,白雅。”白雅打過招呼後,直入主題道︰“先去找出昨天點托尼的客人有哪些?我要哪些客人的具體資料。”

    “好,有人讓你在車上等著,我估計十分鐘,十分鐘後我拿給你。”張東來說道。

    白雅︰“……”

    張東來帶了人去俱樂部內。

    有警察打開了車門,示意白雅上去。

    她心里有種怪異的感覺,坐到了後車座上,焦急的看向窗外。

    手機短信響起來。

    她看是劉爽的,點開來看,“小白,我看上一個郎牛,先玩了,勿找。”

    白雅擔心,打電話給劉爽。

    劉爽沒有接听。

    “你瘋了啊,在哪個房間?爽妞,別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q ng)。”白雅著急的發消息過去。

    “安了啦,我知道我在做什麼的,我已經成年了,先這樣,我去洗澡,關機了,麼麼噠。你千萬不要來打擾我啊,是姐妹就要支持我。”

    白雅看是劉爽的口氣,。

    雖然她不認同,但是,劉爽說的對,她已經成年,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她要是強制(性x ng)帶劉爽走,劉爽也會不樂意的。

    她就沒有再打電話過去,只是隱隱的擔心。

    沈亦衍發完短信,把劉爽的手機關機了,放到(床chu ng)頭櫃上,冷冷的看著(床chu ng)上昏迷的劉爽。

    居然來找郎牛,他真給她自由過了火。

    他扯開了領帶,丟在了沙發上,解開了衣物。

    劉爽微微擰起了眉頭,只覺得好(熱r ),(熱r )的像是有很多蟲子在爬,“難受。”

    沈亦衍(身sh n)體覆蓋上去,捏著劉爽的下巴,“難受死你活該,做我的女人一點自覺都沒有。”

    劉爽拍開他的手,睜開眼楮,視線很模糊,看不清楚。

    她喝完一杯酒就倒了,暈乎乎的。

    “我口渴,水。”劉爽嚶嚶咽咽的說道。

    “來了。”沈亦衍吻上她的嘴唇。

    劉爽用力吸,還不解渴,但是比之前好點了。

    沈亦衍被她吸的舌頭都疼,離開。

    劉爽不滿足,勾住了他的後頸。

    沈亦衍揚起嘴角,主動的踫上嘴唇。

    她像是嬰兒一樣的,可是,這樣不能平息體內(熱r )血的翻滾。

    “我難受。”劉爽可憐兮兮的看著沈亦衍。

    “再等半年可以嗎?”沈亦衍意味深長的說道。

    半年,他就可以問鼎世界之巔,婚姻也可以自己掌握了。

    “不可以,我現在就難受。”劉爽推開他,要去浴室洗冷水澡降溫。

    他拉了她一下,她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沒有,坐回到了(床chu ng)上。

    沈亦衍看向她,“你別瞎找男朋友了,以後我娶你。”

    劉爽看著他的嘴巴在動,耳朵里也好像听到了什麼,但是,就是反應不過來是什麼意思。

    難受越來越嚴重。

    “我要去醫院,我快死了。”劉爽站起來。

    他把她抱到了他的(身sh n)上,邪佞道︰“我幫你治好不好?”

    她有幾秒的恍惚。

    他把她放到了(床chu ng)上,手掌沿著她的裙腰下去。

    他放的藥是最新的,非常猛,她早就準備好了,他吻上她嘴唇的時候,撩起了她的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