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202章 不想工作我養你

第202章 不想工作我養你

    “白雅,我覺得(挺t ng)好奇,你是怎麼判斷凶手不是一個人的呢?還有,你又是怎麼判斷家庭條件一般的呢,還能推斷出事曾經交往的女朋友,你的依據是什麼?”

    “托尼(身sh n)高190,體重一百七十,你覺得,一個人能扛得動他的尸體嗎?

    另外,跑尸的地址非常的偏,是老小區里面的公共廁所,這個公共廁所的地點也非常的偏僻,車子都不能進來。

    凶手對地形非常的熟悉,甚至能準備的知道什麼時候沒有什麼人,即便是踫到什麼人,可能他們的出現別人也不會懷疑什麼。

    你覺得有錢人會出現在這麼偏的公共廁所嗎?

    托尼是一個鑽石頭牌,點他的女人非富即貴,也有像甦筱靈那樣漂亮的,他的每一發子彈都很值錢,他不會浪費在獵,艷上面。

    那麼,還有一種女人,會讓他心甘(情q ng)願的浪費子彈,要麼,還(愛 i)著,要麼被拋棄,反正肯定是他交往過的女人。

    至于切割設備嗎?如果是別人家的,他們用別人家的切割尸體,也太膽大。

    另外,裝尸快的是普通的黑色塑料袋。

    這種塑料袋一般人家不會有,除非是買魚啊,賣(肉r u)啊,這樣的商鋪會給。”白雅有條有理的分析道。

    “你只懷疑是2人,會不會是2人以上呢?”沐曉生猜測道。

    “不可能,首先,誰得了那種病都難以啟齒,其次,是前女友,她的圈子其實和托尼的有些遠,不太可能接觸到托尼的鑽石客戶,所以,她沒有和鑽石客戶聯手的可能。”

    沐曉生听完白雅的話茅塞頓開。

    “白雅,這是犯罪心理學吧,你連這個都學了啊?你也太牛((逼b )b )了,怪不得在圈內那麼有名。”沐曉生夸贊道。

    “麻煩你把正事做了。”顧凌擎提醒沐曉生。

    沐曉生看著顧凌擎,突然響起來了還有什麼事沒做。

    他對著白雅說道︰“今天一大早有關部門下達了一個文件過來,我還沒看是什麼。”

    “有關部門?”白雅看向顧凌擎。

    “我一會去看看是什麼,我被托尼的案子忙的焦頭爛額,還沒有心思看。”沐曉生把文件翻了出來。

    顧凌擎︰“……”

    沐曉生看到文件下方特種軍區的蓋章,不敢說什麼了,心虛的看顧凌擎一眼,把文件遞給了白雅。

    “去吧,這個案件謝謝你們了,呵呵。”沐曉生干干的笑道。

    “那晚點在聯系。”白雅接過文件,放到了包里。

    “我們先走了。”顧凌擎沉聲道,轉(身sh n),干脆利落的從沐曉生的辦公室里走出去。

    沐曉生對白雅揮著手。

    “有事可以打電話過來,我答應你的,不會食言,我在軍區給士兵們心理測試,還是有時間幫你的。”白雅說道。

    “嗯,謝了,白雅。”

    白雅跟著顧凌擎走出了研究所,上了他的車子,他(陰y n)(陰y n)的問道︰“你又答應沐曉生什麼了?”

    白雅深吸了一口氣,沒有隱瞞的說道︰“我三年多前,想要去國外一所知名大學學心理,是拜托沐曉生做到的,所有費用他出,當初說好了,我回國後給我他工作幾年。

    沐曉生宅心仁厚,並不需要我幫他工作,但是做人不能忘本,我和他協議好,幫他做二十個心理咨詢案件。

    沐曉生樹大招風,名聲太響亮,導致很多警察局也會找他幫忙。

    事實上,心理研究分為好多種,犯罪心理是被明確區分出來的一門學科,我剛好在國外的時候也學了,剛好可以幫他。”

    “他應該特意招這類的專家。”顧凌擎建議道。

    “在我國,一般專門學這個的都會去警察局,現在隨著心理問題越來越多的爆發,很多部門都重視了起來,基本上警察局都會有這樣的人,如果警察局找到沐曉生,那說明以他們現在的能力,解決不了。

    所以,沐曉生作為研究院的院長,要找,一定要找業內的專家來,否則沒有意義。”白雅解釋道。

    顧凌擎停頓了一會,“二十個任務接完後,你原本準備做什麼?”

    “開心理診所,一天看一兩個病人,足夠維持我光鮮亮麗的生活,我在國外的診費很高。”白雅淡淡的說道。

    “你跟沐曉生就是同行了,他同意?”顧凌擎詫異。

    白雅揚起嘴角,“他主要針對企事業單位以及平民,他的研究院會有很多的國家補助,所以,警察局那邊要人,他就必須給。

    我不一樣,來我這里看病的人,非富即貴,一般人看不起。

    所以,我和他其實沒什麼競爭,當然,他那邊看不了的,也會轉到我這里來,他們需要我幫忙的,我也義不容辭。”

    “你會有生意嗎?要是沒生意,我可以用軍區的名義聘用你。”顧凌擎沉聲說道。

    “我不喜歡局促,我想自由,自由自在的很好,想干就干嘛。”

    顧凌擎深深的看著她,“你喜歡就隨你吧,如果不想工作了也沒有關系,我養你。”

    白雅會心一笑。

    女人,還是要獨立的經濟能力,需要有事可做,不要把心百分之百的放在老公(身sh n)上。

    老公會覺得窒息,自己也會不開心,一點點小事就會覺得被忽視了,關系太緊張,反而會破裂。

    做自己的事(情q ng),就算有一天,感(情q ng)破裂了,老公不要自己了,至少,還有工作和事業。

    他們回到了軍區,勤務兵端過來三菜一湯,茭白(肉r u)絲,糖醋排骨,番茄雞蛋,以及烏雞湯。

    “下午三點這樣,我會召集一些人輔助你做心理資料的方案,沒問題吧?”顧凌擎問道。

    “嗯,可以。”

    “你需要對我軍中的構造有一些了解,一會我把資料給你。”

    白雅點了點頭。

    宋中校神色緊張的過來。

    顧凌擎看向他,“怎麼了?”

    “首長,有要事相告。”宋中校面有難色的低頭。

    白雅看著顧凌擎走過去。

    他們的軍事,她也不想听的,悶著頭吃飯。

    顧凌擎听完宋中校匯報,眸中一閃而逝的震驚,因為太過激動,手都在顫抖著。

    他轉過(身sh n)看向白雅,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平靜,“小雅,我有事(情q ng),要先出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