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221章 此刻,就好。

第221章 此刻,就好。

    白雅去的地方是大學的附近。

    那家飯店在巷子里,車子不能開進去。

    他們走著過去,要經過大學。

    白雅母校的大門,同學陸陸續續的進出。

    她已經畢業快七年了,重新看到母校,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你知道,我在大學的時候,最想的事(情q ng)是什麼嗎?”白雅問顧凌擎道。

    顧凌擎睨著白雅,猜測道︰“畢業?”

    白雅笑了,彎起了眼楮,“答對了,就是離開這所學校。”

    “為什麼?”顧凌擎不解,“你應該學習成績很好。”

    “其實,我覺得,大學很容易改變一個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因為貧富差距,因為心里落差,因為戀(愛 i)受傷,因為無法生活,因為接觸多彩的生活,因為所交的朋友,因為各色各樣的(誘y u)惑。

    出了大學,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的改變大多是生活遇到重大變故。”白雅感嘆道。

    “我記得每一個學校都有心里輔導室,都是一些兼職的心理醫生。”顧凌擎順著白雅的話題聊到。

    “沐曉生研究所的人就有簡直各大高校的心里輔導,不過,其實,很多人對這塊的意識不強,更多的人是因為要面子,還有一些不認為自己是心里疾病,你知道今年因為抑郁癥自殺的是十年前的多少倍嗎?”白雅和顧凌擎很自然的聊著天。

    “我對這方面沒有了解,但是我覺得現在出現心理問題的人越來越多,上次听過一堂課,大概意思是每個人或多或少的都有心理問題,十個人中有2個,會出現抑郁癥,我很好奇,你為什麼從婦科醫生去做心理醫生?”顧凌擎問道。

    一個學生騎著自行車從學校沖出來。

    顧凌擎順手摟住白雅的腰,拉到(身sh n)邊。

    白雅也沒有拒絕,他的手,也沒有松開。

    路燈的燈光落在他們兩個人(身sh n)上,鍍上溫馨暖色的光。

    白雅看向顧凌擎。

    她當初選擇去學心理有幾個原因。

    一是機緣巧合的踫見了沐曉生,二是,她母親就是一個精神病,三是,她覺得自己出現很大的心里問題,不僅僅是抑郁癥,她想自救。

    但是,她不想說她是一個精神病的事(情q ng),“各種原因吧,等我母親恢復了,我帶你去見她。”

    “嗯,好。”顧凌擎應了一聲,沒有再說話。

    白雅也沒有說,靜靜的感受只有兩個人在一起的美好,吹在臉上的風,都沒有想象中的冷。

    顧凌擎脫下了西裝披在了她的(身sh n)上。

    白雅攏了攏衣服,柔聲道︰“謝謝。"

    他牽了她的手,“那個地方離這里還有多遠?”

    “不遠了,應該就在這里了。”白雅環視著周圍,眉頭微微擰了起來。

    學校附近的變化(挺t ng)大,造了很多的高樓大廈,以前的小店都沒有了。

    “我記得這里有家小店,夫妻兩開的,有一個小女兒,特別的逗,胖乎乎的,她分不清楚你和我。

    你對著她說,你真壞,她就很生氣的回我真壞。

    他們家的鯽魚豆腐非常好吃,現殺的鯽魚,湯燒成白白的,特別的鮮美,才十元錢,米飯一元錢,十一元就能吃很飽。

    特別是冬瓜排骨,排骨是事先做好的,味道特別好,也只要十五元一碗。”白雅回憶道。

    “你說的我都想吃了。”顧凌擎一本正經的回道。

    白雅笑了,“可惜,今天壇子雞什麼的都不到了,害你白跑了一趟。”

    “這里不是有很多的飯店嗎,隨便找一家都可以。”顧凌擎拉著她去了一家一百八十平米的飯店。

    吃晚飯的人(挺t ng)多,飯店里掛著電視機正在直播nba的球賽,圍著一群(熱r )血的男同學。

    白雅瞬間有種回到了大學時候的感覺。

    她在後面選了一個位置坐下,那餐巾紙擦了桌子。

    飯店的服務員過來,“美女,帥哥,你要吃點什麼?”

    白雅看到服務員,眼中閃現驚喜,“老板娘,是你,你們的店現在開這麼大了啊。”

    “呵呵,之前粗的那家店拆遷了,這家店是我們自己家買的。”老板娘憨厚的說道。

    “老板娘家燒的菜好,早就應該買大門面了,還有豆腐鯽魚,冬瓜排骨嗎?”白雅問道。

    “有,有,這是招牌菜,還要些什麼?”老板娘把菜單遞過來。

    “有梅菜扣(肉r u)和壇子雞嗎?”白雅問道。

    “有,都有。"

    “那就要豆腐鯽魚,冬瓜排骨,壇子雞和梅菜扣(肉r u),再一瓶大瓶的雪碧,魚要活的哦。”白雅交代道。

    “好 。”老板娘去廚房。

    白雅看向顧凌擎。

    顧凌擎微微笑著,柔化了五官。

    “你笑什麼?”白雅不解。

    “第一次見你的時候覺得你非常的冷淡,對人,處事,臉上也沒有笑容,即便笑,也是帶著疏離的防備,我就很想要了解你,越是接觸,越是發現你有一顆火(熱r )的心,(熱r )(情q ng)的時候,能夠融化冰雪。”顧凌擎一本正經的說道。

    “我來給你普及一下知識,是這樣的,其實,每個人(身sh n)上都隱藏著很多種(性x ng)格,有善良的,(陰y n)暗的,冷淡的,(熱r )(情q ng)的,因為心(情q ng),人物,目的,以及所處的環境不同,而表現出不同的顯(性x ng)面。

    我舉一個例子︰

    曾經有一個轟動b國的碎尸案,凶手是一個教授,這名教授溫文爾雅,學識豐富,講課生動有趣,樂善好施,長的非常的俊美,對妻子非常的好,對兒子非常的(愛 i)護,待人真誠脾氣醇厚,所有人都覺得他是一個幾乎完美的人。

    案發那天下雨,他值班,妻子兒子出去國外旅游了,他在宿舍上了成人網站,剛好踫到校花的勾引,他就和這個女孩睡了,睡過後,女孩錄了全部,((逼b )b )教授娶他。

    教授惱羞成怒,殺死了女孩,他所用的作案手法殘忍而又完美,沒有人查出是他。

    二十年後,是他自己自首的。”

    顧凌擎耐心的听她說完,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白雅定定的看著顧凌擎。

    “此時此景,面對的是我,我吻了你一下,你的反應就只是這樣啊?”顧凌擎有些失落。

    白雅單手撐著腦袋,指了指角落那桌。

    顧凌擎朝著白雅值得方向看去。

    一個男學生和一個女學生,已經摟摟抱抱,旁若無人,吻的天昏地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