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318章 白雅不在的日子……

第318章 白雅不在的日子……

    他問了這個農民,怎麼會有他和白雅的孩子。

    農民說六年多前,有一個男人把孩子給他,讓他撫養,每個月給他3000元錢,然後,這個男人又讓他把孩子送到一個叫顧凌擎的(身sh n)邊,其他什麼都不知道了。

    他問這個農民能不能形容出男人的長相。

    農民搖了搖頭,什麼都沒有說。

    他不知道農民是不知道男人的長相呢,還是真的不清楚。

    他查了農民的底細,也查了農民一個村的人,確實沒有問題,這個農民就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民,住在偏遠的山村,其他人也不知道孩子怎麼來的,更沒有見過農民口中說的男人。

    他想過,能把孩子這個時候還過來,是因為不想看他自暴自棄嗎?

    那孩子應該是被他這邊的人帶走的。

    他去拜訪了之前自己出任務時候的首長……蔡青雲老將軍,只是可惜,他去的時候,蔡青雲老首長在三個月前已經過世了。

    一切,好像就像是在一個謎團中,找不到出口,也找不到線索。

    他給孩子取名顧延,延續感(情q ng),延續所有沒結束的(情q ng)緣。

    他也暫時從軍區離開了,繼承了家族企業,如果找到白雅,他就帶著白雅周游全世界,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可惜,又過了一年,還是沒有找到白雅。

    周海蘭生了糖尿病,顧凌擎把另外一個孩子顧若新也接在(身sh n)邊照顧,讓兩個孩子相互作伴,也不會孤單。

    這天,是開學(日r ),顧若新和顧延都要上一年級了。

    學校讓一年級提前一天上學,相互之間熟悉一下,也組織了開家長會議,所有家長先去大會堂集合。

    顧凌擎看到了甦桀然。

    甦桀然也看到了顧凌擎,相視一眼,顧凌擎別過臉,忽視了他,朝著後面走去。

    甦桀然攔在他的面前,質問道︰“為什麼離開軍區,為什麼不對付我?我的解藥研究失敗了,白雅必死無疑。”

    顧凌擎冷冰冰的看著甦桀然,“對于你這種人來說,如果小雅還活著,應該讓你看著我和小雅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如果小雅死了,我更不能讓死,你沒有陪她死的資格。”

    甦桀然垂下了眼眸,“她已經死了,如果沒死,那些抓住她的人,會來威脅你或者威脅我,但是,沒有。”

    “她永遠活在我心里,讓開。”顧凌擎沉聲道,

    甦桀然抬眸看他,“小雅真的已經死了,是我親手投毒害死的,解藥研究失敗了,沒有人能夠救她。

    那天在輪船上,我想和她發生關系,她從輪船上跳到了海里,我把她撈上來,她就已經九死一生。

    歸根結底,是我,都是我,就是我,徹徹底底的害死了她,顧凌擎,你找我為她報仇吧,你這樣晾著我,算怎麼回事!”

    顧凌擎壓根不理會他,推開,經過他,坐到了最後一張位置上。

    甦桀然跟在他的後面,坐到了他的旁邊,眼神之中全是頹廢,悲觀,和自責。

    他以為用(性x ng)命要挾,就可以把小雅一直留在(身sh n)邊了。

    他依舊不奢求她的(愛 i)了,只要她一直陪著他就好,結果,白雅就連死,都不讓他知道死在哪里?

    與永遠見不到她相比,他應該放手的。

    他已經知道錯了。

    “顧凌擎,你不要放過我,我是害死白雅的罪魁禍首。”甦桀然沉聲道。

    顧凌擎沒有說話,看向走進來的老師,思緒,飄得很遠。

    他記得白雅跟他說過很多願望,所有的願望,不過在說服他,不要尋死。

    他知道的,明白的。

    如今,他和她的孩子已經回到了他的(身sh n)邊,他更不能死了。

    只是,小雅,你在哪里?

    “顧凌擎,你有沒有听到我說話?”甦桀然擰眉問道。

    “你說什麼,我不想听,我不會殺你,但是不代表我想要見到你,以後,不要在我的面前出現。”顧凌擎冷冰冰的說道。

    “你不報復我,你會後悔的。”甦桀然警告道,煩躁,從後門離開。

    老師看了出門的甦桀然一眼,扯了扯嘴角,繼續說道︰ “一年級的孩子習慣的養成很重要,請各位家長監督自己孩子的學習習慣,盡量做到完成作業後再做其他的事(情q ng),以前孩子幼兒園的時候,很多家長出去旅游,跟老師說一聲,就把孩子帶走了,但是到了小學來,這種事(情q ng)是不(允y n)許的。

    請假半天可以跟我,請假一天,我也要跟校長申請的,如果請假二天以及二天以上,一定要有正當的理由或者醫院的病假條。

    以後,你們的孩子交給我們,我們會為你和你的孩子負責,但是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師,也希望父母們以(身sh n)作則。”

    不由的,顧凌擎又想起了白雅,白雅如果活著,她一定會是一個好母親,她一定也會把孩子交的很出色。

    顧凌擎的心,被有毒的藤蔓糾的很緊,一陣酸楚流了出來。

    小雅,真的很殘忍,就這樣消失了,一點訊息都不給他……

    開玩家長會,顧凌擎接了兩個孩子直接去他的辦公室。

    助理敲門,“顧總,今天有十位家教老師過來面試。”

    “全部喊去會議室吧。”顧凌擎吩咐了一聲。

    “是。”

    顧凌擎晚五分鐘去了會議後,十位面試者已經過來了,他坐在老板椅上,長期軍中養成的習慣,即便是在自己的空間里,腰桿也是(挺t ng)得筆直的,“我需要的家教老師是可以陪孩子過夜的,除了送孩子上下學,周六周(日r )全職的,誰覺得時間不合適,可以提前離開。”

    這句話出來,十個面試者中,離開了七位,只剩下三位,一男兩女。

    顧凌擎掃過他們的臉,“說下,你們自己的優勢吧。”

    “我想知道,顧總開給家教的工資是多少?”唯一一個男面試的問道。

    “先說下你的優勢吧,如果你沒有優勢,告訴你多少,又有何用?”顧凌擎冷聲道。

    “我是男的,據我所知,傅總的孩子也是兩個男孩,男孩比較了解男孩的想法,我會讓他們(愛 i)上學習的同時(愛 i)上鍛煉,有一個健康的體魄,正確的學習方法,溝通起來也無障礙。”男面試的自信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