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319章 好久不見,顧凌擎

第319章 好久不見,顧凌擎

    顧凌擎點了點頭,看起來還是比較滿意的,看向中間的女生。

    中間的女生微笑著說道︰“我以前是小學語文老師,教過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四年級的課,我比較洞悉現在小學貫徹的教育方案,我肯定能把您的公子教好。”

    顧凌擎也點了點頭,看向最後的一個女人。

    她,一眼望去,很漂亮,五官精致的找不出一點缺點,皮膚白皙,如凝脂,如玉帶,特別是那雙大大的眼楮,里面異常的平靜,像是汪洋的大海,沒有現代這些漂亮女孩(身sh n)上的浮躁。

    如果要說唯一不符合現代人審美觀的,應該是她的體型,微胖,頗圓潤。

    “顧先生您好,我叫吳念,今年二十八歲,之前一直在c市的某孤兒院工作,我覺得,您的孩子缺的並不是教育,他們有教育,或許擁有的教育比一般人都多,更或許,他們比一般小孩都聰明,我能做的,一是幫助他們養成良好的習慣,二是,不會讓他們在精神上覺得孤單。”

    顧凌擎微微擰起眉頭,“你怎麼不讓他們覺得精神上孤單?”

    “有事可做,有需要更想完成的目標,為了目標不懈的努力,用努力來取代思念和落寞,這個就是一個引導的過程。”吳念解釋道。

    “如果就算是努力了,也沒有用呢?豈不會是更落寞和孤獨。”顧凌擎問道。

    “那是定錯了努力的目標,適當的改變自己的目標,才會讓努力變得更積極,然後不斷的往上提升目標,就不會有落寞和孤獨,當然,在膨脹的時候,也會適當的打壓一下,希望顧先生給我一個機會。”吳念誠懇的說道。

    “你想留下,其他人先出去吧。”顧凌擎沉聲道,審視著吳念。

    吳念垂著眼眸,安靜如斯。

    其他人都出去了。

    顧凌擎問道︰“你希望的薪資是多少?”

    吳念看向顧凌擎,“第一個月一千元,第二個月兩千元,第三個月三千元,以後的每一個月都比上個月多一千元,封頂十萬,或者,到了十萬後再議,當然,顧先生如果覺得我做的不好,可以隨時開除我。”

    “你倒是很有自信,你什麼時間可以開始上班了?”顧凌擎問道。

    “明天是周末,你孩子應該是休息的吧,我周(日r )來上班,不知道你們方便嗎?”吳念問道。

    顧凌擎點頭,“讓你們早點熟悉也好,周(日r )早上八點,你到我公司門口,我的人會過來接你,一個月有四天的假期,你需要提前跟我申請。”

    吳念頷首,“知道了。”

    “吳小姐結婚了嗎?”顧凌擎狐疑的問道。

    “沒有。”

    “你這個年紀,應該有男朋友吧?”顧凌擎擰起眉頭。

    “以前有過,分手了。”吳念簡單的說道。

    “知道了,出去吧。”顧凌擎沉聲道,翻出吳念的個人簡歷,孤兒,無父無母,在c市的道仁孤兒院長大,師範大學畢業後,就一直在道仁孤兒院工作。

    他撥打了電話給助理,吩咐道︰“打電話給道仁孤兒院,問下有沒有一個叫吳念的老師,問下吳念辭職的原因。”

    “是。”

    吳念從顧凌擎的公司出去,回眸,看向那巍峨的高樓,嘴角微微揚起,“顧凌擎,終于,見面了。”

    她一邊朝著馬路走去,一邊撥打電話給劉爽。

    “怎麼樣怎麼樣?你被錄取了嗎?”劉爽著急的問道。

    “嗯,錄取了,周(日r )過去上班。”吳念微笑道。

    “恭喜你啊,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盡管說。”劉爽拍著(胸xi ng)脯說道。

    吳念的眼中流淌過傷感,“你已經幫了我很多,是我,害了你。”

    “說什麼話呢,本來被他用了,我一肚子火,因為你,我感覺我還賺了一點回來呢,不枉費我被他折磨的腰酸背疼。”劉爽一向直爽。

    吳念內疚更深了,“對不起,如果不是我,你可以走的遠遠的,對不起,爽妞。”

    “遠什麼,兒子在他這里呢,哎,不說這個了,明天是周六,你現在出來了,明天一起吃飯啊。”劉爽笑嘻嘻的邀請道。

    “嗯,好,我去你那,我先去下療養院。”吳念柔聲道。

    “你小心一點,不要被發現啊。”劉爽擔心道。

    “我知道的,先掛了。”吳念掛上了電話,上了的士,去療養院,看向窗外。

    陽光正好,從窗外進來,落在她清幽的(身sh n)上。

    她還活著……

    大半個小時後,吳念付了錢,從車上下來,走去門外,進去看病人需要登記的。

    她寫了白冰的名字,沒有寫自己的,走了進去。

    白冰還是被關在玻璃窗內,坐在椅子上,好像入定了一般,一動都不動。

    有護士經過。

    吳念問護士道︰“里面這位女士現在是什麼(情q ng)況?”

    護士看了一眼白冰,嘆了一口氣,“她去年還(挺t ng)好的,運動健(身sh n),讀書微笑,積極陽光,但是,有一天,她前夫的妻子過來看她,她知道了自己的前夫死在了牢里,女兒也死了,就開始變成這樣了,(身sh n)體狀況也一天不如一天。”

    邢霸川死了的消息她是知道的,劉爽告訴過她,是被暗殺的。

    “我能進去看下她嗎?”吳念問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注意安全,她可能會有攻擊行為。”護士提醒道,用鑰匙打開了門。

    吳念走到了白冰的面前,在她的對面坐了下來。

    白冰的眼眸微微顫動著,看向吳念,主動說話道︰“小雅告訴我,只要我變得越來越好,等下次和霸川見面的時候,霸川會被我迷住的,現在霸川都死了,我要變得越來越好,還有什麼用?”

    “人死了,還有靈魂,說不定他現在就在這個房間里看著你,你是想要他看到越來越好的你,還是要讓他看到越來越憔悴的你?”吳念柔聲道。

    “人死了,真的有靈魂嗎?我的丈夫死了,我的女兒也死了?”白冰激動的握住吳念的手。

    吳念擰起了眉頭,“死,是還掉前世的罪孽,所以,贖完罪的都會上天堂,但是自殺,是上不了天堂的,你的丈夫,女兒已經死了,你更要好好的活著,去知道很多他們不知道的事(情q ng),等天堂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