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328章 偏愛

第328章 偏愛

    甦桀然感覺到有人看他的目光,抬起頭,只看到一個微胖的(身sh n)影朝著外面跑去。

    他對胖,和微胖人群,一項沒什麼興趣的。

    吳念上了的士車,報了顧凌擎家的地址,打電話給劉爽。“爽妞,你還沒有睡覺吧?”

    “沒呢,小寶還在玩搶,暈死我了,玩了就不放了,我想起一個笑話,這麼說的,小女孩玩娃娃,小男孩玩搶,長大後,反了過來,呵呵呵呵呵。”劉爽說完,自顧自的笑了。

    吳念听出了這個笑話的深意,但是她現在沒這個心(情q ng)和劉爽瞎聊,“爽妞,你能幫我定位一個手機現在的地址嗎?”

    “應該可以,我問下沈亦衍,你把手機號碼發給我。”劉爽爽快的說道。

    “謝謝你,爽妞。”吳念感動道。

    “我們之間,不用說謝謝。”劉爽把電話掛了。

    吳念把手機號碼發了過去。

    手機又響起來,吳念看是顧凌擎的,趕緊接听,抱怨道︰“你到底在哪里?說一半就不說話了。”

    顧凌擎那里還是不說話。

    吳念的心就像是(熱r )鍋上的螞蟻,“你是顧凌擎嗎?如果不是請你說話。”

    顧凌擎那邊沒有聲音。

    吳念加高了分貝,“你要是再這樣,我就生氣了,三更半夜這樣耍人好玩嗎?”

    “……我是。”顧凌擎的聲音終于傳了出來。

    听到他的聲音,吳念安心了一點,嘆了一口氣,“你到底在那里?我已經在去你家的路上了。”

    “我在家……”顧凌擎又沉默了一下,臉上有道怪異的神色,解釋道︰“之前喝的有點多,不好意思。”

    吳念想起他之前說的話,心里又泛起了酸楚,深吸了一口氣。

    既然他已經在家,听聲音,清醒了很多,她就沒有去的必要了,自己從酒店沖出來到現在的過程還(挺t ng)蠢的。

    “既然你已經到家了,我就不過來了,早點休息吧。”吳念直接掛了電話,對著司機吩咐道︰“回綠洲酒店。”

    顧凌擎擰著鼻梁,頭微低著,水滴從他額頭碎發上落下來,沿著他冷酷剛毅俊俏的臉滴在了鎖骨處,(身sh n)上,濕漉漉的。

    他想,他之前真的醉的離譜,怎麼會打電話給吳念說那番話,就因為吳念的聲音跟小雅的像,所以,他有了錯覺?

    幸虧,即使從樓下上來洗了冷水澡,腦子清醒了很多。

    他躺在了小延的(身sh n)邊,看著他那粉嫩的臉蛋。

    他想白雅,兩年了,兩年了……

    一大早,顧凌擎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條件反(射sh )的按掉聲音,看向小延。

    小家伙早就醒了,睜著大大的眼楮看向他,眼楮烏溜溜的,好像星辰,也不說話,很是乖巧。

    顧凌擎微微一笑,在小延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接听了助理的電話。

    “傅總,照片我都發到你的郵箱里面去了,但是我發現一個很奇怪的事(情q ng),我除了跟大人們打听,我還跟孩子們打听,但是孩子們都故意躲著我,我覺得像是有誰特意交代過,不太尋常。”張星宇匯報道。

    “怕孩子亂說話?”顧凌擎狐疑,但是想起昨天吳念的行為,他又覺得她應該是一個還算靠譜的人。

    “我剛才抓了一個小孩過來,給了他一百元錢,他就說吳念姐姐很好,他們很喜歡吳念姐姐,不想吳念姐姐離開,希望吳念姐姐經常去看他們。”張星宇說道。

    “那又什麼問題?”顧凌擎沒有听出問題所在。

    “吳念不是這里的老師嗎?為什麼他們喊他吳念姐姐?”

    顧凌擎擰起眉頭,他不覺得這個有問題,“那你再抓一個小孩問問?”

    “我抓了,然後被他們抓了起來,我剛跑出來。”張星宇無辜的說道。

    顧凌擎︰“……”

    “那你回來吧,我心里有數了。”他起(身sh n),帶著顧延去刷牙,開門,周海蘭和顧若新站在門口。

    “爸爸,我想和你住在一起,我以後听話。”顧若新主動說道。

    “嗯。”顧凌擎沉沉的應了一聲,“我去給你們煮餛飩。”

    “凌擎,我幫你。”周海蘭跟著顧凌擎進了廚房,說道︰“你昨天說的,會選小新喜歡的家教老師,這個還算數嗎?”

    “算數的,畢竟,小延喜歡的,小新可能不喜歡,分開來帶也是好的。”顧凌擎順著周海蘭的話說道。

    他打開了冰箱,看到一袋袋凍好了的餛飩,食品袋上還寫著各種餡的名字。

    字寫的有點丑,不過,(挺t ng)細心。

    顧凌擎隨意的拿了兩包出來,燒了水,看周海蘭還沒有走,狐疑的看向她,“你還有什麼事(情q ng)嗎?”

    “就不能把吳老師換掉嗎?我擔心她會不喜歡小新。”周海蘭開門見山的說道。

    “別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吳老師在我面前說的都是小新的好壞,比如孝順,仗義,聰明之類,所以,她對小新和小延會一視同仁。”顧凌擎沉聲道,走出廚房。

    “她真的那麼說?”周海蘭不信。

    “有些人,即便知道另外一些人不好,也不想說破,另外一些人,以自己的所作所為去衡量別人,覺得別人也不好,心(胸xi ng)的狹隘和寬廣,從自己對他人的揣測上看得出來。”顧凌擎說的直白。

    周海蘭臉上怪異的紅潤了幾分,低下了頭,“可能真的是我多想了,我早飯不吃了,現在回去,打擾了你一晚上。”

    “一會讓小新跟你回去呆上兩天吧,讓他陪陪你。”顧凌擎隨口道。

    “那你和小延呢,去哪里?”周海蘭醋意橫生。

    “有一個客戶約我去釣魚,我一個人看不了兩個孩子,小新就麻煩你了。”

    “顧凌擎,你不覺得你偏心嗎?好吃的,先給小延,好玩的,先給小延,就連出席你朋友的宴會,你也只是帶小延,小新在你心里就這麼無足輕重?”周海蘭生氣的說道。

    小新和小延都看向他們。

    顧凌擎不悅的看著周海蘭。

    周海蘭這種行為,在他的眼里就是故意挑撥,他也不和她理論,直接下逐客令道︰“那我帶小新和小延一起去,你回去好好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