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406章 自由生活

第406章 自由生活

    劉爽要去英國了,吳念去送行。

    劉爽緊握著吳念的手,戀戀不舍的說道︰“小白,有心事不要一個人扛著,說出來,會舒服一點,我不在(身sh n)邊了,你就寫在信上,假裝告訴我,那樣,心里就會舒服一點。”

    吳念點頭,“好。”

    劉爽眼圈紅了,嗅了嗅鼻子,聲音都哽咽了,“我會想你的,不要忘記我,我們來生,再做朋友。”

    吳念看到劉爽哭了,眼淚也瞬間流了下來,點了點頭,幫劉爽擦眼淚,囑咐道︰“記得,謹言慎行,外面就全部靠自己了,很生氣的時候就听听歌冷靜五分鐘再做出決定。”

    “我會的,沈亦衍一旦有新歡了,你就告訴我,我偷偷摸摸回來看你,我覺得他應該會很快就有新歡的。”劉爽帶著希望說道。

    吳念眼眸沉了沉,沒有說話,看沈亦衍走過來,言簡意賅的說道︰“他來了,珍重。”

    “嗯。”劉爽應道,忍不住的悲傷。

    她這次出去,要回來見到好朋友不知道何年馬月了。

    沈亦衍走到劉爽旁邊,單手插在口袋里,意味深長的說道︰“又不是永遠都見不到面了,哭什麼。”

    劉爽擦干眼淚,“我傷心你有要管嗎?你管天管地還管別人(情q ng)緒?”

    沈亦衍摟住劉爽的肩膀往懷里拉,“出去玩開心點,該傷心的應該是我。”

    他摟著她轉過(身sh n)。

    劉爽不解的看著沈亦衍,“你一個來去自如的人,傷什麼心。”

    “我傷什麼心,你不知道嗎?……”

    沈亦衍和劉爽的聲音越來越遠,直到他們上了飛機,飛機離開她的視線,她才轉過(身sh n)。

    現在除了等消息,就是去考游艇的駕駛證。

    從訓練場到飯店到賓館,再從賓館到飯店到訓練場,三點一線。

    考船的駕駛證比考車的容易多了,她一周就拿到了駕駛證,可以開著自己的游輪出海。

    最想去的地方就是曾經的那個荒島,幸好,她記得經緯,在機器上調整好了,船是自己開的,她只要時不時的看看有沒有出錯就可以了。

    不過,在出發之前,她買了很多的食材。

    從a市開到那個荒島需要8個小時,她退了房間,從早上八點就出發了,還帶上了三大桶的柴油,出發。

    今天的天氣很好,也許是在海上的原因,接近十月的天,有些涼意,她裹著毯子站在(床chu ng)頭,望著一望無際的海洋。

    這就是她以後的生活,長期呆在沒有信號的海上,遠離俗塵的生活,偶爾到岸上買些食材,也不去打听任何人的消息,苟延殘喘到過不下去……

    下午四點,她接近島嶼,遠遠的,就看到有些不一樣的地方,利用店里送的望遠鏡看到海邊居然有一幢房子。

    她的心里有種異樣的感覺,是誰在這里建了房子嗎?

    又過了十分鐘,游輪靠近了岸邊。

    她看清楚了,是一幢三層樓的水泥房子,四周砌了兩米五高的圍牆。

    圍牆的外面是一圈儲水的溝壑,只有一條路通往鐵門,鐵門緊鎖著,主人應該不在。

    她沒想到這里會有人居住,來了一戶,或許就有第二戶,再或許,她可以在這里教書。

    吳念沒有下船,把船停靠在里岸邊五十米得地方,晚上她簡單得煮了粥,炒了番茄炒雞蛋,吃完,躺在船頭得躺椅上,蓋上被子,數著天上得星星。

    冷風吹來,即便蓋著被子,也覺得好像冷到了骨子里。

    越是冷,越是覺得孤獨,即便到了她曾經最想回到得地方。

    這個地方,再沒有那個男人了。

    她看著天空發呆,胡思亂想著,想著死後,想著重來,想著如果,可惜,終究沒有答案,不知不覺得睡著。

    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感覺(身sh n)邊好像有人在看她,掀開了她的被子。

    她想睜開眼楮睜不開,想說話說不出來,想坐起來,(身sh n)體又動不了,掙扎了好一會,都沒有醒的過來,索(性x ng)就不掙扎了。

    生也好,死也罷,無所謂。

    這麼想,反而感覺(身sh n)體輕飄飄起來,好像要從**中飄出來,飄到了空中,又猛的沉了下去,陷入無意識中。

    早上,她被鳥叫聲吵醒,頭昏沉沉的,鼻子有些堵住,好像感冒了,嗅了嗅鼻子,起來刷牙洗漱。

    她看到兩只狼從沙灘上走過,漸漸的,三只,四只,六只……十二只。

    有一只狼看到她了,嗷嗚的叫著,其他狼都看著她。

    要是當初她和顧凌擎踫到這個團隊,肯定是一場惡戰,就算顧凌擎槍法了得,也殺不了那麼多啊。

    所以,他們的運氣算好的,至少沒有死的那樣淒慘。

    那些狼看了她有一個小時,不過,最終放棄,垂頭傷氣的離開。

    吳念再次燒了一點粥,粥里放了好幾片生姜,紅棗,沾著豆腐(乳r )吃了一碗。

    吃完後,在跑步機上跑了後半個小時,頭暈的實在厲害,澡都沒有洗,吃了一粒藥片,喝了一杯水,躺到(床chu ng)上又睡了,再次醒過來,快中午了。

    她的感冒沒有好,更嚴重了,清水鼻涕留下來,呼吸都不通暢。

    她這是自作孽不可活,感到冷昨晚上就不應該躺在外面吹風的,又煮了一些粥,躺在(床chu ng)上看電腦里面下載的電影。

    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一周。

    好玩的是,狼連續來了五天,第六天,他們判斷她不會上岸,就沒有再來。

    第8天的時候,她回a市。

    一來,看看劉爽現在是什麼(情q ng)況,二來,說不定艾倫說了什麼時候來,她沒有接收到訊息。

    早上七點多出發,下午14點多就能收到信號了。

    手里上 里啪啦的來電提醒,很多是沈亦衍的,也有艾倫的。

    她先打電話給艾倫。

    “去哪里了?到處找不到你。”艾倫沉聲道。

    “我考了船照,開船出去玩了幾天,船上沒有信號,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吳念抱歉道。

    “你過的很自由。”

    吳念只是笑笑,“或者一意孤行了。”

    “劉爽我已經救出來了兩天了,地址我一會發你手機上去,八天後我把她轉移對吧?”艾倫確定道。

    “嗯,還要確定在這期間,不能讓人帶走劉爽。”

    “明白,我十月十五號這樣過來a國,有件事(情q ng),我想告訴你?”艾倫凝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