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433章 生死存亡之間,他們...

第433章 生死存亡之間,他們...

    白雅心酸得厲害。

    顧凌擎根本就沒有錯。

    錯得是她。

    也確實是她,把小新綁架走得,怨不得他不信任她。

    她得眼圈紅了幾分,很快得就克制了(情q ng)緒,睨向他,“沒關系,是我得心(情q ng)不好。”

    “你說得也對,既然我把周海蘭帶到了這里,這里恐怕是不安全了,我一時著急,沒想那麼多,明天我會找地方重新搬去。”

    “不用了,我真想冷靜幾天。”白雅拒絕道。

    她是真得有事要做,離開這里,行動會方便一些,她知道哪里,顧凌擎會找不到她。

    “冷靜後呢?想要分開?經歷那麼多,我們之間還有什麼檻過不去嗎?在夏荷和周海蘭之間,我或許相信周海蘭多一點,但是周海蘭和你之前,我絕對相信你。

    我不同意分開,你平時在這里我上班又不會打擾你,你也可以冷靜得。”顧凌擎沉聲道,一想到分開,心里很酸,像是從心口打了一個洞,無數得酸水流出來,進了血液。

    白雅垂下眼眸,臉色蒼白得沒有一點血色,理智和心在斗爭著,最終,理智輸給了心。

    她點了點頭,走到了顧凌擎得旁邊,抱住了他,閉上了眼楮,眼淚流了出來。

    他總有一天會明白,他娶得是一個非常懦弱得女人,懦弱到沒有他,就會活不下去。

    “再吃點,你都沒有吃什麼。”顧凌擎柔聲道,看向她。

    白雅沒收住眼淚,被他發現了。

    顧凌擎心疼得看著她,“我和周海蘭不會有什麼得,我發誓,如果有一天我發現周海蘭在做敵對活動,我會親手把她送到法庭,小新是我的孩子,我對他也只是一份責任。”

    “嗯。”白雅吸了吸鼻子,在他的位置上坐了下來,自己把眼淚擦干。

    顧凌擎把她的碗筷挪到了她的面前,在她旁邊坐下,微微揚起笑容,“你還吃我的醋啊?”

    白雅沒有說話,夾了一些魚肚子上的(肉r u)放到顧凌擎的碗里,“吃飯。”

    顧凌擎知道白雅臉皮薄,也沒有追問,低頭,把魚肚子上的(肉r u)又放到了白雅的碗里,“你吃。”

    “一起吃。”白雅分了一些給顧凌擎,低頭吃飯。

    吃完後,兩個人沿著湖邊走,顧凌擎牽著她的手,誰都沒有說話,白雅陷入在自己的思緒之中。

    “明天我不回來吃晚飯,要回去一趟。”顧凌擎打破了沉靜。

    白雅依稀的記得,昨天冷銷好像說起顧凌擎父親的(身sh n)體不太好這件事(情q ng),“嗯。”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顧凌擎輕柔的問道。

    白雅搖了搖頭,“暫時先不吧,目前的(情q ng)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嗯,我會在晚點十二點之前回來,下午張星宇會帶你去新的地方,有事打我電話。”顧凌擎囑咐道。

    白雅點著頭。

    顧凌擎的手機響起來,他看是冷銷的,接听了電話。

    “首長,不好了,上頭來了命令,說要立馬審訊夏荷,我這里還來不及正式上報。”冷銷著急的說道。

    “上頭,哪個上頭?”

    “軍事委員會發過來的,夏荷肯定會在庭上說任務是假的這件事(情q ng),她先說,我再說,我就成了包庇和共犯,我先說,才能保住她的(性x ng)命,這可怎麼辦是好?”

    “你跟夏荷說,讓她暫時先不要說。”顧凌擎沉聲道。

    “我更擔心的是,夏荷還沒有上庭就被人處決了,或者是上庭後,她不說,就沒有機會再說。”

    “必須保證她的安全,你拖延一小時,我這邊找人。”顧凌擎掛了電話,又立馬打電話出去。“沈亦衍,我有事跟你商量,很緊急,關于夏荷的事(情q ng)。”

    “那個我知道,是我,紀檢,和其他部門的相關人都收到了匿名信,說冷銷包庇,秘而不宣,集體要求立馬審訊,才發了通知過去,恐怕,晚點紀檢的人會找冷銷。”沈亦衍回復道。

    “這件事(情q ng)另有隱(情q ng),當初的任務是假的,夏荷不可能是間諜,那個任務我有參與,所以我正在追查為什麼是假的,有誰在幕後策劃。”

    “就算是假的,但是死了那麼多人,是迄今為止這種秘密行動死人最多的一次,也不能排除夏荷還是凶手的可能,當初活下來的就你,夏荷,還有周海蘭,除了她,難道是毀容的周海蘭,還是平步青雲的你。顧凌擎,做大事者,總歸要犧牲。”

    “但這等于埋葬當初的事實真相,我已經找過那位s國的副總統,他承認了,我當初救出來的不是他。”

    “那你覺得誰會是主謀,你的直接領導蔡青雲將軍已經死了,難道要把全部責任推到蔡青雲頭上去嗎?

    即便推到了蔡青雲(身sh n)上,夏荷也洗脫不了嫌疑,你還會惹火上(身sh n)。另外,蔡青雲老將軍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這些都沒有合理的解釋。

    顧凌擎,有些事(情q ng),結果導向比事實真想更重要,犧牲小我,才能成就大我。”沈亦衍勸道。

    “所以,按照你們的意思,任務是不是假的,夏荷是不是凶手都無所謂,她肯定是要成為間諜的了,對吧?”顧凌擎冷聲道。

    “這樣是為了大局著想,也能讓我國和s國的關系不會有影響,夏荷也算為國犧牲,死得其所。”

    “去你的為國犧牲,如果一個國家背後都是骯脹,這個國家離滅亡也不遠了,沈亦衍,我和你道不同不相為謀,你可以為了你的責任辜負你最(愛 i)的人,我不可以。”顧凌擎生氣的爆了粗口,掛上了電話。

    白雅都听到了,沉下了眼眸。

    “小雅,我要出去一趟。”顧凌擎沉聲道。

    白雅了解顧凌擎的,他對一個陌生人都講責任,何況,是曾經出生入死的兄弟,“去吧,去做你以為對的事(情q ng),我全力支持你。”

    她看著顧凌擎離開,回到了房間,關上了門,打電話給冷銷,“我一會要說的話,你可能會覺得很吃驚,不過,請你冷靜的听我說完,並且保證其他人听不到,因為這是關系到顧凌擎生死存亡的事(情q 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