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452章 很奇怪

第452章 很奇怪

    白雅沒有拒絕,閉上了眼楮,回吻著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q ng),“小白,我們把小白丟在船上一天了,中午忘記了喂他吃的。”

    顧凌擎看著她,無奈的笑,“好,你做飯,我去把小白拿過來,不過,不要讓他到柴房,他會嚇壞兔子的,我們還要把兔子養大再吃。”

    白雅比了一個ok的手勢。“別忘記了把狗糧拿過來。”

    她去做晚飯,燒水,顧凌擎去(床chu ng)上抱狗狗回來。

    十分鐘的時間,她就把晚飯稍好了,水也稍好了,幫顧凌擎拔雞毛。

    小白圍在他們的(身sh n)邊,一會吻吻雞,要去咬。

    “小白,不(允y n)許咬。”白雅說道。

    狗狗看了眼白雅,垂頭喪氣的走了,不一會,趁白雅不注意的時候,又偷偷跑回來,咬了一嘴雞毛,眼珠子還偷看白雅,看到白雅看著它,又灰溜溜的跑開了。

    白雅笑。

    “我們就留一只雞,其他放到船上的冰箱里。”顧凌擎說道。

    白雅點頭,︰“也好,我可以嘗試著用雞做不同種類的菜肴,這幾天也吃不厭。”

    顧凌擎看了她一眼,眼神之中都是柔意。

    他們弄好雞,天都黑了,狗狗玩累了,吃飽了,趴在地上打盹。

    顧凌擎去船上放雞的時候,把狗狗抱了起來,放回船上的狗窩里面去。

    晚上,白雅除了白天的剩菜外,還做了一碗拌蕨菜。

    “今天在打獵的時候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q ng)嗎?”白雅問道。

    顧凌擎搖頭,想了一下,說道︰“最有趣的就是發現有獵物,和抓到獵物的瞬間,以及,等你看到他們時候的驚喜了。”

    “你把這些本事都交給我好不好,我以後要跟你一起去,我在家里有些無聊。”白雅輕柔的說道。

    “打獵是很辛苦的事。”顧凌擎舍不得她吃苦。

    “我不覺得辛苦就可以了,要是覺得辛苦,我以後不去就行了,要不這樣,明天,你就帶我去打獵,(挺t ng)多打不到,反正我們已經有食物了,打不到也沒有關系。對吧?”白雅提議道。

    “對,你說什麼都會。”顧凌擎無奈道。

    “那你同意咯?我只要一把刀就夠了。”白雅心里美滋滋的。

    顧凌擎啞笑,“我會給你一把手槍防(身sh n),但是要跟緊哦。”

    “都跟緊到一起去打獵了,你讓我不跟緊,我都不會答應呢。”白雅開玩笑的說道。

    顧凌擎被白雅逗笑了,“知道了,我們明天早上就出發,沒有關系吧?”

    “那我晚上做點干糧出來,船上剛好面粉啊,黃油啊,烤箱都有。”白雅點著(身sh n)後的門。

    “嗯,好,洗完了澡一起過去。”

    “嗯?”

    顧凌擎深深看她一眼。

    她明白了,她沒有多想,不過,她也是願意的,和(愛 i)人做相(愛 i)的事(情q ng),連想起,都會覺得格外的甜美。

    *

    鍋子是(挺t ng)大,但是兩個成年人都在里面,也就覺得小,白雅有些擔心,“你確定不會踏嗎?”

    他咬她的嘴唇,手支撐在邊上,手臂上的肌(肉r u)緊繃著,啞聲道︰“不會。”

    “覺得奇怪。”因為在鍋里,她想起了食物兩個字。

    他摟著她的腰,往上托起,“哪里奇怪?島國片看多了。嗯?”

    白雅︰“……”

    她是看過動脈的,里面的女孩經常說,覺得怪怪的。

    她尷尬了,她說的奇怪,是真的奇怪啊。

    “我不是那個意思。”白雅解釋道。

    “那是哪個意思?”他力氣加重。

    她悶哼了一聲,帶著(嬌ji o)滴的口氣說道︰“輕點。”

    “嗯。”他低頭吻她的嘴唇,到頸窩,再到鎖骨,接著往下……

    這個澡洗了四十五分鐘,出來,她軟綿綿的,已經沒有力氣了。

    顧凌擎直接把她抱到了被窩里,兩個人賴了好一會的(床chu ng),本來準備晚上做餅干的,後來,餅干沒做,做人去了。

    晚上睡眠睡的好,第二天睡到六點半醒過來,精神很好。

    她扭頭看向顧凌擎,他還在睡覺。

    她轉過(身sh n),正對著他,心里涌動著甜蜜,笑著。

    顧凌擎眼楮還是閉著的,突然的也揚起了笑容,把她抱到了懷里,翻(身sh n),“傻樂什麼?”

    “覺得很幸福。”白雅笑著說道。

    顧凌擎眼中有些動容,“我們以後會一直幸福下去的。”

    白雅笑著挑眉,她相信,等他們離開a國,就可以跟平常老百姓那樣,正常生活了。

    “今天早上我要做干糧,不是說好上午就出去打獵嗎?我想我們應該起(床chu ng)了。”白雅說道,雖然很不想起來,賴在他(身sh n)邊的感覺真不錯,安心,安定,溫暖。

    “嗯。好,我去再撿些柴火,你在船上,在我沒有回來之前,不準下來,知道嗎?”顧凌擎交代道。

    “知道的,我會為了你,對我的生命負責的,同樣,希望你為了我,也為你自己的生命負責。”

    顧凌擎點了點她的腦門。

    刷牙洗漱後,他送她上船,白雅把昨天晾起來的野雞也帶到了船上。

    她先用電飯鍋煮粥,在雞的肚子里塞了大蒜頭,生姜,還有一包她特質的藥包,里面有茴香,陳皮,花椒,丁香,和甘草。

    她把味精,鹽,麻油,醬油,糖,生粉,都倒進了料酒里,攪拌好後,均勻的涂在雞(身sh n)上,和雞肚子里,就可以放入烤箱了。

    不一會,廚房里香味四溢。狗狗在(床chu ng)頭都叫了好幾聲了。

    白雅去給狗狗喂了糧食和水,摸了摸狗頭,“我要出去一天,到傍晚這樣回來,麻煩小白開家了。”

    “汪。”狗狗叫了一聲。

    白雅在他的碗里倒入了足夠的狗糧。

    她回來,洗了手,做餅干。

    “好香,你做了什麼?”顧凌擎聲音響起。

    白雅回頭看他,“烤雞,這種冷了也格外好吃的,大概還有2分鐘時間,等烤好後,烤餅干,粥快好了,有腐(乳r ),我再炒兩個雞蛋就可以吃了。”

    “感覺你已經做了很多的事(情q ng)。”顧凌擎感嘆道。

    白雅抱住顧凌擎的腰,“你做的更多,吃完早飯,我洗衣服,你整理東西,洗好衣服,我們就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