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468章 秘密

第468章 秘密

    白雅真怕投中顧凌擎的臉,打的稍微高了點。

    “怕什麼,再來。”顧凌擎沉聲道。

    “不玩這個了,我們玩丟雪人吧。”白雅蹲下來,滾了一個雪球。

    顧凌擎站在她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意味深長的說道︰“小雅,別讓我成為你的軟肋。”

    “呵呵,那也別讓我成為你的軟肋啊。”白雅笑著說道。

    顧凌擎在白雅的頭頂上放了一個雪團,自己往後退。

    白雅明白了他的意圖,站了起來。

    他推到了二十米的位置,投雪球過來。

    白雅只覺得有道風,幾乎是瞬間的功夫,頭頂上的雪球被打掉了。

    這不是軟肋不軟肋的問題是能力的問題,白雅也不跟他爭論,心(情q ng)很好的繼續蹲下滾雪球。

    顧凌擎無奈的走到她的對面,蹲了下來,和她一起滾雪球。

    “顧凌擎,你希望我肚子里的這個是女兒吧?”白雅笑著問道。

    “我們已經有兒子了。”顧凌擎模稜兩可的說道。

    白雅笑了更燦爛了,顧凌擎還真是實誠,“等我懷孕20周左右的時候,做b超就能看出來了。”

    顧凌擎摸著她的腦袋,“順其自然,男孩女孩我都喜歡。”

    “我也是。我們做一個雪人吧,做完雪人我們就回家。”白雅笑著說道。

    “好。”顧凌擎滾雪球,滾的非常快,不一會,就滾的比白雅的大了。

    他把白雅滾的小雪球放在他的雪球上面做臉,白雅撿了樹葉和樹枝來。

    樹葉做眼楮,鼻子和嘴巴,樹枝做眼珠子和手臂,已經固定的作用,不一會,他們就做好了,一起站在雪人旁邊拍了照片。

    回到家里的時候,居然已經晚上十點了,清洗了個人衛生,就躺在了(床chu ng)上。

    “凌擎,明天我要上街,去婦幼用品點買些葉酸和現磨的芝麻粉。”白雅說道。

    “我明天讓人去買就可以了,你一個人上街,我不太放心。”顧凌擎沉聲道。

    “你媽媽上班,你去軍區,把我一個人放在家里,你就放心了啊,要不,明天我跟著你去軍區,在軍區里最安全了。”白雅笑著說道。

    “嗯,也好,明天收拾下行李,你就和我呆在軍區吧,軍區里有獨立的醫院,我再招個婦產科的醫生進去。”

    “那媽呢?我們都走了,她就只有一個人,老人家一個人會很可憐,她看我們都走了,肯定會難過。”白雅柔聲道。

    顧凌擎揉了揉她的腦袋,“你總是為別人想,睡吧。”

    “我每天跟你一起去軍區,一起回來,好不好?”白雅笑著說道。

    “軍區離這里很遠,雖然有直升機,但是在飛機上會很吵,而且,我起的早,回來的晚,你(身sh n)體會吃不消,如果以後非要跟我一起上下班,等你生完寶寶後再說。”

    白雅嘆了一口氣,“魚和熊掌不能兼得,人生如此,以前看到一則很有意思的話,說男人陪妻子時間多了,妻子嫌棄男人不會賺錢,男人賺錢多了,妻子嫌棄男人沒有時間陪她,總是要有一個合適的度,正好在接受的範圍之內。”

    “你是不是在怪我沒有時間陪你?”顧凌擎柔聲道,眼中充滿了抱歉。

    白雅搖頭,“當然沒有,因為我支持你做所的任何事(情q ng)。”

    白雅手搭在顧凌擎的腰上,在他懷里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閉上眼楮,“只要接受,理解,體量,放寬範圍,別人輕松,自己也輕松,分離,不會讓感(情q ng)變淡,不滿足,才會讓矛盾爆發,我懂。”

    “嗯。”顧凌擎低頭,在她的頭頂親了下。“明天我空了趕回來,陪你逛街。”

    她抬頭看他,“你別太累,我不是這個意思。”

    “陪你不會覺得累。相反,是疲倦了,和你在一起,才會復甦。”

    白雅輕笑出聲,“那我今天肯定能做個好夢。”

    第二天她起(床chu ng)的時候,顧凌擎已經不在了,什麼時候走的,她都不知道,看了一眼時間,才早上的七點。

    披了一件外(套t o),走到窗口,雪寫了一天一夜,地上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反(射sh )出了白光,看的格外耀眼。

    人生,還真是美好。

    她刷牙洗漱後,穿好衣服下樓。

    宋惜雨已經起(床chu ng)了,“小念,過來吃早飯。”

    “媽早上好,凌擎什麼時候走的啊?”白雅順口問道。

    “早上四點半的時候就走了,直升飛機過來接他的,軍中就是這樣,雖然他不用((操c o)c o)練,但是他要視察,還要開早會,以及安排任務,還要到國會開會,亂七八糟的事(情q ng)比較多,要不,你和凌擎住軍區去吧。”宋惜雨體諒道。

    白雅對著宋惜雨微微一笑,“我們想陪著你,不管是工作,學習,賺錢,除了自己,還有給家人,誰都不會是單獨存在的個體,幸福是和家人在一起。”

    “呵呵呵。”宋惜雨的眼中帶著霧氣,“我好後悔當年拒絕了你,讓你和凌擎走了很多的彎路,對不起。”

    “守得雲開見月明,不經歷風雨就沒有彩虹,知道苦,才能知道甜的美味,人生如此,媽你別自責,現在不是很好。”白雅寬慰道,拉開椅子坐下。

    “對了,我發現你(挺t ng)喜歡看書,地下室有很多書,可以比得上圖書館了,你可以在里面看書。”宋惜雨說道。

    “是嗎?”白雅雀躍,“我剛好可以打發時間。”

    “是天航喜歡看書,經常買回來,不過,很多書他買了也沒有看,還沒有拆封呢,你到時候下去看看有什麼喜歡看的。”宋惜雨柔聲道。

    “好的,謝謝媽。”

    吃了早飯,宋惜雨就去上班了。

    白雅一個人練了會瑜伽,去地下室,一陣檀香木的味道過來,打開燈。

    一排一排的檀香木書架,真的堪比圖書館了,中間是兩張書桌,書桌上放著台燈,喝茶用具,以及一本書。

    白雅知道顧凌擎喜歡讀書是因為受誰影響了。

    她走下去,拿起書桌上的書,書名叫《秘密》,她隨意的翻了下,看到里面夾著的一張紙條,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