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515章 風雨欲來

第515章 風雨欲來

    白雅看甦桀然打完了電話,走過來,“就這樣吧,不用擔心我,我沒事的,有事,我會再打電話給你。”

    白雅掛了電話,突然的想起一件事(情q ng),問甦桀然道︰“你沒有趁我在睡覺的時候,在我手機里面裝監控吧?”

    “以前裝過,你覺得我還敢裝嗎?”甦桀然反問道。

    白雅看他真得是一副浪子回頭得模樣,“我信你。”

    “吃晚飯吧,你睡了很久。”甦桀然朝著前面走。

    白雅跟在他得(身sh n)後,看向樓下甦桀然家得女佣,“甦桀然,阿玲後來去了沒?”

    “去了,她說保險箱放在櫃子里,但是,沒有了。”甦桀然說道。

    “東西還在最初得地方,保險櫃最初放在哪里?”白雅問道。

    甦桀然頓了下,“一會我帶人去房間整體搜下。”

    “還有,阿玲在哪里警告你,說有證據得,是在這里,還是你媽那里,或是別得地方?”白雅追問道。

    “在這里,怎麼了?”甦桀然擰起眉頭。

    “你等下。”白雅撥打電話給阿玲。

    電話三聲就被接听了。

    “吳念姐姐,我跟你說,嚇死我了,甦桀然得媽媽死了,死得還特別的慘,我听說(身sh n)上釘滿了釘子,好恐怖。”阿玲害怕的說道。

    “恩,阿玲,你知道熊黛妮手上有她和沈傲在一起證據的事(情q ng)除了和我說外,還和誰說過?”白雅問道。

    “你,還有甦桀然,其他人我也不認識啊,怎麼,不會是因為這件事(情q ng)被殺人滅口的吧,好可怕,我還(挺t ng)喜歡熊阿姨的。”

    “不知道,具體警察在調查,你晚飯吃了嗎?”白雅問道。

    “吃了,你吃了沒?我現在可以去你家找你玩麼?”

    “正在吃,我在外面,晚點再聯系。”白雅說道。

    “好吧,記得和我聯系啊,我快無聊死了,甦桀然又不理我了。”

    “恩。”白雅說完,掛上了電話,看向甦桀然。

    “怎麼了?”甦桀然狐疑的看著白雅。

    “阿玲說證據是你母親和沈傲在一起的證據,我覺得沈傲殺死你母親的可能(性x ng)最大。”白雅說道。

    “嗯。”甦桀然應了一聲。

    “我知道你找到後會交給盛東成,不過,盛東成應該早就知道了吧,盛東成就沒有沈傲和你母親在一起的證據?”白雅問道。

    甦桀然覺得白雅問話的方式有些奇怪,“這個我不太知道。你知道的……”

    白雅踢了甦桀然一腳。

    甦桀然不解,看向白雅。

    “一會我陪你一起再去下,看看還有沒有細節遺漏。”白雅說道。

    甦桀然點了點頭。

    白雅拿起了筷子,掃了一桌的菜,“算了,不吃了,我們現在就走吧。”

    “怎麼了?”

    “沒胃口。”白雅走出了房門。

    甦桀然也沒有吃,跟著她出來,打開了車門。

    “你不檢查下車上有什麼監控或者炸彈什麼的嗎?”白雅站在車門外問道。

    “你出門每次都檢查?”甦桀然詫異。

    “已經很小心了,躲過了飛機得爆炸,躲過了車上動手腳,沒有躲過人心。每天都小心翼翼,其實,平凡一點也是好得,我一直回憶做醫生得那段(日r )子,忙碌,充實,以及安心。”白雅沉聲道。

    “嗯,我找人來查下。”甦桀然打電話出去。

    白雅看向房屋里面,女佣探頭朝著她這邊看過來,對上白雅的目光,又把腦袋縮了回去。

    白雅勾起了嘴角。

    好奇啊。

    不是好事。

    不一會,甦桀然的人就拎著箱子來了,打開檢查器,檢測器發出嘀嘀嘀的警告聲。

    甦桀然詫異的看向白雅。

    白雅耷拉著眼眸看他。

    他撥打電話出去,“給我查下天眼,這幾天有誰在我車上動過手腳。”

    甦桀然的人在車子底下找到了監控,交給甦桀然。

    “去房間里也檢測一下吧。”白雅沉聲道。

    甦桀然的手下看著甦桀然。

    “去好好檢查下。”甦桀然命令道。

    他的手下朝著房間走去。

    “你早就料到了?”甦桀然詫異的問白雅。

    “阿玲說,這件事(情q ng)除了我就只告訴你,我很確定,我家里沒有監控,我的人也不會出賣我。

    殺死你母親的是另外一批人,看樣子也是為了證據。

    阿玲才說完,晚上你母親就出事了,不是從你這里傳出去的,就是從我那里傳出去的。

    既然你這里有了內(奸ji n),那監听是內疚最常做的事(情q ng)。

    你這個人還是(挺t ng)謹慎和警覺,也會經常出入一些非常場合,非常場合里有反監听,所以,不會在你的(身sh n)上和手機上做手腳。

    你呆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車上和房間了,內(奸ji n)肯定不會放過這兩處地方。”白雅分析道。

    “也有可能是我母親不小心透露的?”甦桀然猜測道。

    “你母親隱瞞了那麼多年,連你這個唯一的至親都沒有透露,你覺得她會透露給誰?就算她要威脅某個人,目前的局勢,她沒有威脅的必要,所以,不可能是她傳出去的。”白雅確定道。

    甦桀然明白了,鋒銳的目光掃向門口,大步走進去,問手下,“檢查的怎麼樣?”

    “房間里安裝監控的地方有十二個點,幾乎每個房間都涉及到了。”甦桀然的手下匯報道。

    甦桀然咬緊了牙,掃向房間的女佣。

    女佣心驚的低下了頭。

    白雅看她這模樣,大致也猜到了,回憶著今天她說過什麼話,有沒有機密的。

    冷銷打過電話給她。

    其他話沒有問題。

    她最後說了一句︰我以後跟他解釋,熊黛妮在臨死之前寫了一句話,東西就在最初的地方,如果我猜的不錯,這些東西指的就是證據,我們盡量找到。

    他,幸虧她沒有說是顧凌擎。

    不過……

    “甦桀然,你盡快讓人去你母親那里,我懷疑,已經有人過去了。”白雅擔心道。

    甦桀然正(欲y )打電話出去,有電話進來,他接听了。

    白雅看他臉色特別的(陰y n)沉,眸中充滿了殺氣。

    甦桀然掛了電話,對著白雅凝聲道︰“白雅,你先回房間,不管發生什麼事(情q ng)都不要出來,我一會過來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