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527章 我不愛你,不知道愛...

第527章 我不愛你,不知道愛...

    “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如果我不是,我是誰?如果我不是,真正的顧凌擎去哪里了,死了嗎?”邢不霍擰眉問道。

    白雅定定的看著他,她也是這麼認為得,“你演戲太好了。”

    “听過兔子和獵狗的故事嗎?獵狗追兔子,怎麼都追不到,問兔子,你怎麼跑那麼快,兔子說,你追不到我頂多餓一頓,我被你追到了,就死定了,現在是(性x ng)命攸關的時候,我死了,你怎麼辦?”邢不霍無奈的說道。

    白雅低下了頭。

    刑不霍揉著她得頭發,“我查了下資料,說是百分之10的孕婦都會得不同程度得抑郁癥,我每天都會來看你,你想吃什麼告訴我,我給你帶過來。”

    白雅心里有了幾分柔軟,一掃之前的(陰y n)霾,“你每天趕過來太辛苦了。”

    “和你見面相比這點辛苦算什麼,就算在天涯海角,我爬也要爬過來。”邢不霍無奈的說道。

    白雅揚起笑容,“你能不能用個代步工具,走過來太遠了。”

    “我已經定制了,高度和寬度要適合,估計過幾天就可以拿到的,我過來的話十幾分鐘,這下,你不擔心了吧。”

    白雅點頭,“你今天早點回去,我明天就把(床chu ng)搬到圖書室來。”白雅臉微微泛紅,言下之意……,他們是好久沒有在一起了。

    邢不霍揚起笑容,“我今晚不想走,你先回房,我一會過來。”

    “那樣會不會太危險了?”白雅擔心。

    “危險什麼,都是我的人,我了解他們,再說,即便他們發現了,也不會出賣我的,安心啦。”邢不霍說道。

    “那,你小心點。”白雅低著頭說道,轉過(身sh n),臉更紅了,從圖使館走了出去。

    林紓藍還守在門外,“紓藍,你回去睡吧,我也要休息了,很晚了。”

    “嗯,夫人,有什麼吩咐你盡管喊我啊。”

    “好。”白雅回到房間,看向手機,已經凌晨2點了,她去衛生間處理了一下個人衛生,邢不霍已經在她房間,窗簾被拉上了。

    “你那麼快!”白雅震驚。

    刑不霍上前,摟住了她,目光灼灼的看著她,“我老夢見你。”

    “說來听听。”

    “嗯……”刑不霍拉長了尾音,“夢見和你一起出去旅游,夢見和你在荒島上,夢見和你在教堂,好幾次,”刑不霍停頓了,鎖著她。

    他不說出來,她也瞬間明白了,推了他一下,“你要不進去洗洗?”

    “可以嗎?”

    白雅假裝听不懂他的暗示,“這里是你家,有什麼可以不可以?”

    刑不霍捏她鼻子,注意了力道,沒有捏疼她,“你要折磨死我。”

    “哪有?”白雅推開他的手。

    “等我。”刑不霍意味深長的說道,勾起嘴角,朝著浴室走去。

    白雅一頓。

    他怎麼那樣笑,以前不會的。

    但,他說的也對,他不是顧凌擎,又是誰!

    她和他好不容易到今天,不能再不信任了。

    她爬上了(床chu ng),關掉了大燈,只留下(床chu ng)頭橘黃色的壁燈,鑽進了被子。

    邢不霍從浴室出來,看向(床chu ng)上的白雅,轉(身sh n),打開櫃子,換上了睡衣,掀開被子,躺到了白雅的(身sh n)邊。

    白雅聞到了他(身sh n)上熟悉的味道,主動的摟住他的腰,靠在他的懷里,深吸了一口氣。

    他們明明分開兩個星期都不到,她卻覺得分開了好久好久。

    等待的時間太冰冷,全是壓抑的傷痕,听著他砰,砰,砰的心跳聲,她才覺得有溫度注入到體內。

    他也沒有睡覺,睨著她紅潤的臉蛋,“快睡吧。不早了。”

    “不敢睡,不想睡。”白雅說了六個字。

    “我不走,明天也不走,陪你一天。”他低聲道,垂眸溫柔的看著她。

    白雅詫異的抬頭看他,“可以嗎?”

    “可以,下周我再去外交部好了,想陪你一起釣魚,吃你做的魚湯。。”

    白雅揚起嘴角,笑的燦爛,瀲灩了容顏,開心。

    他就是她的顧凌擎,這些他都記得。

    她在他嘴唇上輕啄了下。

    他看她平時淡淡的,清雅的好像天山懸崖峭壁上的雪蓮,在寒冬中,又獨自盛開,勝卻臘梅無數,笑起來,更像是星辰,能點亮人的心頭,盛開出絢爛的宇宙。

    “你就是我的一生所求,我一生要守護的女人。”他深(情q ng)道。

    “你也是。”白雅輕柔的說道。

    他低頭吻她,吻的很輕柔,好像溫暖的水,怕打破了此時此刻的美好,勾起她的舌尖,含在口中,慢慢的吞下,握在她腰上的手,越來越(熱r ),他的呼吸也越來越緊。

    白雅任由他吻著,歲月靜好,連散在(身sh n)上的光都格外的柔和。

    他松開她,望著她紅紅的嘴唇,難耐的擰起眉頭,“上次說的,還算話嗎?”

    白雅臉紅了。

    以前不是沒有過,(情q ng)到深處,很多事(情q ng),因(愛 i)而自發。

    他的要求,她都會滿足的。

    現在是非常時期,他們確實好久沒有在一起了。

    “嗯。”白雅鑽進了被子。

    他心狂(熱r )的跳了起來,微微坐起,靠在(床chu ng)靠上,緊張的,手都無處安放。

    他感覺到她的溫柔,可以融化冰川,讓人仿佛到了仙境,看到了最美的風景。

    他掀開被子看她。

    那一眼,如同驚鴻一憋,永遠停留在了心頭,此生不化……

    白雅听到敲門聲,緩緩的睜開眼楮,刑不霍就在他(身sh n)邊撐著腦袋目光溫柔的看她。

    她記得以前他也這樣,她真擔心自己是不是流口水了。

    “夫人,我是林紓藍,要起來吃中飯嗎?”林紓藍問道。

    “等下,我自己會下來。”白雅朝著門口說道。

    “看來我的魚湯是喝不到了。”刑不霍感嘆道。

    白雅被他逗笑了。

    昨天晚上還說他陪她釣魚,喝她做的魚湯,現在想想,是啊,他怎麼陪她釣魚啊?

    他們現在可是地下工作者。

    “你明天來嗎?”白雅問道。

    “我想陪你到明天走。”

    “呵呵。”她開心,“那你後天來嗎?”

    “必須來。”他一點猶豫都沒有。

    白雅咧開了笑容,“那我後天白天去釣魚,晚上給你做魚湯。你晚上過來可以喝得。”

    刑不霍刮了下她得鼻子,“你什麼時候到外交部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