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532章 修的浮生半日閑

第532章 修的浮生半日閑

    “現在警察那邊查出來,第一件案件是十年前犯的了,死者是一個小學五年級學生,被淹死後挖去眼楮,毀了容,切斷了手指,發生在玉龍市。

    第二個案件發生在五年前的松柏市,距離玉龍市兩百公里,死者是一個高中生,夜自修回去的時候失蹤,被發現的時候,死在河邊,也是淹死的,但是體內查出來巴比妥之類得迷藥成分。

    第三個案件發生在上個月,桐林市,死者是一名老師。周末死在家里,淹死在浴缸里,體內依舊有迷藥,手指被切掉了,眼楮被挖了,但是,臉沒有被刮花,警方懷疑是模仿作案,在特征上有很大得區別。

    第四個案件就發生在這周二,也是桐林市,死者是男(性x ng),一名企業高管,死在荒郊野外得小湖邊,同樣是被淹死,體內也有迷藥,手指被切掉了,眼楮被挖了,臉被刮花了。

    這四個案件得相同之處在,沒有目擊證人,現場沒有任何指紋,作案工具留下,凶手很聰明,采用淹死得方式,又無形之中少了很多證據。

    警方那邊說,凶手可能已經離開桐林市,而且,犯罪手法非常得成熟,加上高發得反社會人格,殺人又是隨機(性x ng)得,非常得危險。”沐曉解釋得說道。

    “沒有監控錄下拍下可以得人嗎?”徐長河問道。

    “凶手真得很聰明,他選擇的地點都沒有監控。”沐曉一籌莫展。

    “曉笙,如果我幫你破了這個案件,我需要你這些資料公開,可以嗎?”白雅打招呼道。

    “當然可以,都破案了,公開也沒有關系了,不過現在還沒有破壞,還是不要公開了,會讓公眾恐慌的。”他看向資料,“徐專家怎麼看?”

    “犯罪心理學這塊我沒有白雅在行,白雅,你先說說看。”徐長河問白雅。

    白雅手指輕敲著桌面,“高智商的凶手,擁有極好的耐(性x ng),通過長時間的踩點和跟蹤。

    五年前,十年前的錄像可能找不到,但是上個月和這個月的錄像可以查找,特別是學校附近,公司附近,馬路,只要是關于受害人的都找出來。”

    “警察也這麼想的,把他們出事前後五天的都看了,沒有發現特別的人,有個別的,查過了,也沒有任何問題。”沐曉失落道。

    “三十歲左右。從事著個體的生意,時間自由,曾經在玉龍,松柏,桐林居住過。

    可能從事的事業有出事學校附近的文具店,精品店,飯店,或者是流動(性x ng)的小攤,可以是做燒烤的,也可以是賣水果的,或者是買小飾品文具的,朝這個方向可以查下。

    另外,從作案手法上看,切掉手指,挖掉眼鏡,刮花臉,和凶手過去的經歷有關。這件事(情q ng)和學校有關,或者學習有關。

    凶手以前是一個成績很好的人,因為各種原因,沒有上得了大學。”白雅眯起眼楮說道。

    沐曉非常的詫異,“白雅,你能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信息的嗎? 你連他大學都沒有上過都知道。”

    “通過邏輯處理和合理(性x ng)假設,他沒有女朋友,(身sh n)強力壯,會帶著帽子,或者口罩之類。”白雅停頓下,拿過徐長河手中的資料,“沐曉,資料給我下,我三天之內告訴你凶手是誰。”

    “你三天之內確定可以告訴我凶手是誰?”沐曉有點不相信。

    白雅點頭,“我確定。”

    “哦哦,那我等你的好消息啊。”沐曉也只能靠白雅了。

    吃完飯,白雅在回去的路上就打了電話給冷銷。

    “我一會把死者的照片發給你,主要查死者附近有沒有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帶著鴨舌帽或者口罩,他離開死者有一段距離,盡量躲在不起眼的角落,但是走的跟死者一樣的路線。”白雅提醒道。

    “明白了,盡快給你答復,照片和照片處理發你郵箱里。”

    “謝謝。”

    白雅靠在椅子上,閉著眼楮休息,沒睡夠,頭昏沉沉的。

    不一會就睡著了,車子回到別墅,她才睜開眼楮。

    “紓藍,幫我做兩件事(情q ng),第一件,我想下午去湖邊釣會魚,第二件,幫我把(床chu ng)暫時安置在書房。”

    “首長一直在書房里啊?”林紓藍好奇的問道。

    “秘密知道越少的人,一般活的越長。”白雅提醒道。

    “哦,我知道了。”

    白雅進房間,打開筆記本電腦,她還要做心理測試卷。

    一個小時候,林紓藍把釣魚台弄好了,帳篷,桌子,火爐,(熱r )茶,還是當初顧凌擎在的時候準備的一模一樣。

    她趴在帳篷里設計心理測試卷,林紓藍坐在帳篷里喝著(熱r )水,看著浮標,“那句話怎麼說來著,修的浮生半(日r )閑,這樣的(日r )子感覺好輕松。”

    “嗯。”白雅無意識的應了一句,目光放在電腦上面, 里啪啦的打著字。

    林紓藍湊過腦袋去看,“夫人,你好聰明,這些問題你都知道答案嗎?”

    “你覺得呢?”白雅反問。

    “一個人走進一個空曠的房間里面,面前有四瓶水,紅色的,白色的,黑色的,黃色的,必須喝一瓶,喝哪瓶?我去,我也不知道,如果是我,我就選紅色的,哈哈哈哈,紅色是什麼答案啊?”林紓藍擔心的問道。

    白雅揚起嘴角,“這個是看一張卷子的,不是看一題,而是看綜合評分。”

    “哦。那好吧。”

    白雅睨向浮標,“有魚,趕緊拉上來。”

    “噢噢噢噢。”林紓藍立馬起竿,一條超級大的大青魚。

    “運氣不錯,今天再釣一條就好了。”白雅說道。

    “嗯嗯嗯,我專心釣魚,夫人你忙你的。”

    白雅繼續設計題目,不一會,林紓藍就釣上來一條一斤左右的鯽魚。

    他們先回去,剩下的,莊園里的暗影或者士兵會收。

    林紓藍把青魚弄好了,開始做晚飯。

    白雅把青魚的頭做成剁椒魚頭,青魚的尾巴和魚(身sh n)體的三分之一紅燒了,三分之一切成很細的片狀,做水煮魚,另外三分之一腌制了,直接清蒸。

    鯽魚也弄好了,燒了鯽魚豆腐香腸湯。

    “夫人,燒這麼多,我們吃不了吧?”林紓藍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