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646章 你吃飛醋啊?

第646章 你吃飛醋啊?

    白雅看向甦正,對上甦正望過來的眼神,挑釁又嘲諷的勾起了嘴角,手指雍容的輕敲著桌面。

    甦正看到白雅這樣,有些火大。

    這女人,在五年前,以甦桀然妻子的(身sh n)份來他家吃過飯,那個時候的她,唯唯諾諾,還是個(屁p ),他隨隨便便就能夠捏死。

    沒想到,現在搖(身sh n)一變,變成連他都需要忌憚的人,心里很不舒服。

    “難道這個案件就不了了之了嗎?你不是來協助調查的嗎?”甦正針對(性x ng)的問白雅道。

    白雅笑了,從容的說道︰“第一,我是來協助調查的,我不是主要調查人,至于這個案件是不是不了了之,不是取決于我,而是取決于警察局吧?”

    “但是曾夫人是死在你的車上。”甦正不悅道。

    “法醫那邊應該有鑒定書了吧,有人在曾夫人的牙齒里安裝了炸彈,什麼時候爆炸都取決于幕後的人。”白雅嚴肅鋒銳了起來。

    她繼續說道︰“而我的人,現在還躺在醫院里,她是因為我協助你們受傷的,作為一個女孩,半邊臉都被毀了,甦副統還想了解什麼?”

    “我覺得你應該把曾夫人說了什麼說出來,好給警察一個調查的方向,畢竟你是最後一個接觸死者的,你有義務說出來。”甦正不依不饒道。

    “如果我不說出來呢?”白雅挑釁道。

    甦正拍著桌子站了起來,厲聲道︰“那我就有理由懷疑你就是凶手。”

    “行吧。”白雅嘆了一口氣,“既然你那麼想知道,我明天聯系警察局的人,把我知道的說出來,甦副統,現在心里爽快了。”

    甦正坐了回去,哼了一聲。

    白雅余光掃過左群益的臉。

    他的臉色非常的差,一會青,一會白的。

    冷銷不(禁j n)想給夫人點個贊。

    他還好奇,為什麼夫人一下子答應了所有人的拜訪,還要請這些政要吃飯,不符合夫人清冷又疏離的(性x ng)子。

    她很不喜歡這些人的。

    現在他明白了。

    曾夫人說出來的事(情q ng),都是左群益忌憚的事(情q ng)。

    而甦正一直((逼b )b )夫人把知道的事(情q ng)說出來,左群益自然會討厭甦正。

    兩方相爭,必有耗損,而夫人就是背後運籌帷幄的漁翁。

    還有,經過甦正這麼一鬧和白雅前面的鋪墊,左群益明白了,不管白雅說什麼,是真是假,都有可能造成強有力的動((蕩d ng)d ng)。

    這樣一來,左群益就著急了,他今天沒有人的時候就會聯系夫人談條件的。

    夫人這招真是太好了,他看的精彩,不過,再精彩他也學習不來啊,太需要腦子了。

    廚師們端著菜上來,整齊的站在白雅的(身sh n)後。

    左群益給他助理使了一個眼色,助理點了點頭。

    這細節被敏銳的刑不霍捕捉到了。

    他正準備提醒白雅,就听白雅問道︰“這些菜上之前都試過有毒沒有?”

    廚師恭敬的匯報道︰“都試過了,沒有毒。”

    “今天來這里的都是政要,誰要是有一點差錯,我都脫不了干系,在上之前,當著他們的面,再試下。”白雅命令道。

    “是。”廚師應道。

    劉爽看那些人正的用公筷在試每一個人的菜。

    白雅很是淡漠,視線落在左群益蒼白的臉上,微微揚起嘴角。

    左群益助理也看向左群益,發消息過去問道︰“還要在菜里下毒嗎?”

    左群益看到助理的短信,手都在顫抖著,回復道︰“先不用了,這女人比狐狸還狡猾。”

    刑不霍揚起了嘴角,目光欣賞的落在白雅的臉上。

    她把所有人都喊在一起,他就猜到了,有一場好戲看。

    他喜歡的女人,就是非同凡響。

    劉爽偷偷的看刑不霍。

    擦,這個男人還真是和顧凌擎一摸一樣。

    只是,顧凌擎肯定不會這麼笑,就算是好笑的,他依舊一本正經的,很冷酷,能瞬間改變氣場。

    但是這個男人,(性x ng)格比顧凌擎活潑了很多,看著,也浪漫了很多,容易讓人清靜很多,應該有很多女朋友的類型,

    沈亦衍一掃過去,剛好看到劉爽盯著刑不霍看的眼神。

    他的臉色有點發青,清了清嗓子。

    劉爽正陷入在自己的思維中,壓根就沒有听到,撐著臉想,如果顧凌擎死了,這個刑不霍倒是有著顧凌擎那張冷酷又英俊不凡的臉,白雅應該很容易動心,只是,她總覺得,刑不霍沒有顧凌擎那麼配白雅。

    刑不霍,讓她覺得有些危險,有點像那個甦桀然,乍一看,風姿卓越,笑起來又顛倒眾生的,可惜,是個花心鬼。

    白雅的命可真不好,好不容易脫離了甦桀然那個大魔頭,有了疼她,(愛 i)他,視她比自己生命還重要的顧凌擎,沒想到又死了。

    要是刑不霍不靠譜,白雅估計活不下去了。

    她這輩子,在遇到顧凌擎之前,都過得很苦,遇到顧凌擎後,過的更苦,什麼時候苦盡甘來呢。

    沈亦衍看劉爽一直盯著顧凌擎眨都不眨,他的臉色更難看了,給劉爽發了一條消息過去,“你看什麼呢?”

    劉爽听到手機短信鈴聲響起來,看是沈亦衍發過來的短信,回道︰“沒看什麼啊,等吃飯呢。”

    沈亦衍看著她發過來的短信,又回過去,“刑不霍和我誰好看?”

    “男人比啥好看啊,幼稚,不過,如果憑心而論,只是表達我各人的看法啊,刑不霍長的比較陽剛,臉也立體,看起來就很man ,很多女人喜歡的類型,你長得太妖冶,雖然就看臉蛋也賞心悅目,但是比較另類。”

    劉爽一發過去,沈亦衍瞪了劉爽一眼,想把她拎起來打(屁p )股。

    不,打(屁p )股他不舍得,他只能把她壓倒再說。

    劉爽被瞪了還不自知,悶著頭,不知道在干嘛。

    “那你是屬于很多女人中的一個還是另類女人中的一個?”沈亦衍又發消息過去問。

    劉爽看到沈亦衍的短信,笑了,咯咯咯咯的,偷偷看向沈亦衍。

    他並沒有看她,一本正經的對著他的大丞們。

    她沒有回他。

    沈亦衍每十秒看一眼手機,每十秒看一眼手機,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又發短信過去,“怎麼不回?”

    劉爽很快回了過來,“你又在胡亂吃醋啊?”

    “是。”他理直氣壯一個字,後來又補發了一句留言,“所以你好好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