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651章 別走,別走……

第651章 別走,別走……

    “還有一點,看破而不說破,特別是在你沒有絕對把握反殺的時候,說破了,只會讓對方狗急跳牆,采用偏激的手段破釜沉舟,明白了嗎?”白雅繼續說道。

    “我明白了,所以,我就算知道華紫跏竊諼業拿媲白岸暈液茫 膊緩盟燈撲 偷彼暈沂嗆玫模  牽 乙 Υμ岱雷潘 園桑俊繃跛 險媼似鵠次實饋br />
    “是的。”白雅看向沈亦衍,“現在你還要讓劉爽留在你(身sh n)邊嗎?你(身sh n)邊站著一個對劉爽來說是定時炸彈的人。”

    “你說的有點道理,我會防備謹慎和提防,正因為她是定時炸彈,我更要把劉爽留在(身sh n)邊,如果她爆炸,炸傷劉爽的同時,肯定會炸死自己,華紫跏歉魷 娜耍 綣緩笳嫻氖撬 換崆嵋滓   模 判摹!鄙蛞嘌薌峋  蚜跛 粼身sh n)邊。

    至少,他是會舍命保護她的,所以,他不相信有任何人比他保護的更好。

    白雅看沈亦衍很堅定,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她看了一眼電腦上的時間,問沈亦衍道︰“你不是兩點還有會議嗎?現在一點了,我這里去議會可不近。”

    “嗯,你自己小心,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再跟我說。”沈亦衍沉聲道。

    “還真有件事要你幫忙。”

    “你說。”

    “我手下被炸傷了,半邊臉徹底毀了,她還是姑娘,沒有男朋友,臉對一個小女孩來說很重要,你不是有很厲害的整容大師嗎?就是幫我整容的那些,麻煩讓他們幫林紓藍整下容。”白雅眼神暗淡了下來,想起林紓藍,心里沉沉的,很壓抑。

    她是因為她的疏忽而受傷的人,她以後要謹慎謹慎再謹慎。

    “她和你還不太一樣,她是皮膚損傷,要完全弄好,恐怕要超過兩年。”沈亦衍提醒道。

    “兩年的時間她還是等得起的,那麻煩你了。”白雅好聲好氣的頷首。

    “開完會後我就聯系。劉爽我先帶走,她是我的助理,需要陪我去開會。”沈亦衍說道,摟著劉爽更緊了,像是宣誓自己的所有權。

    劉爽被他摟的疼,一拳搭在他的肩膀上,“快要把我悶死了。”

    “知道了。”沈亦衍寵溺道。

    白雅微微柔下了眼神,雖然沈亦衍(身sh n)邊危險,但他確實很(愛 i)劉爽。

    如果有人因為她待在顧凌擎(身sh n)邊危險勸她離開,她肯定也不會離開的。

    “爽妞,記得,一定看破而不說破,華紫跏歉齪芫 韉娜耍 灰 盟闖 謊 偎擔 庖倉皇俏業幕騁桑 撬皇撬 共灰歡 !卑籽盤匾庠僦齦懶跛 饋br />
    劉爽比了一個ok的手勢,“我會打電話給你的,你也保重(身sh n)體啊。”

    白雅點了點頭,送他們出去。

    冷銷下樓,匯報道︰“除了你自己的,發現監听13處。這麼處理?”

    “全部清理了,我的監控也確定沒有問題,然後,把這些監控混了,分成三份,一份寄給甦正,一份寄給左群益,一份寄給盛東成。”白雅吩咐道。

    “讓他們相互都知道你被監听了嗎?”冷銷不明白白雅的目的。

    白雅看向冷銷,“不是有一段盛東成質問我的錄音嗎,發到網上去擴散,記得,用國外的服務器。”

    冷銷恍然大悟,忍不住再給白雅點個贊。

    “這段錄像發出去,盛東成這輩子都不要想當總統了。

    想當初,他為了當上總統屢次陷害首長,現在可好,他別想當了。估計想恢復財務部部長都難。

    而且,他這個人小雞肚腸,他會懷疑是左群益干的,也會懷疑是甦正干的,但不會懷疑是你,你總不可能在自己家里裝監控吧,讓他們去狗咬狗!太棒了。”冷銷興奮道。

    “不,盛東成也會懷疑我干的,按照他狂躁的(性x ng)格,肯定會去找沈亦衍施壓。”白雅猜測道。

    “那怎麼辦啊?”冷銷又擔心了。

    “沈亦衍也不是省油的等,他會把矛盾引到左群益(身sh n)上,因為他迫切的需要壓制左群益的勢力。”

    冷銷听完拍了一下手,“就是這樣的。”

    白雅微微揚起笑容,“你去開會吧,一定要找人好好照顧林紓藍,另外,告訴她不用擔心,她的容顏頂多兩年就會恢復,我保證的。”

    “嗯,我再派個人來保護你,你(身sh n)邊總要一個貼心的女的服侍的。”

    “不用了,我今天听張星宇說紓藍已經過了危險期,上午的時候就醒了過來,等她可以出院後,我接過來莊園照顧,畢竟,她是為了保護我,我不能丟棄她的。”白雅說的堅決。

    “但,也需要有人照顧你們兩個啊,放心,這次派來的人,肯定是信得過的人。”

    “我會讓張星宇直接住進來的,有他就夠了,謝了。”白雅拍了拍冷銷的肩膀,“我有點困了,先睡會。”

    “那好吧,再聯系。”

    冷銷走了,白雅躺在了(床chu ng)上,很是疲倦。

    昨天沒有睡好,今天又是斗智斗勇的一天,她必須好好休息,才有足夠的精神和腦力處理接下來的事(情q ng)。

    不過,劉爽原諒她了。

    她揚起笑容,心里有塊重重的石頭輕了一點,但又有一塊重重的石頭壓了上前。

    她已經害死了劉爽的母親,一定要保護好劉爽的。

    看沈亦衍那樣,劉爽以後肯定會做總統夫人,但是她了解劉爽,太大大咧咧,沒心沒肺。

    做個平民沒事,自己過自己的(日r )子,但是做了總統夫人,一舉一動都代表著國家和皇族。

    她真的擔心,劉爽會適應不了。

    她一定要盡快把能教的都教了,免得離開的時候,還不放心……

    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她又做夢了,又夢到了顧凌擎,周圍還是一片海,他就孤零零的一個人坐在海中央一個很小的岩石上面。

    她怕他會掉下去,可腦子里又告訴自己,這是一個夢。

    可,即便是夢,她也不想看到顧凌擎掉下去。

    他就站在岩石上面,深邃的看著她,好像有什麼話對她說,但又不語,只是凝視著。

    她好怕夢醒,夢醒後擔心見不到他了。

    一個大浪朝著他撲過去,她發現顧凌擎不見了,想都不想的跳進了海里,(胸xi ng)口悶的快要窒息,睜開了眼楮。

    明明是冬天,額頭鼻子上卻都是汗,一個影子從窗戶前掠過,她驚叫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