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652章 她現在正在雷區,生死攸關

第652章 她現在正在雷區,生死攸關

    宋惜雨擔心的沖進她的房間,“小雅,怎麼了?”

    白雅指著窗戶外面,“剛才有一個人影閃過,我確確實實看到了,那個人像是蜘蛛一樣趴在窗戶上面。”

    張星宇也听到聲音跑過來,“有人?我們的人應該沒看到,不然會跟我匯報的,我現在讓他們去找。”

    “別。”白雅迅速的冷靜了下來,腦子里閃過很多種想法。

    她需要時間整理,不能跟之前那樣不謹慎。

    “你讓我們的人別動,可能是中午他們的人進來後,有人沒有離開,故意躲起來試探虛實,畢竟,他們來時我們檢查清楚了,他們走的時候,我們卻沒有檢查清楚。”白雅分析的說道。

    張星宇抱歉的低下了頭,“是我忽略了,請您懲罰。”

    “誰都會忽略,但是忽略後會引起很不好的結果,今天開始,我們一定不能忽略任何問題,你把屋外也裝滿了攝像。”白雅吩咐道。

    “好。”

    “我先去查下監控,如果我記得沒錯,有監控能拍到窗外。”白雅說道,起(身sh n)。

    她出去圖書館檢查監控。

    張星宇擔心還有人潛伏在屋子里面,跟著白雅一起下了圖書室。

    白雅檢查了全部的監控,盯著屏幕上的黑影,說道︰“那個人沒有進來,為了安全起見,讓人再過來檢查一遍,確定房間里沒有被安裝上任何的監听。”

    “好的。”張星宇立馬打電話出去。

    白雅坐在電腦面前沉思著。

    “小雅,有什麼我需要幫忙的嗎?”宋惜雨擔心的問道。

    白雅搖了搖頭,“謝謝媽,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你這丫頭,這有什麼好謝的,我們是一家人,你最近臉色不太好,林紓藍的事(情q ng)你一定也難過,我去給你煮點營養粥,你不吃,孩子也要吃的。”宋惜雨柔聲道。

    白雅微笑著點了點頭,“嗯,好。”

    宋惜雨轉(身sh n)出去,白雅還是屏幕還是發呆。

    窗戶上這個男人,帶著口罩和眼罩,全副武裝著,腰上綁著安全帶,手上沒有器件,並不像想要打開窗戶的樣子。

    而且,他待在窗戶口足足夠六分鐘時間,一動都不動。

    “夫人。”張星宇也喊道,等著白雅的指示。

    “如果我們的人沒有發現他,我估計他現在還處在我們暫時的盲點區。”白雅說道。

    “難道是屋頂?但是有人在盯著屋頂,也沒有發現異樣啊。”張星宇不解的說道。

    “他穿著黑色的衣服,但是現在是白天,所以,他應該是躲在樓頂黑色瓦片區,形成色差的統一。如果我沒有記錯,那里有個通風口通往閣樓,閣樓一般沒有人上去,對方的(身sh n)手很好,極有可能帶有槍支和爆炸(性x ng)武器。”白雅提醒道。

    “如果(身sh n)上帶著是威力非常強的爆炸(性x ng)武器,那麼可能會炸平整個山莊,現在夫人最好安全撤離。”張星宇擔心了起來。

    “現在明目張膽的撤離可能會激怒那個人,這里有安全通道,我可以躲在安全通道里面,以防萬一,你讓暗影的人和冷銷的人先撤離,記得,撤離的時候,也要小心翼翼,不要被他發現了,要選擇閣樓的盲區撤。”白雅提醒道。

    “不行,如果我們的人都撤離,夫人你沒有人保護太危險了,而且,總要有人去抓他的,我去吧。”張星宇自告奮勇。

    去抓那個男人,比去拆炸彈還危險,等于九死一生。

    白雅不忍心,除了林紓藍外,那些士兵中,就張星宇和她最親切了。

    讓其他士兵上,她也不忍心。

    “你讓我們的人全部撤離後,把對講機和手機扔進閣樓里,然後立馬到圖書館來。”白雅命令道。

    “那個人不抓了嗎?”張星宇不解的問道。

    “那個人,不管是盛東成的,還是左群益的,一旦被發現,他就是活不了的,抓他,沒有任何意義。你按照我說的做。”白雅命令道。

    “好吧。”張星宇也別無他法,只能按照白雅說的去做。

    一小時後,暗影的人和冷銷的人都撤退到了門衛處。

    張星宇出現在了圖書館里,看圖書館里沒有人,喊道︰“夫人,夫人。”

    “我在這里。”白雅說道。

    張星宇朝著聲音源找去,看到了躲在地道口的白雅和宋惜雨。

    “上來。”白雅喊道。

    “哦。”張星宇詫異的爬了上去,原來這里還有暗道的啊。

    白雅遮住了洞口,“辦好了?”

    張星宇點頭,“辦好了,接下來怎麼辦?”

    白雅打開了對講器,說道︰“我知道你就在這里,不用害怕和慌張,我要抓你早就抓了,我知道你有需要完成得任務。”

    對方沒有說話,但,白雅能夠隱約的听到那頭的氣息,知道他在听。

    “我丈夫曾經是個特種兵,他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不靠家里的權勢,從底層做起,直到做到了很多人都忌憚的高度,死在了子彈下面。

    我曾經厭惡過他的工作,畢竟女人要的是家庭和生活,男人卻還有(熱r )血,(愛 i)國和責任感。

    他心中最遺憾的一次任務,你知道是什麼嗎?”白雅嘮嗑道。

    對方依舊沒有說話。

    張星宇有些緊張了,這種壓抑感會讓人覺得空氣都稀薄。

    白雅繼續說道︰“有次,他接到了上級給他的任務,他作為隊長帶著人去營救一個政要人物,結果,他的那些兄弟,戰友,一個個的死在了他的面前,回來的,只有他,還有一個逃脫了的夏荷。

    這個事(情q ng)在a國當時鬧得沸沸揚揚,我想你也應該听說過。

    我們在去查另外一個案件的時候,踫到了躲藏起來的夏荷。

    夏荷說她不是間諜,可是我丈夫不相信,當初活下來的,只有他和夏荷,夏荷逃脫了,周海藍回來了。

    周海藍是我丈夫的初戀(情q ng)人,一起去參加任務的人,我丈夫親眼看到她為了保護政要和他被大火吞噬。

    結果,她回來了,不僅安然無恙,還生了一個和他的孩子,經過了五年後,事(情q ng)的真想才揭開。

    原來那次任務是假任務,目的就是干掉一群知道秘密的人,主謀是盛東成。”

    “你為什麼和我說這些?”男人終于講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