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653章 險象環生

第653章 險象環生

    “不知道,對著你的時候有傾訴的**,知道嗎?我老公經常為那些死去的戰友感到惋惜和心痛,這件事(情q ng),他一直自責到死亡,死亡前告訴我的還是,為那些死去的戰友報仇。”白雅說道這里,停頓著。

    對方也停頓著,沒有說話,但也沒有掛掉電話。

    沉默,不是好事。

    白雅繼續說道︰“你其實本來可以殺我的,今天我是有疏忽的,但是你沒有,我想,你應該也是一名有想法,有(熱r )血,並且充滿正義感的人。”

    “你不用給我戴高帽子。”男人說道。

    白雅揚起了笑容,“因為你的不殺之恩,如果你有什麼要求,我會盡力幫你,竭盡全力。”

    “我看到你讓你的那些人撤離了。”男人沉聲道。

    白雅微微一驚,這個男人的觀察力和敏銳(性x ng)比她想象中的要強。

    不過,心里也松了一口氣,對方要麼不是一個沒有良知的人,要麼,沒有炸彈。

    她沒有否認,“我擔心你是死士,這些戰友跟著我,保護我,有家人,有朋友,有生活,我並不想他們就這樣因為我死了,他們的家人會傷心,他們這樣死的,也太不值得。”

    “你沒有猜錯,我是死士,我(身sh n)上的炸彈如果引爆,方圓一公里內都會被炸為平地。你的戰士們要退到大門口才安全。”

    “我讓他們退到大門口了,你不引爆,你背後的那個人也不會放過你。”白雅猜測的說道。

    “我不是你們國家的人。”他轉移了話題。

    白雅腦中閃過一個靈光,脫口道︰“呂伯偉。”

    “你認識我?”呂伯偉詫異。

    “我早就知道你是殺死曾部長的凶手,查過你的資料,如果我沒有猜錯,左群益在你的牙齒中植入了監听和引爆裝置。”白雅擔心道。

    “十分鐘之前,被我取下來破壞了,我能見你一面嗎?”呂伯偉問道。

    白雅猶豫著。

    “夫人不要,我們現在不出去就能保證安全了,出去太危險,要是他的任務就是殺了你,在騙你呢?”張星宇勸道。

    呂伯偉嗤笑了一聲,“你確實可以不出來,我任務沒有完成,也是死路一條。

    白雅沉思了三秒,“你現在到大廳里來吧,我去大廳。”

    白雅說道,關上了對講機。

    “夫人不要,他太危險了,一刀就能把曾部長的頭割下,我的(身sh n)手不是他的對手,保護不了你。”張星宇阻止道。

    “我相信,他要是想殺我早就殺了,他躲在窗戶後面,以他的蠻力,輕而易舉的就能把窗戶打開,並且在你們進來之前把我殺掉,但是他沒有。”白雅冷靜道。

    “這種亡命之徒,隨時都會改變主意,說不定又動了殺心呢?太危險,我不能讓你去。”張星宇攔在白雅的面前。

    “但也說不定他手上有我們需要的東西,他不是一個無腦的人,相信我的判斷,張星宇。”白雅堅定的看著張星宇。

    張星宇想了下,側過了(身sh n),把梯子放下去,“我會讓狙擊手在外面準備好的,並且,用生命保護你的安全。”

    “你別出去,照顧好我婆婆。 ”

    “什麼,夫人你一個人去?”張星宇不淡定了,“如果你有時,首長會怪我的。”

    白雅倒是很平靜,“如果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x ng)我出事了,把對講機里的錄音,包括我手機里的監控交給冷銷。”

    她把她的手機遞給張星宇,“你知道密碼的。”

    “不行。”

    “這是命令。”白雅強勢道。

    張星宇定定地看著白雅,急得眼楮都紅了。

    白雅微微一笑,“還有,照顧好林紓藍,她喜歡你。”

    “啊?”張星宇緩不過神來。

    白雅從梯子上下去了,攏了攏衣服,走去門口。

    張星宇還是不放心,要出去,宋惜雨握住了張星宇地手臂,“听她的吧,她是一個有分寸的人。”

    張星宇無奈的點了點頭。

    白雅到客廳的時候,呂伯偉還沒有下來。

    她很淡定的泡了一杯咖啡,放在她的對面,自己倒了一杯白開水,喝了一口,對著空氣說道︰“希望你諒解,我的狙擊槍正在外面。不過你放心,不是萬不得已,他們不會開槍的。”

    呂伯偉緩緩地,從樓梯上走了下來,依舊全副武裝著,打量著白雅。

    白雅也看向他,眼中沒有一絲畏懼,只有心靜如水。“咖啡要趁(熱r )喝。”

    “你很有膽識。”呂伯偉說道,依舊審視著白雅。

    “因為心中有多(愛 i)的人,所以可以無堅不摧。我覺得我做的事(情q ng)是正確的,就算死,至少活著的每一天都在努力,雖然有遺憾,但也對得起自己。”白雅坦然的說道。

    “在一次任務中,恐怖組織抓了我的妻子兒女,((逼b )b )迫我妥協,交出生化武器,我沒有交出來,他們就殺了我的妻子兒女。我猜測是我們隊伍里出現了內(奸ji n),不然恐怖組織怎麼可能會抓到我的妻子和兒女,這是一次秘密行動。

    我上交生化武器的時候留了心眼,交上去的是假的,果不其然,我的上級打開了生化瓶,想用我們這些出任務的人做實驗。我殺死了我的上級,和我的兄弟們逃走,想去報告上面的人。

    但,我其中一個兄弟臨死前告訴我,幕後的人不僅僅是我的上級,上面還有人,我就從恐怖組織下手,調查到那些恐怖組織在a國。

    左群益找到了我,他是我其中一個兄弟介紹的。

    左群益答應我,只要我幫他做事,他就幫我找到那個恐怖組織,也找到幕後,但是我發現,我那個兄弟有問題,他再偷偷的打電話回美國,我查過號,對方是號碼是加密的。”呂伯偉說道。

    “所以你懷疑,那個兄弟是幕後的人,左群益就是那個恐怖組織的頭目,他們的目的是你手中的生化武器。”白雅猜測道。

    “我接到的第一個左群益給我的任務是殺死曾部長,我在網上看到很多關于這個人的消息,這個人該死,所以我接受了任務,因為我對你們國家的國(情q ng)不是太了解,殺了曾部長之後發生的事(情q ng),我才知道,這不過是左群益布置的一個局,我也知道了你的存在,更明白了左群益的殘忍和自私。”呂伯偉說道。

    大家好,我是秦湯湯,大家可以關注微-信-公眾-號 (情q ng)話書屋,听小說改編的廣播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