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717章 路歸路,橋歸橋

第717章 路歸路,橋歸橋

    “我要你來看我。”劉爽任性道。

    白雅沉默了下,點了點頭,。

    劉爽依依不舍的走,回頭看白雅。

    白雅站在原地,看著她走進候車室,直到她的飛機起飛了,她才轉身,上了張星宇的車子。

    “星宇,幫我做最後兩件事情,可以嗎?”白雅客氣的問道。

    “夫人你盡管吩咐,能做到的我肯定竭盡全力,還有,我對夫人是真心的。”張星宇哽咽道。

    “真心或者假意。已經無所謂了,明天幫我購買全世界風景的明信片,沒有全世界也沒有關系,盡量去買。。”白雅吩咐道。

    “全世界的明信片嗎?好,我保證完成任務。”

    “另外,我這兩天會把試卷全部批改好,有問題的人我會找出來,你把這些人員名單告訴冷銷吧,他要信就信,不信也無所謂。”

    “冷首長其實也很尊敬顧首長的,上午的時候大家說話都太沖動了。”張星宇小心翼翼的說道。

    白雅嗤笑了一聲,“是不是尊重,還是有自己的野心,未來就能夠知道了,不過,與我無關了,你這兩件事做好,就算對得起我了,就這樣吧。”

    白雅不願意多說話,閉上了眼楮休息。

    一個小時後,她回去了別墅,已經凌晨十二點。

    她沒有回去房間,而是直接去了圖書室,撥打電話給冷銷。

    冷銷還沒睡覺,接听了電話,只是聲音有些冰涼和疏離,“夫人。”

    “還記的我之前交給你的那些寶藏嗎?現在全部收回來了吧,麻煩你把那些寶藏還給我,可以吧?”白雅公事公辦的說道。

    “當初賣寶藏的錢都給你了,後來的寶藏算軍區繳獲的,所以,我覺得沒有必要再還給你了。”冷銷冷聲道。

    “天眼是我丈夫的,這個可以還給我吧?”白雅盡量心平氣和的問道。

    “天眼給你也沒什麼用,而顧首長也已經過世了。”

    “所以,你連天眼都要霸佔?”白雅問道,很是嘲弄的笑了一聲。

    “不是霸佔,是我覺得你沒有想清楚,什麼是正確的,什麼是錯誤的,婦人之仁了。”冷銷冷淡的說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晚點再聯系吧。”白雅掛上了電話。

    冷銷的決絕是她早就在預料中的,也沒有太難受。

    她撥打了電話給刑不霍,“在哪里?”

    “圖書室門口。”刑不霍說道。

    “進來吧,我有事情跟你說。”白雅掛上了電話,坐在了椅子上面。

    刑不霍推門進來,面色凝重的鎖著她的臉,站在了她的對面。

    “我當初找沈亦衍說,希望他放你一條生路,他答應不動你的,如今,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了,沈亦衍發生這樣的事情,恐怕,也和總統的位置無緣了,可以放他一條生路,讓他去找劉爽嗎?”白雅問道。

    “暫時不能夠,沈亦衍雖然和總統無緣了,但是他手下還有很多盤根錯節的關系,這次不連根拔起,以後就後患無窮。他放出去,等于放虎歸山,以他的謀略,很快就能夠扶持一個東山再起的。”刑不霍謹慎道。

    “他當初做總統,就是為了保護家族,只要你不動他的家族,他就不會再動做總統的念頭,這個位置,高處不勝寒,而他愛的女人,也不適合做總統夫人。”

    “你無法掌握別人的人心,我答應你,會留沈亦衍一條性命。”

    “我要的是他的自由,交換條件很豐厚,顧凌擎有一個天眼,我可以給你。

    顧天航當初還得到了一大批寶藏,我想你應該知道,這批寶藏現在在軍區保管著,我也可以給你。

    我還能給你的是生化武器和生化武器的解藥,你有了生化武器。沒有人會成為你的對手,還怕什麼。”白雅冷聲道。

    刑不霍沉默的看著她,很是深沉,“好,我答應你,不過不是現在,現在我放不了沈亦衍,等我上位後,我會放了他。”

    “你發誓。”白雅要求道。

    刑不霍手放在了臉側。

    劉爽是她的好朋友,沈亦衍是劉爽愛的人。

    他也不想白雅對他太失望。

    “我發誓,等我上位一年後,會給沈亦衍自由。”刑不霍說道。

    白雅已經不想問為什麼是上位一年後,刑不霍的戒備心理很強。

    他能答應這樣,已經是最好的了。

    “天眼和寶藏都在冷銷那里,現在冷銷以你馬首是瞻,你問他要,他應該都會上交給你,另外,我一會把鑰匙和生化武器的地址給你,你派人去拿,最好自己去拿,病毒需要零下一千度才能消滅,留著,還是毀滅,你自己看著辦。”

    “嗯,小雅。”刑不霍在白雅的面前蹲了下來,握住她的手,很誠懇地說道︰“我希望你明白,我做的,都是我應該做的事情。”

    “你之前不告訴我是怕我反對,既然你已經做了,我也不想再多說什麼了?我現在有點累,今晚上就睡在圖書館里了。”白雅把手抽了出來。

    “圖書館里有些冷,你睡房間吧,我睡客房。媽那邊,如果問起,我就說我工作太晚怕打擾你睡覺。”

    “謝謝。”白雅也不客氣,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這一晚,她睡得並不安穩,中途醒過來幾次。

    每次醒過來,都是被疼醒得,又隔了好久,才睡著,迷迷糊糊得,一覺醒過來,已經早上的十點了。

    這個時間點,劉爽應該已經到英國了,她立馬找手機,發現手機是關機的。

    她估計是刑不霍進來關了她的手機,擰起了眉頭,重新開機,可一想,說不定在她睡覺的時候,刑不霍已經在她的手機里動過手腳了。

    她把手機拆了,確定里面沒被安裝芯片,又把手機查毒了,確定沒有任何的監听鏈接,她這才放心的給艾倫打電話過去。

    “對不起,我睡到剛才才醒,你接到劉爽了嗎?”白雅擔心的問道。

    “接到了,我已經把她送去了國,現在這個時間應該要到國了。”

    “麻煩你先找個安全的地方把她安頓起來。我讓沈亦衍把她的孩子給她送過去,這幾天還要麻煩你保證她的安全。”白雅謹慎道。

    “嗯,等安頓下來後我打電話給你,對了,這次沈亦衍,很難翻身了吧?你們國家最近這幾個月內部很動蕩,沒有事吧?”艾倫問道。

    “一場精彩絕倫的政斗,你絕對想象不到,最後上台的會是誰?”白雅不冷不淡的說道。

    “不會是你吧?我听說盛東成和左群益都是你斗下去的。”

    “我對政治深惡痛絕,不是這塊能夠長袖舞歌的料,你到時候就知道會是誰了,還有一件事,艾倫我要麻煩你。”

    大家好,我是秦湯湯,大家可以關注微信公眾號情話書屋,听改編的廣播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