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753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753章 自作孽,不可活

    白雅看向15桌,已經空空如也,沒有人了。

    白雅微微一笑,“他是買單的,還是現金。”

    “。”服務員回答道。

    “把錢給他原路打回去,我不需要他買單。”白雅輕柔的說道。

    “是。”服務員恭敬地給他們倒上紅酒,站在一旁。

    “白雅,你這麼有錢,為什麼參加我們這個團隊啊?”艾莉不解地問道。

    “當然不是為了錢。”白雅端起酒杯,優雅的舉了起來,抿了一點點。

    “那是為了什麼?”艾莉好奇的說道。

    白雅聳肩,並不想說。

    “听說你的心理側寫很厲害,能側寫一下我嗎?”艾莉說道,勾起嘴角,眼中閃耀著自信的光。

    白雅看著艾莉,“你的父母離婚後,又再婚了,再婚後,又各自都有了孩子,你學習優異,在班上數一數二的,但是,卻被同學們厭棄,你以為是因為你家庭的原因,所以,你對你的家庭很憎恨,憎恨到你想去破壞它,所以,你勾引了你繼父,卻被你母親趕了出去。”

    艾莉很震驚的撐大了眼楮,不可思議道“這些你怎麼可能知道,我誰都沒有告訴,就算我的資料上也都是假的,你難道有讀心術,能看透人心?”

    白雅撩過頭發,“我沒有惡意,你如果我不想我說下去,我可以不說了。”

    艾莉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我不想听了。”

    氣氛一下子特別的尷尬。

    “白雅,你能告訴我們,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嗎?”瑞好奇的問道。

    “我們經常說一句話,性格決定成敗,那是因為性格決定了行為,而行為導致了結果,加上很多的細節,微表情,生理的反應,就能做出比較合理的側寫了。”白雅沒有藏著掩著,他們想學,她也樂意說。

    “那我要跟你多學學,對我找出凶手很有幫助。”瑞笑著說道。

    “樂意之至。”

    埃維舉手,迫不及待地說道︰“我也想學,我覺得很有意思,我一直就喜歡心理學上的東西,很早就關注這些了。”

    “嗯。”

    “那有沒有你看不穿的人呢?”霍華德好奇的問道。

    “當然有,有些人很能控制自己的行為,情緒,以及微表情,他在你的面前,就像是大海的深藍一樣,你能想象,卻無法琢磨。”白雅解釋道。

    “那你踫到過這樣的人嗎?”艾莉好奇的問道。

    白雅頓了頓,“我的記憶力是有的,但是具體,又想起來。”

    聊天之間,三只帝王蟹被切成了六份送上來了,每個人還有一份醬料,一份醬料就有六種口味。

    “哇,看起來真不錯。”埃維感嘆到,舔了舔嘴唇。

    “大家吃吧,不用客氣。”白雅說道。

    每個人都拿了半只,把腳掰了下來,剝開,好多白白嫩嫩的肉,沾了醬汁吃,“太好吃了。”

    “我們下次來吃,你還能請我們嗎?”艾莉一邊吃一邊問道。

    白雅還沒有回答,就听埃維說道︰“我們團隊一共五個人,應該輪流請,下次輪到你。”

    “為什麼輪到我,白雅有錢,讓她請怎麼了?”艾莉理所當然的說道。

    “比爾蓋茨更有錢,你怎麼不讓他請你?”埃維不客氣的說道。

    “你激動什麼,我讓你請了嗎?白雅還沒有說話呢,你著什麼急,著急去投胎嗎?”艾莉陰陽怪氣的罵道。

    埃維被說的臉通紅,“我只是看不怪你欺負人。”

    “我欺負你了嗎?小四眼,惹毛了我,小心我揍你。”艾莉舉起拳頭。

    “都是同事,我們是一個團體。”霍華德沉聲道。

    “今天姐心情好,不高興理你,對了,霍華德,你合同上簽的金額是多少啊?”艾莉八卦道。

    霍華德不動聲色的看向艾莉,“你簽了多少?”

    “我沒有多少錢的,我只是不想做雇佣兵了,所以,瓊答應我消掉案底。”艾莉說道。

    白雅輕笑。

    “你笑什麼?”艾莉不悅的睨向白雅。

    “你的眼神不自覺的往上飄,鼻孔下意識地在收縮,說明,你在撒慌。”白雅清淡地說道。

    艾莉不悅了,“學心理的了不起啊。”

    “我覺得你不誠實,你自己都不誠實,憑什麼讓別人告訴你真的。”埃維不客氣的說道。

    “你們誰說了,你們又沒人說。”艾莉瞟過所有人,發泄般的扯掉帝王蟹的腿,又看向白雅,“你還沒說,下次還請不請我們呢?”

    “下次的事情下次說比較好。”白雅模稜兩可的說道,舉起酒杯,和她示意了下,再次輕輕的抿了一口。

    等帝王蟹吃完半只,桌子上已經一大堆殼了,服務員先過來收了。

    艾莉還有半只,還在吃。

    服務員上了赤身,還有烤好的生蠔,都是滿滿的。

    瑞好奇,“這不止止是生蠔了吧,是什麼?”

    “嘗嘗,如果喜歡,還可以再點。”白雅建議道。

    瑞拿了一個過去,吃了一點點,“嗯,超級好吃,是怎麼做的,外面包的一層香甜軟嫩還黏黏的口感非常好,不知道怎麼形容,以前沒有吃過這樣的。”

    別人都拿了一個。

    艾莉听他們說,迫不及待地拿了一個,吸著里面的汁液。

    “好清爽的感覺。我很早就听說國人最講究吃,很多國家生蠔泛濫,專門邀請國人去吃,真的,太好吃了。”瑞感嘆道。

    “我經常看一檔節目,講的就是國的美食,看著就有食欲,我一直想要去國的。”埃維高興的說道。

    “國的食物確實很多,但是,有些听起來,你們就不想吃了。”白雅笑著說道。

    “是什麼?”霍華德都好奇了。

    “比如剛生出來的小老鼠,生的。”白雅說道。

    “我在訓練營的時候也吃過老鼠,生的,那個味道真的不太好。”霍華德眉頭皺起來說道。

    “還有蟲子,油炸的,腌制的都有。”白雅繼續說道。

    艾莉捂住了嘴唇,“你快別說了,我都要吐了。”

    艾莉吃太多了,胃里真的不舒服起來,她跑到洗手間去吐。

    “自作孽,吃那麼多。不撐死才怪。”埃維解恨的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