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850章 等

第850章 等

    過去,她太自私,不想沈亦衍和她的孩子有一點點危險,即便江燁被關,她也沒有把秘密說出來,害死了江燁。

    如今,她還要因為自己的自私,害死其他人嗎?

    錯,都已經錯了,如果現在說出來,死去的人,該多不值得。

    她也不能再自私了,如今,堅持下去,不過是執念而已。

    劉爽敷衍的應了一聲,“嗯。”

    沈亦衍的臉色好轉了一些,“坐下來,吃早飯。”

    劉爽想了下,拉開了椅子,坐在了位置上。

    沈亦衍看了儒森一眼,儒森安排廚師上早餐。

    他準備的是一杯牛奶和雞蛋餅,雞蛋餅用紙袋抱著,不用筷子,直接可以手抓著吃。

    劉爽左手用筷子也沒那麼熟練,用手抓的方便一點。

    她好久沒有吃正經的食物,咬了一口,慢條斯理的嚼著。

    沈亦衍看她食不知味的樣子,“不好吃嗎?”

    “還行。”劉爽應道。

    “你明天想吃什麼早餐,我讓廚房做,糯米餈,我記得你以前挺喜歡吃的。”沈亦衍說道。

    劉爽沒有說話。

    以前的她,是喜歡吃,但是自從被關在山洞口,她好像對吃不敢興趣了,只是吃了兩口,胃里有些翻騰,她不吃了,喝了幾口牛奶。

    沈亦衍瞟向她放下的餅,對著廚師說道“去做兩個糯米餈,肉放多一點。”

    “是。”廚師領命退下。

    “我聯系了國外的專家,他們說可以給你安裝假肢,現在技術很發達,可以做出和你之前一模一樣的手出來,利用微電流和神經傳感,多練習,雖然做不到之前的手那麼靈活,普通生活可以的。”沈亦衍說道。

    劉爽看向空空蕩蕩的右手臂,“不用了,我已經習慣沒有手的日子。”

    “你是習慣沒有手的日子,還是想要用沒有的手記住我的殘忍和無情。”沈亦衍冷聲道,死死的盯著劉爽,“你一項愛漂亮的。”

    劉爽露出笑容,慵懶的靠在椅子上,“二十多歲的時候都愛漂亮,現在的我三十五了,沒有那麼講究了,另外,我不安裝假肢不是為了記住你的殘忍和無情,我要記住的是過去犯下的錯,自私,內疚。”

    “我已經原諒你了。”

    劉爽笑了。

    對沈亦衍,她有過對不起,他的落馬和她有關,但是她並不覺得虧欠。

    因為她的錯,害死了父母,因為她的自私,害死了沈燁。

    “我不能原諒自己。”劉爽說道,眼中有些霧氣繚繞。

    “吃過早飯後我帶你去看醫生,這是命令,不是征求你的同意,你的手臂沒有了幾個月,有些神經末梢不敏感了,安裝之前還有一系列療程要走,可能會有點疼,你忍一忍,你的手臂定制也需要一定時間,但他們答應我一個月內就能安裝好。”沈亦衍說道。

    “是命令啊。”劉爽不說話了,低著頭,也不想喝牛奶了,沾了一點水,在桌子上畫著圈圈。

    沈亦衍擰眉,深深的看著她,有些不解的問道︰“小寶說你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管他,好幾年都沒有看到過你。你想見他嗎?”

    劉爽搖頭,既然是好幾年沒有見過的那個,應該就是她的小寶了。

    不見就沒有牽掛,見了也沒有用。

    她不過是螻蟻。

    “你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不想見!”沈亦衍的聲音尖銳了起來。

    劉爽看向他,“這麼多年來不見,他知道了我過去做的一切,就會認定我是拋棄了他,你覺得他會想見我?”

    “你不是說真心悔過的嗎?孩子還小,他容易健忘,你現在對他好,他會看到,如果你不見他,不對他好,那他只能恨你一輩子了,你想他恨你一輩子嗎?”沈亦衍冷聲說道。

    她不想,但是她沒有辦法,唐國忠那些人看到她活著,還沒有下一步動作,就是因為沈亦衍在折磨她。如果他們發現她和孩子接觸,恐怕會有動作。

    “我現在這個樣子,我也不好意思見他。”劉爽模稜兩可道。

    沈亦衍似乎被說服了,應了一聲,“嗯。”

    廚師做了新的糯米餈過來,她吃了兩口,也不想吃,勉強吃了三口,就不吃了。

    沈亦衍不悅,“你怎麼吃那麼少?”

    “可能是長時間不吃東西,腸胃不適應。”劉爽解釋道。

    他昨天晚上本來要給她準備晚餐的,但是她把他氣到了,他一時間短路,忘記這件事情了。

    “中午我讓他們準備一些粥。”沈亦衍說道。

    劉爽點頭。

    不一會,沈亦衍帶著她出去,和他同座一輛車。

    她看向窗外,今天陽光很好,透露窗戶落在人的身上,懶洋洋的感覺。

    她不想和沈亦衍說話,索性閉上了眼楮,靜靜的感受片刻的寧靜。

    沈亦衍幽幽的看向她,看到了她頭發之中的白頭發,心里一緊。

    他們從十幾歲認識,現在都三十五了,過了二十幾年,分分合合到如今,他想給她機會,又怕她不夠愛,他受不了第三次背叛了,他想他會瘋,會讓所有人為他的戾氣陪葬。

    一小時後,警衛打開門,沈亦衍從車上下來,立馬有人撐起了黑色的大傘,一群人守護在他的身側,四周呈現密封似守衛。

    劉爽推開門,自己下來,看著他被人群簇擁著,這氣場,比他做總統時候還大,而他,變得比以前更加的刻薄。

    她低著頭,跟著他的身後。

    沈亦衍突然停下來,她差點撞到他身上,抬頭看他。

    “怎麼走的那麼慢,是給你看病還是給我看病,另外,不高興嗎?”沈亦衍打量著她的臉色問道。

    對啊,為什麼不高興啊?

    她告訴過自己,不要悲觀的。

    “你比我高那麼多,走的當然比我快,你走三步,我只能走兩步。”劉爽解釋道。

    “強詞奪理,跟上。跟不上,後果自負。”沈亦衍警告道,走在前面,但是明顯比之前放慢的腳步。

    劉爽加快了步伐,突然之間轉角陰影處,好像有什麼東西。

    等她想要看清楚,一個人影閃過。

    她還在詫異之中,那個人影又出來了,而且是走出了陰影,給她比了一個手勢,意思是︰“等。”

    我是秦湯湯,已經制作成廣播劇,關注微信公眾號瑤池就可以收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