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866章 你的痛,我陪你一起感受

第866章 你的痛,我陪你一起感受

    “沈先生好,我是楚煜冰,現在在國,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和您見上一面?”楚煜冰彬彬有禮的問道。

    沈亦衍是知道楚煜冰的,他下台後,沈家重點培養的人。

    楚煜冰也不負所望,就用一年的時間便脫穎而出,又經過四年的時間的沉澱早就鞏固了自己的權勢。

    如今,他成了史上最年輕的副總統,是邢不霍最大的競爭對手之一。

    “我一會把地址發給你,一小時後見。”沈亦衍干脆的說道。

    其實,楚煜冰找他什麼事,他一清二楚,現在去,不過是證實一些自己的想法。

    他把劉爽放到了床上,讓自己的心腹暗中保護後,才出門。

    一小時後,他見到了楚煜冰。

    楚煜冰帶著黑框眼鏡,外面一件駝色的風衣,里面是黑色的西裝和白色的襯衫,氣質內斂,帶著柔和的笑容,溫潤如玉,好像翩翩公子。

    可他的笑容里藏著多少的城府,心機,功名與利祿,估計只有他本人知道。

    沈亦衍走向前,“沈家的眼光不錯。”

    “跟沈總統比,差遠了。”楚煜冰謙虛的說道。

    “江山輩有人才出,差不差,現在說還太早,你來國多久了?”沈亦衍問道,坐到了石凳上面。

    “昨天來的,公事,走訪,明天就回去了,覺得應該來見下您,所以來了。”楚煜冰在沈亦衍的旁邊坐下。

    有佣人端上茶水,幫他們倒上後,退避。

    沈亦衍喝了一口茶,嘮嗑道︰“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七,沈先生27歲的時候已經做總統了,我遠遠不及。”

    沈亦衍睨向他,“國四年一度的總統選舉延遲了,下一次定在什麼時候?”

    “下個月十五號。”

    “有把握嗎?”沈亦衍清淡的問道。

    “沒有,邢不霍有顧凌擎支持,這幾年來,顧氏發展很好,南郊海域發展的更好,不管是軍事,財政,這兩方面都掌握在那兩兄弟的手上,想要動搖不容易,除非……”楚煜冰停頓著。

    沈亦衍揚起嘴角,“除非,我發動戰爭,並且擁有壓倒性的優勢,那麼國迫于我的壓力,會把總統的位置讓給沈家。”

    “沈先生果然洞悉一切。這些年來,沈家的勢力都被壓制著,並且有一直落寞下去的趨勢,如果再不進行改朝換代,那麼沈家將會一蹶不振,甚至在政治的舞台上消失的無影無蹤。所以,希望沈先生能出手。”楚煜冰誠懇道。

    “你比我小,我喊你煜冰可以的吧?”沈亦衍說道,把茶杯放在茶幾上。

    “嗯,當然。”

    “你覺得我發起戰爭,用什麼理由?”沈亦衍問道。

    “邢不霍奪走你的位置,這個理由絕對充分。”

    沈亦衍露出笑容,“那你覺得我有多少勝算?”

    “雖然國和國都是小國,但是聯合起來,應該力量不小,雖然沒有壓倒性的優勢,可是我利用輿論的壓力,應該可以逼邢不霍退位。”

    “我攻擊國,第一個援助的就是國,別說邢不霍娶的是項家的女兒,就是南宮家和的關系,國也會義無反顧的幫助邢不霍,到時候,不是邢不霍退位,而是,我這麼多年來累積的毀于一旦。”沈亦衍提醒道。

    楚煜冰停頓了好久,思考著沈亦衍的話,“是我欠缺思考了,果然先生一語能夠驚醒夢中人,我思考的沒有先生全面和透徹,自愧不如,沈家需要先生幕後操持。”

    “你的這條路走不通,唯一可以走通的是讓邢不霍和國反目成仇,我再擴大勢力,韜光養晦,到時候再攻擊,畢竟我得罪的只是南宮家,而南宮家附屬的是項家,你說如果邢不霍得罪項家了,國還會幫邢不霍嗎?”沈亦衍慢條斯理的說道。

    楚煜冰恍然大悟,“還是沈先生運籌帷幄,我現在就回去重新設計。”

    “二十七歲,三十一歲做總統,還是很年輕的。”沈亦衍意味深長的說道,起身。

    楚煜冰恭敬的頷首。

    “本來就在一條船上,畢竟我姓沈,我被陷害了從高位下來,我很清楚我應該做什麼事情,我應該做的不為別人的意志所影響,別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沈亦衍暗示道。

    楚煜冰眉頭擰起來,若有所思著。

    很久之前,他對沈亦衍很不屑,在他的印象中沈亦衍就是一個愛美人不愛江山的人,但是昨天听了一些沈亦衍的世紀,才知道他是怎麼一步一步除掉三巨頭穩定地位的,要不是劉爽成了他的意外,他會在總統的位置上高枕無憂。

    今日一見,果然,氣場卓越,氣質雍容,運籌帷幄,不然也不會用三年時間,就能夠控制兩個小國了。

    沈亦衍回去,幽邃的看著空氣發了會呆,閉上了眼楮。

    他的城府也很深,他的想法也沒有人能夠捉摸,真正的想法,只有自己知道。

    他到了莊園,去看劉爽,劉爽還在睡覺,但是睡得並不好,眉頭擰著,睫毛上還帶著濕氣。

    他坐在床邊,輕撫著劉爽的斷臂處,想要減輕她的痛苦。

    劉爽身體往下一沉,睜開了眼楮,看到沈亦衍,緩沖了三秒,揚起笑容,“我做夢,夢見我從樓上跳下來。然後死了,死了後,靈魂是活著的。”

    “別胡說,以後要跳樓,我陪你一起。”沈亦衍沉聲道。

    劉爽更樂了,“pp。”

    沈亦衍看著她的笑容,心里才有一絲安詳和平靜,“餓了嗎?我讓他們準備中飯。”

    “我吃了睡,睡了吃,胃動力不好,我先去莊園轉一圈,轉一圈回來後吃飯,那樣也有胃口。”劉爽笑嘻嘻的說道。

    言下之意是,她現在沒有胃口。

    劉爽起身,感覺到斷臂處的疼痛,擰起了眉頭。

    “怎麼了,手臂還疼對嗎?”沈亦衍心疼的說道。

    “這只手,比懷孕還辛苦,以後有了,我得好好對待它。”劉爽開玩笑的說道。

    沈亦衍抱住她,“以前顧凌擎陪著白雅一起斷了手指,我陪你一起斷手臂,以後我們一起康復,你的痛,我也陪你一起感受。”

    我是秦湯湯,小說已經制作成廣播劇,關注微信公眾號瑤池就可以收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