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931章 誰說的?

第931章 誰說的?

    她有些擔心這是別人的圈套,小心駛得萬年船。

    她給項上聿撥打電話過去,直接問道︰“你的人要接我去哪里?不是上次的別墅?”

    “呵。你怕了啊?”項上聿調侃道。

    “怕,當然,誰的命都只有一條,誰不珍惜,要不是因為怕,會上你的車嗎?”穆婉陰陽怪氣地說道。

    “听著這句話,還是比較舒服的,你要是每天能這麼乖巧我每天好省掉好多心。”

    “讓你省心了,你那里還有我的位置嗎?”穆婉看向窗外說道。

    她呼出來的熱氣在窗戶上形成了一層薄薄的霧氣,她順手在窗戶上面畫了一個哭臉。

    “你非要跟我對著干對吧?”項上聿的聲音沉了下來。

    “跟你對著干就不上你的車了,你要帶我去哪里?”穆婉言歸正傳道。

    “你到了就知道了,放心,我不讓你死,誰都不能要你的命,我要你的命,誰也保不住你,你記住這句話”項上聿說著,掛上了電話。

    穆婉煩躁,把她畫的哭臉全部涂掉了,深吸了一口氣,又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暴躁的情緒漸漸沉靜下來,靜的令人發指,幾乎是冷卻了血液里所有的溫度,閉著眼楮,靠在椅子休息。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車子進入安檢,穆婉睜開眼楮,看向窗外。

    外面已經漆黑了,路燈在重疊的樹木之中,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巨大的轉運珠,正在更大的水缸里旋轉著。

    她推開車門下來

    一個戴眼鏡的攔在她的前面,“穆小姐,請跟我來。”

    穆婉只能跟在他的身後,經過一片竹林,到了別墅前面。

    別墅的玄關處放著幾雙鞋子,戴眼鏡的不進去了,守在門口。

    穆婉脫了鞋子,走進去,兩個穿著襪子的女服務恭敬的站在門口,“穆小姐,請跟我來。”

    穆婉忍不住煩了一個白眼,項上聿還沒有做皇帝呢,排場倒是比皇帝還大。

    她跟著服務員走到了里屋,服務員遞給她一套衣服。

    “我不用。”穆婉直接拒絕道。

    “里面是泡溫泉的,每個人都要換上衣服的。”服務員恭敬地說道。

    穆婉明白了,接過了服務員遞過來的衣服,進入更衣室,換脫下了羽龍服,察覺道身後有異樣的氣場,轉過身,項上聿靠著箱子上看她。

    “出去。”穆婉不客氣地說道。

    “怎麼,你身上哪里我沒有看過,怕我看啊。”項上聿邪佞的勾起嘴角。

    穆婉擰起眉頭,那是她今生最大的恥辱,對她來說,項上聿比陸博林更可惡。“知道還問,我要換衣服了,請你出去。”

    項上聿挑眉,倒也沒有繼續留住,轉身就出了她的更衣室,穆婉快速的換上衣服。

    衣服還好,寬寬松松的材質,雖然是抹胸的,但也不露。

    她出去,項上聿不在,是服務員在等著她,“穆小姐,請跟我來。”

    穆婉跟在了服務員的後面,進了溫泉房。

    溫泉房里很大,彎彎扭扭的小溪,往上冒著熱氣,室內的,但是頂部是玻璃的,有假山,假樹,真的各種水果,糕點,沒有人。

    她也不喜歡和很多人一起泡溫泉,更喜歡獨處的時間,下了溫泉池。

    冬天里,外面下著雪,泡在水里,感覺很愜意。

    她閉上了眼楮,靜靜的休息著,越休息越懶。

    “呵,睡著了?”

    她听到了項上聿的聲音,不想搭理她,沒有睜開眼楮。

    項上聿在她的身邊坐下,突然的轉過身,把她鉗制在他的手臂和岩壁之間。

    穆婉緩緩的睜開眼楮,或許是因為熱的,也或許是剛才閉著眼楮的緣故,眼楮里充滿了紅血絲,卻沉靜的,沒有什麼波瀾。

    項上聿勾起嘴角,打量著她的眼楮,“你的眼楮真好看,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你眼瞎。”穆婉不客氣地說道。

    項上聿不改笑臉,只是更加的邪魅了,“是因為此時此刻,你的眼楮里面有我,如果沒有我,挖掉也無所謂了。”

    穆婉別過臉,要離他遠一點。

    項上聿握住了她的手,不讓她走。

    穆婉索性就不走了,清冷地看著他。

    項上聿眸中掠過一道精光,突然的,拉下穆婉的衣服。

    穆婉嚇了一條,捂住胸口,整個神經緊繃起來,聲音也尖銳了,“你這是干嘛!”

    “讓你知道,什麼是弱肉強食,不是擔心被我看光嗎?我就非要什麼都看,什麼都吃,你在我面前,不用保持著這份高貴和矜持。”項上聿邪惡的說道。

    “項上聿,你無恥。”穆婉火道,一巴掌朝著項上聿的臉上耍過去。

    項上聿更快一步的握住了穆婉的手,按在了岩壁上,“你都說我無恥了,我要是不做出點無恥的事情來,還真是對不起你了。”

    “你想干嘛!”穆婉繃緊了後背。

    “你說干嘛呢?”項上聿反問道,解開她背上的卡扣。

    她的心口一松,意識到他要干嘛了,慌亂到無法保持理智,“不行,項上聿,你已經要過了。”

    “誰跟你說,一天只要一次的,男人只要想,一天要個八次都沒有問題的。”項上聿說著,要拿掉她的束縛。

    穆婉死命的掙扎著,不要讓他得逞。

    項上聿握住了她的另外一只手,也壓在了岩壁上面,“穆婉,你的智商或許比得上我的百分之五十,但是你的體力,連我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就算你用盡全力,在我的眼里,還是以卵擊石,你說你傻不傻,掙扎有什麼用?”

    穆婉知道自己根本抵不過他,可就是火大,張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面。

    項上聿吃疼,但沒有動,讓她咬著,血沿著她的嘴角往下,她還是沒有松口。

    他握住了她的下巴,好像要把她的臉捏碎一樣,她覺得又酸又疼,壓根使不上力氣。松開了口,還沒來得及換氣,項上聿堵上了她的嘴唇。

    穆婉等著他的舌頭進來,然後咬斷他的舌頭,但是他好像猜中了她的目的一樣,沒有伸進來,反而是他的手,沿著她的褲沿下去。

    我是秦湯湯,已經制作成廣播劇,關注微信公眾號瑤池就可以收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