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989章 穆婉,是我的

第989章 穆婉,是我的

    “那又怎樣,你們的女朋友跟你們的時候難道是處嗎?很多都已經爛大街去了,主要看自己,喜歡就不要在意她的過去。不喜歡,也不要招惹。”張家輝霸氣地說道。

    穆婉微微揚起嘴角,她對張家輝印象挺好的,就像是鄰家弟弟。

    越是印象好的,她越不能拉到自己的生活圈里來。

    她進去。

    “來了,來了。”不知道誰說道。

    好像是怕她不知道他們在議論她一樣。

    穆婉當做沒有听到,站在了張家輝身邊。

    “穆婉,玩牌嗎?”墨淵喊她道。

    “我不是太會玩。”穆婉說道。

    “沒關系,我教你。”墨淵溫柔地笑道。

    穆婉也不想駁了他的面子,而且,能玩在一起,才比較容易進入對方的圈子。

    什麼都不和他們玩,以後他們也不會帶她了。

    她點頭。

    坐在墨淵旁邊的男生主動的讓出位置。

    穆婉坐了過去。

    “我也一起玩。”張家輝說道,擠到了人群中。

    “很簡單的,這里只有我是莊家,你的牌大過我,就可以贏我,如果我的牌和你的牌一樣,算我贏,然後,三個牌一樣是最大的,接下來是同花,再下來是順子,對,最後是比最大的一個牌,其中,順子可以翻兩倍,同花翻三倍,三個牌一樣大的,除了我給你五倍外,其余參與游戲的人,都會給你一百元。”墨淵耐心地介紹道。

    穆婉定定地看著墨淵,他的聲音很好听,帶有磁性,特別的溫柔。

    或許是太久都沒有旭陽哥,通過他,她好像看到的就是旭陽哥,一時間,眼楮從他的臉上移不開。

    墨淵揚起笑容,“開始了。”

    “哦。”穆婉應道。

    “她好可愛啊。”

    “也很漂亮。”

    “我想追她。”

    “我也想追她。”

    “滾。”

    人群在議論著,穆婉都忽視了,看他們都壓了錢,都是幾百幾百的。

    她從皮夾里拿了一百元出來,放在面前。

    周圍看的人,很多在她的面前放錢。

    她挺不好意思的,要是輸了,那些人跟著一起輸錢,要是贏了,墨淵要給很多錢。

    墨淵很爽快,拿到三張牌後,直接翻開了,給大家看。

    他是同花。

    “啊”人群中一陣哀嚎聲。

    穆婉記得,同花好像是要3倍的。

    墨淵身邊有一個專門記賬的人,“來,付錢,付錢,哇哈哈哈哈。”

    穆婉看自己的牌,是個順子。

    “啊”人群中又一陣哀嚎聲,“居然是順子,真倒霉,踫到了同花。”

    穆婉不解,看向墨淵,問道︰“我現在是要給你3倍,還是給你1倍。”

    墨淵笑了。

    她是真不會啊。

    “要三倍的。”墨淵說道。

    “哦。”穆婉掏出錢來給墨淵身邊的記賬人。

    他們一共完了十局。

    墨淵的運氣非常好,拿到的牌都挺大。

    穆婉也應了墨淵三回,她的牌非常好,雖然沒有三個一樣的,但是贏墨淵的三回,都是同花,輸了一點,不多。

    服務員過來,恭敬地問墨淵道︰“你們要上菜了嗎?”

    墨淵應了很多,總不能先停,問他們︰“你們還要繼續玩,還是吃完飯後再玩?”

    “吃完飯吧,我都餓了,而且墨淵哥,你現在手氣那麼好,我們都怕了。”有人說道。

    “那就先吃飯吧。”墨淵道,站了起來,對著身邊的穆婉說道“一會你坐我旁邊。”

    這里的人,除了張家輝她認識,也不認識其他人。再說,她確實來找墨淵的,和墨淵小時候見過,坐在墨淵旁邊也比較合適。

    他們準備了一張很大的圓桌,能夠坐二十五個人。

    墨淵在主坐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穆婉坐在了他旁邊。

    服務員上菜的上菜,給他們倒酒的倒酒。

    “你輸了多少?”墨淵問穆婉道。

    “幾百吧,我不是太記得,輸的不多。”穆婉微笑道。

    “嗯嗯,我好像忘記說一句話。”墨淵無奈地說道。

    “什麼?”穆婉不解地問道。

    墨淵端起了紅酒杯,和穆婉面前的踫了踫,微笑道︰“輸了算我的。”

    穆婉也笑了,端起了酒杯,和墨淵的踫了踫,把杯中的紅酒都喝了,本來也只有一小點。

    旁邊的服務員又給他們兩個倒上。

    “穆婉,我叫金惠斌。關注下。”有個男孩舉手,示意道。

    “呃”穆婉應道。

    “關注個屁,你女朋友還坐旁邊呢,你好意思嗎?”張家輝直接戳穿道。

    “她不是我女朋友,是我帶過來的妹妹,你的女朋友呢,怎麼沒帶?”金惠斌和張家輝互揭老底。

    “分手了,好嗎?所以沒帶,你上次不是跟我說,你喜歡凶大的女人,還看上了一個服務生,那個服務生你泡到了沒?”張家輝面紅耳赤地說道。

    “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而且,人的品味會變得,在真愛面前,什麼標準都是零。”金惠斌解釋道。

    “你不是開個玩笑,你是沒有追到,關注你,關注個球。”張家輝一點都不給面子的說道。

    穆婉被張家輝逗笑了。

    她的生活里,好久都沒有這種接地氣的酒席,也沒這麼接地氣的人。

    雖然兄弟間相互抬杠,但是看得出來,感情很好,都不會真的生氣那種。

    她喜歡這種單純而沒有心機的交往,很自由自在,很有輕松舒服。

    “張家輝,我敬你。”穆婉主動地說道。

    張家輝高興了,立馬端起酒杯,說道︰“我感覺今天是我的人生巔峰,一會可以一起拍照嗎?”

    “嗯。”穆婉應道。

    “我要。”

    “我也要。”

    “見者有份,我也想要。”

    “滾,滾,滾,穆婉是我的。”張家輝說道。

    他被旁邊的人胖揍了,“穆婉什麼時候是你的,你小子活得不耐煩了。”

    穆婉撐著下巴,看著他們鬧,看著他們笑,心情也好了很多。

    “方便留下微信嗎?以後聚會我喊你出來。”墨淵說道。

    穆婉想了一下,答應了。

    她把手機拿出來,打開了微信二維碼,墨淵掃了。

    他的微信名字很簡單,就是墨淵兩個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