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108章 母豬能上天

第1108章 母豬能上天

    項上聿揚起了笑容,對著樓上的人喊道︰“你們昨晚睡覺了沒有?”

    “沒有!”上面的人一起喊道,聲音洪亮,震耳欲聾。

    “你們今天吃飯了沒有?”項上聿又問道。

    “沒有!”上面的人又一起喊道。

    項上聿很滿意,看向穆婉,“他們已經七十二小時沒有睡覺,距離現在吃的最近的一餐是昨天晚上八點,你覺得是對你的呂伯偉不公平,還是對我的手下不公平?再說只是切磋,你擔心什麼,呂伯偉是花了五百萬美金買來的,我也不會隨意毀掉的。”

    項上聿揚起笑容。

    穆婉看他那麼篤定的樣子,這麼覺得,他就會隨意毀掉。

    也對,一把雷音槍賣到了三億,他有任性的資本。

    無奈,這是他的地盤。

    呂伯偉進行了第二場格斗。

    這個人,明顯比剛才的少年強壯了很多,敏捷度差點,但是,力量更大,打的很謹慎,兩個人打了半個小時,你一圈,我一腳的,但也沒有分出明顯的勝負。

    “九十九名啊?”項上聿意味深長地說道。

    不知道是不是那九十九名,分了一點心,被呂伯偉打到了下巴的位置,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穆婉松了一口氣。

    “第98名上。”項上聿開口道。

    穆婉松懈下的神經,又緊張了起來,對著呂伯偉說道“我不需要你現在爭強好勝,這樣無休止的打斗,你體力也會不支,總是會輸的。不如現在就認輸,大丈夫能屈能伸,韓信都能忍胯下之辱,沒關系的。”

    “認輸?呵。”項上聿笑了,看向穆婉的目光卻越發的陰寒,“認輸就往死里打,一個個排隊上。”

    “項上聿,你到底想要干什麼!是我惹你不開心,你要是不爽對著我來!”穆婉生氣道。

    一個個上,還有那麼多人,呂伯偉肯定會被打死的。

    “我現在不爽,當然要對著你來,呂伯偉倒霉在是你的人,打狗給主子看,挺爽,他現在要是改口認我做主子,我就放他一條生路。”項上聿幽幽地說道,把腳擱在前面的白玉石桌上,多了幾分坐擁天下的慵懶。

    穆婉紅著眼楮,看向呂伯偉。

    呂伯偉倒是很淡然,反而過來安慰穆婉道“沒事,既然你買了我,我的這條命就是你的,雖然這麼死淒慘一點,人生嘛,總是會有這樣那樣的意外,我已經死過一回,沒關系,如果你不忍心,背過身去就好。”

    穆婉更加不會讓呂伯偉因為自己枉死。

    她買呂伯偉,不僅僅是因為呂伯偉是人才,還因為她敬重他,佩服他的人品,心疼他的過去。

    她緊握著拳頭,指甲都掐進了肉里,眼中被霧氣迷蒙,深吸了一口氣,看向項上聿,“對不起,我錯了,請你放過我,放過呂伯偉。”

    項上聿表情凝結,嚴肅地問道“你錯在哪里了?”

    “邢不霍說他喜歡我,我問他,我們還回得去嗎?我知道,我們回不去了,因為知道我們回不去了,所以,我會強調這句話。”穆婉解釋道,強忍著眼淚。

    “那你現在哭什麼?”項上聿問道。

    她摸了摸臉,濕濕的。“覺得委屈,原本以為你是我唯一的依靠,但是好像,這個依靠也靠不住,你給我的東西,瞬間就會剝奪,什麼都不剩下,不是嗎?”

    “你確定把我當做唯一的依靠了?還是從一開始,你就沒有準備依靠別人。”項上聿冷聲道,審視著她,目光像是光一樣,陰寒,透析。

    “你覺得,以我的能力不依靠你,能做什麼?”穆婉反問道。

    “你是準備依靠一輩子,還是把我當做你的踏板?”項上聿緊接著又問道。

    問題一個比一個尖銳。

    “你能讓我依靠多久,取決不在我,而是你。一直以來,都是你有足夠的權利可以決定一切,我不過是螻蟻而已。”穆婉冷靜地回答道。

    “你能真的這麼想,不錯。”項上聿勾起嘴角,眼中卻依舊陰涼。

    穆婉不過是和他在玩文字游戲,這麼狡辯,無法是告訴他,她最多只是把他當做踏板,壓根沒有一輩子的依靠。

    他看向樓上的人,沒有消逝的戾氣,揮了揮手,“玩去吧,下午給你們放半天假,每個人拎一萬元出去,花光了再回來,記住,不要給我惹事。”

    “萬歲,萬歲,項先生萬歲。”人群立馬沸騰了起來。

    “三秒之內,給我消失的一干二淨。”項上聿說道。

    穆婉看有人拿著鼓,有人拿架子,有人拿欄桿,上面的簾子也被拉了下來。

    一,二,三。

    那些人閃的一干二淨,周圍也寂靜下來,好像那些人都不在這里一樣。

    “吃飯吧,我餓了。”項上聿說道,朝著外面走過去,經過穆婉,正眼都沒有看她,卻渾身充滿了寒氣。

    他出了門,上車。

    穆婉去扶起呂伯偉,擔心道︰“你沒事吧?”

    “沒事,多謝。”

    “謝什麼,本來就因為我而起。”

    “你不喜歡他,對吧?”呂伯偉問道。

    穆婉眼中閃過一道傷感,很快,誰都沒有捕捉得到。

    她沉聲道︰“我這種人,沒有喜歡的權利,正如你,也沒有喜歡的權利一樣,只是各自的情況不同,以後這樣的事情會經常發生,項上聿他的性格變幻莫測,喜怒無常,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你也少和他發生沖突,他身邊高手如雲,論武力,我們斗不過。”

    呂伯偉點頭,“我明白了。我們回去後再說,這里都是他的人。”

    “嗯。”穆婉應道。

    呂伯偉拿開了穆婉的手,同是男人,他看得出來,項上聿對她滿滿的佔有欲,很是強烈,強烈到可能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情愫,那就需要再探究了。

    畢竟,項上聿的心思,確實令人難以捉摸。

    穆婉出門,看到女孩坐在項上聿的旁邊。

    穆婉扯了扯嘴角,很是諷刺,來的時候,項上聿還說他旁邊的位置是她的,距離那些話,那個場景,不過幾小時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