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255章 我不想你受到委屈

第1255章 我不想你受到委屈

    項明啟臉色氣的通紅,一鞭子下去。

    這鞭子不是針對項上聿,畢竟是自己的兒子,也舍不得的。

    他這鞭子,是朝著穆婉打過去的。

    但是更快一步的,被項上聿抓住了鞭子。

    他原本吊兒郎當的,嬉笑的臉孔凝結下來,眼色也鋒銳了幾分,冷冽道︰“你可以打我,甚至可以打死我,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但是,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她一根毫毛,包括你們。”

    “你這個逆子!”項明啟抽出了鞭子,真的氣急了,又一鞭子朝著項上聿身上打下來。

    一開始還注意著的,盡量打在背上,挺多皮肉傷。

    但是被氣急了的時候,智商是零,理智是零,也不管打在哪里了。

    穆婉看鞭子過來,項上聿是因為她被打的,她內心里不想他這樣,也顧不上畏懼,擋在了項上聿的前面,鞭子打在了她的背上,幸虧她穿的衣服厚,還好。

    不像項上聿,只是穿著襯衫,任由打。

    項問天終究不放心,走了進來,剛好看到穆婉被打的一幕。

    項上聿本來任由打的,看到穆婉被打了,也不淡定了,站了起來,擋在了穆婉的前面,“你們接受她最好,多一個媳婦,我們偶爾會過來看你們,你們如果不接受她,也沒有關系,我頂多就是不用孝敬父母,你們少一個兒子。”

    “你為了這個女人要跟父母斷絕關系!!!”項明啟非常的不淡定。

    項上聿勾起嘴角,“我為了這個女人命都可以不要,何況是和父母斷絕關系。”

    “你這個逆子!”項明啟又要揮鞭子上去。

    “大哥,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項問天開口問道。

    項明啟掃了項問天一眼,“你別管,我今天一定要打死這個逆子,真是氣死我了。”

    “你平時怎麼教訓上聿是你的事情,我當然不管,但是今天要去皇宮,上聿是將軍,是必須要去的,不然皇家會覺得我們項家無禮,等這幾天皇後的事情解決了,你再打不遲。”項問天擰著眉頭說道。

    殷沫芬終究是心疼兒子的,看項上聿已經被打的皮開肉綻了,“我覺得問天說的也有道理,先辦正事。”

    項明啟把鞭子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反正我是寧願沒有這個兒子也不同意的,什麼垃圾女人。”

    穆婉面無表情地,反手扶住項上聿,輕柔道︰“先上下藥,換下衣服吧。現在打的有點麻,過一會就要痛了,如果不處理,傷口會發炎的,你不是神,你只是人。”

    “對不起。”項上聿道歉道,手輕輕地放在了她的背上。

    他不怎麼和人說對不起,卻願意對她說。

    對不起,他讓她擔心了。

    對不起,因為他,讓她難堪了。

    對不起,因為他,讓她受傷了。

    對不起,他還沒有把問題解決。

    “沒有關系,趕緊處理下傷口吧,要去皇宮了,如果晚去了,蘭寧夫人那邊肯定要針對的。”穆婉輕柔地說道。

    他們上了楚簡的車子。

    楚簡送他們回到了湖邊小院。

    穆婉的房間

    項上聿脫掉了衣服,背上一條條的,縱橫交錯,有些打的狠了,真的是皮開肉綻。

    穆婉越給他上藥,越是生氣。

    他雖然不喊疼,一聲不吭的,但是肌肉的反應騙不了她的眼楮。

    “我以前看過一篇文章,一個母親,有兩個孩子,大孩子是個倔強的孩子,每次打他,都不出聲,每次都被打的特別狠,另外一個孩子,還沒有踫到他呢,就開始大哭大叫,很淒慘的樣子,事實上,壓根沒有打的多重,你比大孩子還傻,你不是不出聲,你還笑。”穆婉責怪道。

    項上聿再次笑了,“我都這麼大了,總不能還哭嗎?”

    “你假裝很疼的樣子,你父母自然心疼了,就不會下這麼重的手了。”穆婉說道。

    “我不用假裝,是真的很疼。”項上聿對著穆婉撒嬌道。“你親下我,我就沒這麼疼了。”

    他嘟起了嘴巴,真的是可憐兮兮的樣子。

    穆婉又突然的,生氣不起來了。

    “快點。”項上聿催促道。

    鬼使神差般的,她在他的嘴唇上踫了下。

    項上聿揚起笑容,表情也認真了很多,“他們是要達成目的,如果一次打,讓他們得逞了,他們就會覺得打我就有用了。”

    “說的好像以前不打你一樣。”穆婉嫌棄地說道,繼續給他上藥。

    “他們不長記性啊,明明每次打我,都知道沒有用的,卻還要打我,我真是很郁悶啊。”項上聿訴苦道。

    穆婉噗嗤一聲,就是覺得項上聿這麼說,很搞笑。

    “那你還讓他們打?”穆婉說道。

    “他們打了我,在我身上消了氣,就不會來找你麻煩了。”項上聿認真地說道。

    穆婉的心里顫動了下,有種怪異的感覺流淌而過。

    “其實,要找的,還是會找的。沒關系,我能應對。也能解決。”穆婉說道。

    “你怎麼應對,怎麼解決?”項上聿睨向她,“上次你眼楮瞎,也跟我母親有關,只有讓他們知道,要麼我死,要麼支持我們在一起,他們才會妥協,只有我的態度格外的明確,他們才能想開,如果我不這麼做,他們就會肆意欺負你。”

    “我的性格不是誰都能欺負的。我今天還打了項雪薇一巴掌呢。”穆婉說道。

    項上聿眯起眼楮,鋒芒乍現,“怪不得,她到我父母這里來挑撥離間,她是活的不耐煩了,最近事情多,放過了她,就開始肆無忌憚的蹦。”

    “她這個人……小雞肚腸,又心懷不軌,上次她要殺我沒有得逞,肯定還會找到機會,不急,我們把重要的事情處理掉,再來收拾她,你說過的,只有足夠的強大,才能肆無忌憚,我現在不是足夠的強大,所以她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等我足夠強大了,她欠我的,我會一一要回來,她犯的錯,我也要她付出代價。”穆婉輕柔地說道,眼神卻很堅定。

    項上聿揚起嘴角,會恢復了平時的慵懶和吊兒郎當,邪邪的,痞痞的,“這種事情還要你親自動手,要我這個老公干嘛,擺設嗎?等著吧,我早就安排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