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383章 可惜嗎?

第1383章 可惜嗎?

    “你把手機給楚源。”項上聿冷冷地說道。

    穆婉把手機給楚源,打開了功放。

    “讓她走。”項上聿冷冷地三個字。

    “這個好吃嗎?”

    穆婉听到項上聿那頭有其他女人的聲音,心中一緊,再次深吸了一口氣,壓抑下苦澀,拿過手機,對著項上聿說道︰“謝謝將軍的好意,但是我覺得以後不需要了,各自安好吧。”

    她沒有等項上聿說話,掛上了電話,看向楚源,“你現在听到了,你的項先生讓我走,請你不要攔著了,另外,你也听到了,里面有其他女人的聲音,所以,以後不要來糾纏我,大家都樂的逍遙自在,我在你的項先生心里沒有你想的那麼重。”

    楚源也不知道說什麼,看著穆婉離開。

    她沒有出門,給呂伯偉打了電話,“在哪?”

    “夫人,我在飯店的停車場,是跟著楚源的車過來的。”呂伯偉說道。

    “嗯,我現在出來,你過來接我吧。”穆婉說道。

    呂伯偉愣了愣,“夫人吃過了?”

    “沒有,我們隨便找個地方吃就好,我晚上去蘭寧夫人那里。”穆婉說道。

    “好的。”呂伯偉應道,以他的閱歷,一眼就看出了問題,但是,穆婉不說,他問也不好,再說了,他相信很多事情,解鈴還須系鈴人。

    他一會開車去門口,看到穆婉從飯店出來,他立馬下車,拉開了車門。

    穆婉上了呂伯偉的車子,打開音樂,靜靜的听著

    深吸了一口氣,平復自己的心情。

    吃完飯,她也沒有說話,回到辦公室,調好了鬧鐘,躺在床上休息。

    她做了一個夢,夢見了花園,里面盛開著五顏六色的花,有些花很特別,在現實生活里沒有看到過,特別的絢麗。

    她就知道,這不是現實,可能是在做夢。

    潛意識也告訴她,想要看看,夢中究竟有什麼。

    听羅生門說,夢中出現過的場景,可能是某一時空的自己,電子的殘留。

    她在花園里走啊走,走啊走,看到了在樹下看書的邢不霍。

    她沒有想到,她在有意識的夢中,第一個看到的人,居然還是邢不霍。

    “婉婉,你看起來好像不開心。”

    穆婉听到邢不霍跟她說話。

    頓時有種委屈的感覺從心口泛出,可是,路是她選的,她總是陷入尊嚴和自以為是的執念之中,不想別人覺得她過的不好。

    “開心過是一天,不開心過是一天,一個笑話再好笑,听了十幾遍,也就不再因為這個笑話笑了,那為什麼要為一件事情悲傷很久。”穆婉淡淡地說道。

    “所以,你還是悲傷了。”邢不霍說道。

    穆婉揚起笑容。“好像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悲傷,不開心,只是情緒,我自己一個人調整下就好,你呢,馬上要和華子嫻結婚了吧?”

    “你希望我和她結婚嗎?”邢不霍問道。

    穆婉不明白,自己的夢中為什麼邢不霍要問她這個問題。

    她很認真地思考,知道,自己的回答,真正的邢不霍不會听到。

    但是她還是回答了,“希望,那樣你和華錦榮的地位都會穩固,而作為你的朋友,華錦榮的女兒,我希望這種結果的發生。”

    “是這樣啊。”邢不霍遺憾地說道。

    穆婉一眨眼的功夫,邢不霍不見了。

    她以為她會夢見項上聿,可是找啊找,找不到項上聿了。

    她很難過,好像心髒里面,遺失了什麼東西。

    突然的,醒過來。

    她察覺到眼角帶著淚水,坐起來,深吸了一口氣,想起自己和項上聿確實在鬧分手,是不是和夢中的一樣,意味著,他會在她的世界里消失。

    她起床,洗了臉,盡量把全部的心思放在工作上,雖然還是會想起項上聿,想起她,心里就難受,可是,生活還是要繼續下去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到了下班時間,她瞟了一眼電腦右下方,打電話給呂伯偉。

    “夫人。”呂伯偉恭敬地看到。

    “下班了,我現在要去蘭寧夫人那里,你過來接我一下,另外,通知下黑妹,讓她自己吃晚飯吧。”穆婉吩咐道。

    說完,掛上了電話。

    她也想通過別的事情轉移一下自己的思緒,或者,和蘭寧夫人聊天的時候,會暫時忘記煩惱,

    聊累了,就在她那里睡覺,睡一覺後,傷痛,失望,遺憾,悲觀,難過,都會少一點。

    這些不良的情緒也是會隨著新城代謝消耗不少的。

    再說,人都是會遺忘的,什麼都會漸漸的忘記。

    她收拾好了東西,出門,呂伯偉已經在門口接了。

    穆婉上車後,又打開了之前听得那首音樂,開啟了循環模式,閉著眼楮休息。

    呂伯偉看了一眼穆婉,嘆了一口氣,“你要不要和項先生再聊聊,畢竟,他是因為太喜歡你而生氣。”

    穆婉睜開眼楮,清冷地看向呂伯偉,“女人總是存在于自己的幻想之中,被自己感動,所以更多的會委屈,會期待,會心軟,會求和,事實上,他如果真的喜歡我,舍不得和我生氣,不耐煩,抱怨,不再包容,容忍,完全是因為不喜歡了,所以,說因為太喜歡我而生氣,我覺得是矛盾的。”

    “你想要放棄嗎?”呂伯偉問道。

    “想和做,之間隔著千山萬水,這個世界一直以來,都不是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未來太長,太遙遠,也不是我能想象,我能做的,也就是做好當前,當下,讓自己的心情不會因為別人而又太多的變動,當然,這也只是我想,中間還是差一個做到,我必須不斷的提高自己,才能做到的。”穆婉沉沉地說道。

    “我覺得有些可惜。”呂伯偉說道。

    “可惜嗎?”穆婉應道。

    她想起了之前看過的一個新聞,一個女孩私奔了一個男孩,這個男孩長得挺帥,對她也特別好,但是這個女孩的家人不同意,說如果她要和男的在一起,就和家里斷絕關系。

    女孩長得也挺漂亮的,個子小小的,瘦瘦的,皮膚雪白,五官精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