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384章 做自己就好

第1384章 做自己就好

    女孩最後還是跟男孩走了,她和男孩在一起,相處了五年,五年後,她發現這個男孩在外面找了另外一個女孩,開始了他們三個人的撕逼爭吵生活。

    插足的女生對女孩說,要男孩陪她三個月,三個月後,她退出。

    女孩太愛那個男孩,同意了,可是。這三個月里,她看著那兩個人甜甜蜜蜜,你儂我儂的,恐懼,害怕,絕望籠罩著她。

    最後,她把男孩約出來,把男人殺死了,然後自殺,但是自殺的時候,她後悔了,打電話給了男孩的親人去救男孩,最後男孩沒有救回來,她也面臨著牢獄之災。

    這個世界上的愛情,她真的,對長久不敢想象。

    她能做的,就是把握好現在的每一天。

    每一天里都做好自己。

    自己的每一天都過不好,怎麼去抓住遙不可期的未來

    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蘭寧夫人那里。

    蘭寧夫人親自下廚做了六樣菜,看項上聿沒有過來,微微揚起笑容,“我以為他會跟著你一起過來,他沒有過來,也是好的,說實話,他在的時候,我覺得不自在,說話也必須小心翼翼,可能是過去養成的習慣,在高位的時候要比平時更加的低調,說話做事也要更加的謹慎,其實想想,我現在已經不在高位了,是不是不用再這麼克制自己。”

    “嗯,做個普通人,隨心所欲,也好,保持心情愉快,這才是得到,其他的東西,都是過眼雲煙。”穆婉說道。

    蘭寧夫人笑了,“你年紀小小,但是覺悟比我高多了,真的值得我學習,就算你不是我女兒,我輸給你,也心服口服。”

    穆婉明白,蘭寧夫人心服口服是因為情感因素,她希望自己的女兒優秀,因為這點包容,所以能夠心服口服,如果她不是蘭寧夫人的女兒,按照蘭寧夫人的脾氣,怎麼可能輕易認輸。

    “也沒有,很多東西我也不會,也是在學習中,畢竟活到老,學到老,很多人身上有我需要學習的東西,慢慢來吧,都不是聖人,都是在問題中進步。”穆婉溫和地說道。

    “先吃飯,吃完後,我有東西要給你。”蘭寧夫人說道。

    吃飯的時候,她一直看著穆婉,“這麼看來,你和你的外婆倒是有幾分相像。”

    這其實是心理作用,不知道的時候不覺得,知道後,就會往某一方面靠。

    “我沒有見過她,但是听說她是有名的才女。”穆婉說道,緩緩地端起茶。

    “她是挺有才華的,可惜,最終也毀在一個情字,我也跟著她一樣,毀在了情字上,雖然我知道項上聿對你很好,但是情這個字,對女人來說,是致命的。”蘭寧夫人說道,“你還是需要謹慎一點,如果發現他不愛了,不要強求,也不要試圖為他做什麼,因為不愛,就是不愛了。”

    “嗯。”穆婉應道,“你什麼時候回來?”

    蘭寧夫人搖頭,“不知道,但是如果你有需要,只要打電話給我,我會立馬回來的,其實我知道,除了華家和我,其他都在項上聿的監控下,手機不自由,言論不自由,對吧?”

    “這件事情我不方便說,而且,是他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說。”穆婉淡淡地說道。

    “他知道很多人的秘密,但是,他的方式太過霸道,這種方式也不是不好,但是,你強大的時候,沒有人管得了你,一旦你發生了一點點問題,牆倒眾人推。”蘭寧夫人勸道。

    “所以對他來說,只有不斷的強大,才是生存的根本,這種事情,他那麼聰明的人,懂,不用我們多說的。”穆婉說著給蘭寧夫人倒上了水。

    “他強大的,是被人都知道他的強大,除了敬畏,忌憚,恐怕也沒有其他了,我覺得真正厲害的人,是明明很強大,卻讓人覺得平易近人,這樣,至少不會樹立仇恨,被人多加忌憚,黑暗森林法則,你知道嗎?”蘭寧夫人說道。

    “知道,因為太強大,總會有更加強大的人不希望他發展,就會打壓他,獲得平衡,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低調的強大,才是最穩妥的。”穆婉說道,微微揚起嘴角,“但是我不是他,他也不是我,我們的想法和觀點不一樣,誰都無法說服對方,能做的,也就只是按照自己想要的去做而已。”

    “你很明白,也很通透,知道的,懂的,甚至比我還多,我跟你說這些,好像班門弄斧。”蘭寧夫人說道。

    “哪有,三人行,必有我師,有些人這些突出,那些是短板,但是身上依舊有足夠的閃光點,人一旦覺得自己什麼都會,什麼都不用學習的時候,事實上,就成了無知,不去學習,就不知道自己還有哪些不懂,只有不斷的學習,才能彌補自己不斷的不足。”

    “跟你聊天有種勝讀十年書的感覺,你嘗下這道紅燒肉,是我最擅長的做法,不知道有沒有和你的胃口。”蘭寧夫人說道,夾了一塊到穆婉的晚上。

    穆婉咬了一口,“很好吃,很像我以前吃過的家常菜,雖然做法簡單,但是確實最溫暖的味道。”

    蘭寧夫人笑了,“以前覺得你刻薄冷淡,不好相處,總是高高在上的感覺,即便是你對著我的時候,我也總覺得,你還是那位一品夫人,氣質上碾壓任何人,現在跟你相處,發現你很會說話,性格也挺好,比我溫和,又善解人意多了。”

    “我們這是相互吹捧嗎?也不是善解人意,就是人性這東西,一直存在著,我以前特別羨慕白雅,因為她懂很多,她的專業領域是我想要學習,卻望塵莫及,只能在她的後面遠遠地看著,但是現在我明白,術業有專攻,我不應該去模仿別人,而是因為做自己。”穆婉說道。

    話音剛落,手機響起來。

    她看向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是項上聿的。

    她也看了手機上的時間,快七點鐘了,看到他電話的瞬間,腦子里想了很多種他要說的話。

    是求和,還是確定分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