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385章 我又有什麼不放心的

第1385章 我又有什麼不放心的

    她穩了穩情緒,接听。

    “在哪?”項上聿冷冰冰地問道。

    穆婉靜靜地听著,她不知道其他女孩是不是像她一樣,在面對曾經的溫情,听到這麼冰冷口氣的時候,會想起他以前對她的寵愛。

    這種想法的出現好像是潛意識里面的,從而,襯的現在的心境越發的悲涼。

    可是,悲涼又怎樣,如果她去求和,放下尊嚴,那以後的生活,恐怕,會更加的委屈。

    她曾經看過一個女人的專訪,這個女人是一個演員,她說,除非是重要的必須的事情,她從不給她的老公打電話,如果他老公正在忙,她打電話過去只會讓他的老公反感,如果他老公不在忙,卻不打電話給他,那麼,這個男人,也不值得她主動打電話過去。

    穆婉深吸了一口氣,淡淡地望著窗外。

    蘭寧夫人的院子里有一顆桂花樹。

    桂花樹有些年齡了,長得枝繁葉茂,郁郁蔥蔥。

    蘭寧夫人應該是很喜歡這顆桂花樹,所以在桂花樹的下面安裝了綠色的燈。

    當夜晚來臨,打開綠色燈光的時候,桂花的葉子就顯得更加的翠綠。

    在這番美景下,心情會自然的平和幾分。“我在蘭寧夫人這里,她明天就要離開,我過來和她聚一下,有事嗎?”

    “就我們的問題,你不覺得應該談一談嗎?”項上聿問道。

    “你說吧。”穆婉淡淡地說道。

    “我現在讓人過來蘭寧夫人那里接你,一會見。”項上聿說完,不給穆婉回絕的余地直接掛上了電話。

    她其實不覺得他這種口氣下,他們能談好事情,更多的是她承受著他的脾氣,不歡而散。

    如果結果是不歡而散,或許,不去見面,才是好的,大家都冷靜一下,沉澱自己的想法,再見面,就能心平氣和。

    在這段期間里面,她的心髒是疼的,心情也不會好,因為心情不好,對什麼也提不起興趣,仿佛心里,陣陣下著雨。

    這種情緒,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好,在不好之前,只能受著,忍著。

    蘭寧夫人看她收起了手機,問道︰“你和項上聿之間出了問題?”

    “我也不知道,有些莫名其妙的,但是很多事情,特別是關于情感,就是莫名其妙的,他為什麼喜歡你,又為什麼不喜歡了,其實,自己的理智都控制不了。”穆婉說道。

    蘭寧夫人憐惜地看著穆婉,“我以為你會幸福,抱歉,我不該說那些悲觀的話。”

    “事情不是你不說就不發生的,我和他之前的問題存在著,遲早會爆發,慢慢解決就是,人的一輩子,說長不長,但是說短也不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十年三千六百五十天,三十年就過了一萬天。一萬天里,能夠改變很多的事情,生老病死,富貴,貧窮,生子。”穆婉說著,看向蘭寧夫人,“我的事情,我可以解決的,你放心去吧。”

    蘭寧夫人低下頭,“你處理事情比我老練,理智,成熟,我又有什麼不放心的。”

    “嗯。”穆婉應道,“你的飯菜很好吃,期待下一次再次吃到,不過,我要走了。”

    “我把東西給你,是我的日記,還有一些整理的各種人的事情,以及和人的交往,你看下,哪些你能用得上。”蘭寧夫人說道,拿出來一個保險櫃,遞給穆婉,“密碼是六個一。”

    “謝謝。”穆婉應道。

    “要是還有其他事情需要我幫忙,你打電話給我,不管我在哪里,一定趕回來幫你。”蘭寧夫人說道。

    穆婉點頭,“好。”

    “那我,現在,送你出去。”蘭寧夫人依依不舍地說道。

    穆婉頷首,出去,呂伯偉立馬過來,幫忙穆婉捧起了保險櫃。

    “那我走了。”穆婉跟蘭寧夫人打招呼後,上了車。

    呂伯偉也上了車。

    穆婉看著前方,說道︰“伯偉,我今天想去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可以安排嗎?”

    “嗯。”呂伯偉應道。

    穆婉關掉了手機,閉上了眼楮,靜靜地休息。

    四十分鐘後

    “夫人,到了。”呂伯偉喊穆婉。

    穆婉睜開眼楮,看自己是在一個地下停車場里面,問呂伯偉道︰“這里是什麼地方?”

    “桑拿洗浴中間,放心,我已經安排好了,夫人可以在里面好好休息的,不會被人找到,但是手機上面的信號也是屏蔽的,里面有電視,夫人可以看電視的。”呂伯偉說道。

    穆婉是信任呂伯偉的,呂伯偉要取她的性命易如反掌,不用這麼麻煩。“嗯。”

    她在呂伯偉的安排下,進了包間里面,看了一會電視,累了,洗了澡,躺在床上。

    以為會睡不著的,可是,不一會,頭就很沉重,沒有多久就睡著了。

    早上醒過來,打開了手機。

    手機上沒有信號,看了一眼時間,六點十分。

    她洗漱好了,出門,呂伯偉站在門外,一夜沒有睡的樣子。

    穆婉擰起眉頭,“你一整晚沒睡?”

    “沒事,就算半個月沒有睡覺我也沒事的,夫人是要吃早飯嗎?我已經安排好了。”呂伯偉說道。

    穆婉點頭,柔聲說道︰“一會我去公司後,你就不要去了,在家里好好睡一覺,你現在覺得沒事因為還年輕,等到老的時候,全是問題。”

    “好的,謝謝夫人。”呂伯偉說道,兩個人出了門,穆婉手機上 里啪啦的短信鈴聲。

    “外面有信號了嗎?”穆婉問呂伯偉道。

    “嗯,是的。”

    穆婉看了一眼,大多是項上聿打過來的,還有黑妹,以及楚源。

    她給黑妹回電話過去。

    “夫人,你在哪里,你安全嗎?你去哪里了,我很擔心你。”黑妹著急的說道,听語氣都快要哭了。

    “我沒事,在外面吃早飯,一會直接去上班,你直接去上學。”穆婉寬慰道。

    “以後夫人故意失蹤的話,能不能先告訴我一聲,我擔心的一整晚沒有睡好。”黑妹哭著說道。

    “嗯。”穆婉應道,掛上了電話,她看了一眼項上聿的來電,沒有撥打過去給他,吃早飯的時候,察覺到氣氛的異樣,掃向門口。

    項上聿站在那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