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396章 他答應你的,什麼都去做到

第1396章 他答應你的,什麼都去做到

    “你什麼樣我都喜歡。”項上聿開心地說道,掛上了電話。

    他再次給穆婉撥打邀請電話過去。

    穆婉接听了,看到了鏡頭那邊的項上聿。

    只是看著鏡頭里面的他,好像和平時沒什麼區別,依舊春風得意,神采飛揚,精神狀態也不錯。

    “你吃飯了嗎?”穆婉問道。

    “還沒有,這邊正在處理一些事情,可能要一些時間,我剛好也不餓。”項上聿解釋道。

    “那你要不要趕緊先處理一下你那邊的事情,反正我們什麼時候視頻都沒有關系的。”穆婉說道。

    “不差聊天的這個時間,昨天的人抓了,但是死了,呂伯偉跟你說了嗎?”項上聿問道。

    “說了,正常,楚煜冰肯定不會讓我們抓到他的,也是做了二手準備,你在國的事情楚煜冰知道嗎?我覺得他抓不到我,可能會去你那動手腳,你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穆婉擔心地說道。

    “已經動了,我今天遭到了兩次突襲,然後現在在等人,放心,他那些小兒科,我還不放在眼里,就是比較煩躁而已。”

    穆婉听到他被襲擊了,心眼被提了起來,“他們也太大膽了吧?”

    “這邊魚龍混雜,他在白混不下去,就會大力發展一些黑,那些黑,又是狂命之徒,做事情心狠手辣,不折手斷,火力一開始猛了一點,沒什麼關系,馬上就能壓制下去的。”項上聿說道。

    “你確定沒有關系嗎?”穆婉還是擔心地問道。

    國她去過,情況她也了解的,有時候,真的是運氣不好的事情。

    “我確定沒有關系,我只是在等人,等人過來鎮壓一下,這件事情就徹底解決了,不要擔心,但是因為要等人,所以還要耽擱一些時間,你在家那邊一定要小心,不要讓楚煜冰鑽了空子,他現在被逼急了沒有辦法,簡直無孔不入。”項上聿提醒道。

    穆婉明白的,“好。我知道了,不會出去的,你小心一點,要和你爸爸媽媽說話嗎?”

    “不要。”項上聿說道,不喜歡他們嘮叨,“你那邊快有人來了,我先掛了。”

    “嗯,好。”穆婉掛上了電話,看到果然有人從門口進來。

    項上聿視線那麼好嗎,她都沒有看到。

    “安寧夫人,你好。”殷沫芬的親戚客氣地打招呼道。

    殷沫芬看到有人過來,趕忙的出來給穆婉介紹。

    穆婉只是微微打了招呼,殷沫芬就開始組織他們打牌了。

    她有些擔心項上聿的安危,所以,打的也心不在焉,打了四圈之後,她一家輸三家贏。

    “今晚上都在我這里吃飯啊,吃完飯再走。”殷沫芬招呼道。

    穆婉想了下,也好的,反正這個時間了,她付了錢,看向手機。

    項上聿沒有給她打電話過來。

    她有點想項上聿了,深吸了一口氣,緩解心中的郁結,也不知道項上聿怎麼樣了?

    吃完飯,回去,還是沒有接到項上聿的電話,心里頭,像是壓抑著什麼,很不舒服。

    “夫人,你在擔心項先生啊,你可以給項先生打電話過去的,他應該很高興接到你的電話。”呂伯偉說道。

    “我也想要給他打電話過去,但是,擔心他正在處理事情,我打電話過去,反而影響他,他現在太危險,我不想有任何的意外,等他安全了,應該會打電話給我的。”穆婉說道。

    “那,再等等,要不我打給他身邊的人,或許他身邊人知道什麼情況。”呂伯偉問道。

    穆婉想了一下,覺得知道一些情況,心里可能會舒服一點,點了點頭,“那問問吧。”

    “好。”呂伯偉打電話出去。

    穆婉握著手機等待著。

    不一會,呂伯偉過來,說道︰“現在項先生正在密談,誰也不知道里面什麼情況,他手下也不知道,要等項上聿談完後出來才知道。”

    穆婉不安。“你說他談判會不會有危險?”

    “應該不會,項上聿是一個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知道怎麼做的男人?他不會讓自己有危險,我覺得楚煜冰對他來說,就像是老鼠一樣,很討厭,但是沒有什麼大危險,只是煩人而已。”呂伯偉說道。

    “但願如此。”穆婉說道。

    她睡覺之前做了兩小時瑜伽,看了一會書,刷了一些新聞,不斷地看手機,項上聿一直沒有發消息給她。

    她深呼了一口氣,心里壓得太沉悶,出去,敲了呂伯偉的房門。

    呂伯偉開門,穆婉問道︰“你要睡了嗎?”

    “還沒有,今天一直在休息,所以,還睡不著,夫人也是睡不著,在擔心項先生嗎?”呂伯偉問道。

    “嗯,這個時間他還沒有打電話過來,說明事情還沒有解決,你能問下他身邊的人,現在怎麼樣了嗎?”穆婉擔心地問道。

    “項先生應該欣慰,你是真的把他放在心上了。”呂伯偉意味深長地說道。

    穆婉知道,其實,從她答應和他結婚開始,已經很確定地把他放在心上。

    但是愛情這東西,太玄乎,她沒有掌控住,所以就變成了傷害和造成了矛盾。

    如果項上聿沒有來找她,她應該會真的放棄,人總是會鑽牛角尖的,會想入了死胡同,會負氣地做出決定,變得不理智。

    她看呂伯偉掛上了電話,著急地問道︰“怎麼說?項上聿那邊怎麼樣了?”

    呂伯偉凝重地對穆婉說道︰“還不知道。他們還在房間里面秘密會談,外面的人都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而且,說是已經發生了一次槍戰。”

    “那項上聿沒有事情吧?”穆婉關心地問道,眼楮之中都是焦躁。

    “應該沒有事情,如果有事就有消息過來了。”呂伯偉寬慰道。

    “他們到底在做什麼,我覺得好煩。”穆婉听到項上聿有危險,煩躁地說道。

    “如果我猜的不錯,項先生應該想結束國的戰亂,他答應你的。”呂伯偉意味深長地說道。

    穆婉的心里又是感動,又是說不出的酸楚夾在擔心和愛里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