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抗戰之鐵血兵鋒 > 第1760章 專打軍官

第1760章 專打軍官

    沙山灰看到迫擊炮被打掉,十分惱怒,覺得再追下去,肯定凶多吉少。

    他們人數雖多,但對方子彈更多。

    可是,不追的話,回去軍法處置怎麼辦?

    參謀看到沙山灰猶豫的神情,提醒道︰“軍法處置不一定死,但這樣硬沖上去,絕對會死亡。”

    沙山灰心中認可,正要下令轉進。

    一名通訊兵沖過來,大聲說︰“波田將軍下令,機槍掩護,所有帝國勇士以散兵方式,波浪沖鋒,以人多優勢,沖垮對方。如果不執行命令,當場槍斃。如果不繳獲對方一門新型迫擊炮,當場槍斃!如果不繳獲對方一把新型槍支,當場槍斃!”

    三個“當地槍斃”,就連參謀長都驚呆了。

    通訊兵看了看參謀,道︰“參謀也一樣,當場槍斃!”

    沙山灰脫口而出︰“八嘎,這是逼我傳我命令,進攻,進攻,全線進攻!”

    參謀咆哮︰“進攻,進攻,進攻!”

    他抽出手槍,向前沖去。

    這下,他不提轉進了。

    他是怕死,但當場被執行軍法打死,更怕!

    頓時,三千多鬼子兵漫山遍野向前沖鋒、射擊。

    劉遠華等人早就嚴陣以待,等鬼子進入射程。

    高不全、唐漢山自然沒有停止射擊,對著鬼子的軍官、機槍不斷射擊,一人射軍官,一人射機槍,打幾槍就換一個位置。

    “少佐、大尉、中尉各一名,殺得爽啊!”高不全嘀咕著,“小鬼子,你們殺阿拉家人,阿拉就殺光你們,天經地義。”

    “啟明星”兩百發子彈,夠高不全打一陣子。

    “少尉,少尉,又是少尉”高不全連開五槍,打中三名少尉。

    鬼子們狂沖,從一千三百米處狂奔,中到九百米處時,突然發現軍官的叫嚷聲似乎越來越少,看看左右,佐官尉官都死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大多數是曹長之類,而且也不斷地死亡。

    一名曹長咆哮道︰“八嘎,八嘎,狙擊手,神級狙擊手,他專打軍官,專打軍官!啊”

    他慘叫一聲,捂著腹部,僕倒在地。

    “八嘎輪到我了輪到我了”

    他痙攣一下,死不瞑目。

    劉遠華舉著望遠鏡觀察越來越近的鬼子,看到軍官一名一名倒下,暗忖︰果然是團長身邊的人,不愧是“護箱使者”。別的不說,就說這槍法,真是厲害,應得得到團長的真傳。

    他高聲道︰“兄弟們,等鬼子進入八百米再開槍。機槍手先開槍,步槍手等鬼子進入五百米再開槍,沖鋒槍手第三,等鬼子沖進二百米再掃射。現在,就看高連長、唐連長的表現。”

    唐漢山的目標就是機槍,先打重機槍。

    “泰山”的射程比重機槍遠,他對著重機槍槍身射擊。

    子彈多數打在槍身上,將之摧毀,四射彈片將機槍手射死擊傷。

    打不中槍身,就打中機槍手,將機槍手炸成碎塊。

    就像打中旁邊的硬物,爆炸之後,也會擊傷鬼子。

    打得鬼子機槍手崩潰,恐懼地叫嚷著。

    “八嘎,這不是子彈,簡直是炮彈。”

    “天啊,這是穿甲子彈,一定是鬼王研制的。”

    “八嘎,射程比重機槍還要遠,怎麼辦?”

    “迫擊炮,炸啊,炸啊!”

    “別叫了,迫擊炮都被他打爆了!”

    沙山灰舉著望遠鏡的手不斷地顫抖,他也發現這兩種詭異情況,一種是軍官以驚人的速度被打死,另一聲是機槍不斷被打爆。

    軍官被打死也就罷了,畢竟“雄起團”的狙擊手是極其恐怖。

    可是,機槍被打爆,那就匪夷所思了。

    如果是被迫擊炮轟爆,那沒話說。

    但明顯是被子彈打爆啊。

    說明對方的子彈有穿甲、爆炸能力,這就恐怖了。

    他突然明白波田重一為什麼逼著他進攻,不但是要繳獲對方的新型迫擊炮,也要繳獲對方新式槍支。

    只要獲得對方這兩種武器,付出犧牲是值得的。

    “沖,沖啊,沖垮他們!”

    沙山灰抽出指揮刀,向前面沖去,可是,沒沖出幾步,就被警衛員攔了回去,死也不讓他前行。

    開玩笑,前面是軍官的墳墓,誰上誰死。

    這時,劉遠華看到鬼子進入機槍射程,吼道︰“機槍連,為了祖先的榮耀,開火,開火!”

    六十挺輕機槍在不同的位置、不同的高度猛烈開火,立體掃射。

    “噠噠噠噠噠”

    六十道彈雨一輪又一輪,向鬼子籠罩而去。

    頓時,鬼子一片片倒下,非死即傷,一片慘嚎。

    這個時候,他們沒有迫擊炮掩護,沒有機槍掩護,甚至沒有高、中層軍官指揮,士氣很低,只能硬著頭皮狂沖鋒。

    “噠噠噠噠噠”

    機槍連的兄弟哪里會客氣,狠狠地掃射著。

    這時,“     ”,迫擊炮彈呼嘯而至,落在鬼子進攻的路線上,不斷有鬼子被炸飛,變成碎塊。

    毫無疑問,這是先鋒迫擊炮發威。

    這下,鬼子更加恐懼了。

    這種炮的威力比他們見過的迫擊炮都要可怕,其爆炸範圍比一般迫擊炮彈大得多,殺傷力明顯增強。

    鬼子兵很想轉進,但上頭下了最終命令,怎麼敢撤退?

    只能一條心,向前沖殺。

    “板載,沖啊,沖啊!”

    “打敗他們才能活!”

    “不想死就向前沖!”

    劉遠華吼道︰“步槍手,射擊,射擊!”

    頓時,數百名狙擊手迅速開槍,將沖在前面的鬼子兵一一射倒。

    同時,六十把輕機槍打得更加猛烈,封鎖鬼子沖鋒的路線。

    先鋒迫擊炮、機槍、步槍,這組合拳形成立體攻擊,將缺少迫擊炮、機槍的鬼子打得那叫一個慘,倒下一片片,很快就死亡過半。

    最令鬼子心驚膽寒的是,最後一名少尉都被射殺了,只剩下十來曹長在拼命嘶叫。

    “     ”

    一輪又一輪的迫擊炮彈迅猛砸下,炸飛炸死更多鬼子。

    六十挺機槍、數百支步槍死死封鎖沖鋒的路線。

    很快,一個聯隊就只剩下七百多人,他們拼命縮進石頭後面,拼命反擊,但不敢再沖鋒送死了。

    不管剩下的幾名曹長如何喝罵,就是不進攻了。

    這不是進攻,而是送死。

    通訊兵向沖到劉遠華身邊︰“劉營長,偵察營發來電報,鬼子野戰炮臨時陣地有異動,預測是向邊轟擊。”

    劉遠華明白了,吼道︰“撤退,全面撤退!”

    這時,最後一名曹長心中中彈,僕倒在地,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