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武煉神帝 > 第1185章 論劍

第1185章 論劍

    這個小千世界名為嘉遁大陸。

    孟宇很快就到了那個熱鬧的“鉛華城”。

    這個鉛華城的陣法根本就難以阻止他。

    他開動《玉虛煉體訣》,收斂全身氣息,降落在城池的一個僻靜角落里。

    許多人在大街上叫賣東西,即使是小孩子也在路邊玩耍,非常安全,不由擔心災變邪物會突然襲擊。

    這個嘉遁大陸沒有經歷災變,非常純淨。

    孟宇不由得有些感嘆,如果其他地方就如此地這般,那有多好。

    只可惜,他知道這麼美麗的小千世界,如果他們沒有解決好那個詭異古井,那麼,這里的美好就將全部失去。

    孟宇走在街頭,陽光照在他堅毅的臉上,身邊有許多人來來往往,他感到了一種異常的、舒服的感覺。

    安全、快樂的活著,就是這種滋味。

    大街兩邊有許多坊鋪,一些偏僻的小巷子有人在擺攤,孟宇興致勃勃的走了一會,買了一些漂亮的女孩子喜歡用的飾物,準備到時回去之後,送給甦玉嫣、蔡嬌嬌她們。

    那一次他和嬌嬌的爹爹蔡揚有了剖開心肺的交談,讓他與嬌嬌的關系更是親近,嬌嬌甚至都住進他的洞府里去,甦玉嫣不甘人後,也住了進去,當然,當孟宇在修煉時,她們是不敢來打擾的,同樣也在安靜的修煉中。

    他很快就到了那個練劍廣場。

    廣場上面,有許多修士在切磋或者單獨修煉。

    “這里原來布置了一個聚元力,將城池附近的無氣都聚攏過來了,難怪他們都在這里修煉呢。”

    孟宇看了一會之後,這才發現為何他們要在這里修煉。

    這個練劍廣場很寬闊,足能容納近幾萬人在上面練劍而不會被人打擾到。

    廣場下方,還有一些酒肆食店放了許多桌椅在門口,招納客人一邊欣賞台上練劍,一邊品嘗美食。

    孟宇也找了一個酒肆,坐了下來,叫了酒食,看著上面。

    沿途,有一些漂亮女修走過,天氣溫暖,她們穿得不多,露出了白嫩的雙腳和羊脂白玉般的一雙玉臂,其中大多數人玉胸飽滿,滾臀豐腴,雖然容貌不一定漂亮,可這也讓孟宇感到了秀色可餐。

    他看著上面,旁邊有一些修士在高談闊論的吹牛,說著台上修士的武技,或者說從前面走過的女修。

    “你看,那個刀疤臉這一招,要是勁力再足再陰柔些,就能讓對方經脈受損,髒器出血。”

    “看看那一對,黑衣高鼻女修和那位白衣少年,那少年下盤不穩,我敢打賭不出十招,少年必敗。”

    “哇,台上那位青裙美女好漂亮,她穿著裙子,也不禁忌別人的目光,連連起腳,那雙玉足好有力豐彈!她就不怕春光走露了?啊?能把腿再抬高一點兒不?”

    孟宇听著熱鬧的談論,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他看的都是那些練劍的修士,以他的修為和對劍道的理解,一眼就能看出那些人劍式的所有錯漏和特長。

    他當然不會去理會那些錯漏,他的目光都是盯著那些劍招的長處。

    只可惜,這些劍招太過低等了,于他而言,不能領悟到一些什麼。

    倒是手上的美酒,是用果子蘊含元氣釀造而成,算有一些特色。

    “你們看看那邊,那白衣少女和一位大漢在練劍,你們知道那位大漢是誰嗎?那是牛永道,是離劍門的執法長老,不過,听說在前段日子,他在一次比試中輸給了宗門的大長老,喪失了奪得宗主之位的優先權。听說他們十天之後還要舉行一次比試,贏者就會成為離劍門的新一任宗主。”

    “這件事我听說過,我一位兄弟就是離劍門的,他說,當時的牛永道和大長老李大鵬打了不到十招,就輸了,所以嘛,這一次的宗主大位之爭,他是沒有希望的。”

    “那白衣少女是誰?”

    “少女是他的女兒,是我們宗門的師妹,長得漂亮,對吧?那牛永道長老找自己女兒來練劍,以圖突破。不過,就如你所說,以他的實力,是難以打敗大長老李大鵬的。這一次我們宗門的許多弟子都準備好了禮物,準備祝賀李大長老晉升成宗主呢。”

    “哦,你們倒會巴結。”

    “哇,他這一劍好厲害,蘊含了無盡劍意,這麼厲害的劍,還打不過那李大鵬?”

    “這一劍驚天動地,確實厲害,如果是我,估計打不過他。”

    “就憑他這一劍,十個你也打不過他,好吧?”

    周圍的那些漢子們邊喝酒邊談論,一個個的點評。

    孟宇看到那位牛永道,旁人說他的劍非常厲害,不過在孟宇這種高手看來,他的劍也不過如此。

    “蘊含無盡劍意?那些劍意都是重復的劍意,要來何用?”

    “驚天動地就更不必說了,他的劍,有華無實,這一劍看似驚天動地,其實卻是他動用了大量元力所致,面對弱者時,這一劍是非常厲害,可要是和強者對打,他這一劍就顯得沒什麼內容了。”

    “哎,不過,他這種打法,讓我倒想和他過過手,似乎也能從中獲得一些什麼?”

    孟宇咕嚕的喝下一口酒,忍不住也評論了一下。

    喝酒論劍,倒也瀟灑。

    他的聲音不大,可是周圍的人卻幾乎都听到了。

    一位藍衣青年笑道,“兄弟,牛長老那麼厲害,你反而說他的劍有華無實?”

    孟宇點點頭。

    以他如今對劍的領悟,確實是一針見血的指出了那牛長老的毛病。

    豈知,這時候有一位綠袍少年站起來,非常不滿的叫道,“你是什麼人?牛永道長老的劍也是你能評論的?”

    孟宇苦笑一聲,不作言語。

    那綠袍少年火熱的看著台上的白衣少女,原來他是想維護心上人的父親呢。

    見孟宇不說話,少年也坐了下來,不過,一雙虎眼,卻不時的觀察孟宇。

    這個人比自己大不了多少,怎麼敢對牛長老這樣的前輩評頭論足?

    孟宇沒去管他,他的目光又看向其他練劍的修士,不過卻不再做出評論了。

    不久,有兩道人影走來。

    正是那高大魁梧的牛永道和白衣少女。

    兩人的臉上都有一股擔憂。

    “爹爹,你的心態自然些就好了,拿不到宗主之位其實也沒什麼。”

    少女安慰道。

    牛永道苦笑一聲,點點頭。

    看到他們過來,許多修士都紛紛走去,恭敬迎接。

    牛長老的身份可是非常尊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