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綜]變種人富江 > 64.第六十四章

64.第六十四章

    此為防盜章, 訂閱率不足70%的話72小時後顯示  女孩熟門熟路地點了菜單, 畢竟日本料理誰沒吃過啊?只不過這個時期的牛肉價格昂貴,小的居酒屋主推的菜單還是魚類。那男人盯著她看了一會後, 彎了彎嘴唇說,“我還真不習慣讓一個女孩請我吃飯。”

    “哪里, 畢竟還是命畢竟值錢。”女孩笑嘻嘻地指了指自己,向對方自我介紹說,“富江, 川上富江。”

    “tome,tomie……”

    他重復了兩遍後,終于正確的讀出了富江的名字, 然後他挺友善地向女孩笑了笑說, “很好的名字。我是埃里克•蘭謝爾。”

    “你好,埃里克,你是來旅行的嗎。”女孩撐起下巴,笑眯眯地望著對方,不知道為什麼埃里克•蘭謝爾這個名字听起來有些耳熟,她總覺得自己在什麼地方听到過, 但一下子又想不起來。

    “差不多。”他也不客氣地喝了口酒碟里的酒,清酒辛辣的味道讓他微微眯了眯眼楮,但他也並不討厭這種感覺。

    “對日本的感覺怎樣?”

    “還好。”他倒不是想敷衍女孩, 只不過似乎確實沒有什麼可以說的樣子, 似乎努力想了想後, 又補充說, “文化比較有意思。”

    “需要點建議嗎。”

    “洗耳恭听。”

    “在這個地方,可是很容易發生詭異事件的。”她神秘兮兮地湊近埃里克耳邊,輕輕對他說,“不要以為我是在開玩笑,如果你遇到怪異的人或者現象的話,千萬不要產生任何好奇,盡快遠離吧。”

    “那,比如呢?”埃里克終于對女孩的話產生了一絲興趣,“我算不算怪異的人?”

    埃里克顯然是在提醒女孩自己在她面前展現過超能力的事情,他原以為女孩會害怕,但她依然像個沒事人一樣來接近他,但是卻又提醒他要小心這類人,讓人忍不住好奇她想說明什麼。

    “當然不是,你是超級英雄。”女孩嘿嘿笑了起來,“我說的那種怪異的人,你只要看到就會明白了……大概就是恐怖片里的那種感覺吧。”

    “哦,那我倒是有點好奇你說的那些東西了。”埃里克有點開心地笑開了,他突然覺得這個東方的女孩有點可愛,當然對他而言也只是有點可愛的程度,他不會有其他的想法,于是喝掉了酒碟中剩下的酒,起身站了起來.

    “謝謝你的招待,我差不多該走了。”

    “這麼急嗎?”女孩抬頭望著對方,“都已經這麼晚了,你要去哪里呀。”

    “去殺個人。”他依然是笑著,渾身都很輕松,就像是在說玩笑話一樣。

    但女孩卻不知為什麼,覺得他並不是在開玩笑,尤其是他眼楮中似乎隱約帶著絲近似復仇的情緒。

    當然她是個很知趣的人,知道什麼是不該踫觸的,好奇心不重才能活得久,于是她裝作沒有听明白對方的話,迎合著說,“哈哈,您真是風趣,我們還有機會再見面嗎?”

    “也許吧。”他像是在哄小姑娘一樣,拍了拍她腦袋,然後頭也不會地離開了居酒屋。

    女孩一直目送著他人影消失在夜幕中,然後長長哀嘆了口氣。

    雖然說好像有點危險,但似乎是個不錯的男人。

    她也要想辦法,加油離開這個國家才是。

    努力生存到能去留學的時候吧。

    女孩心里計劃著打算,然後付了賬,也起身離開了居酒屋。

    老師被逮捕的消息在第二天就傳遍了學校。

    前兩天的時候女孩只是被同學們偷偷在背後議論,因為富江的男友也被一起關押著,所以她的日子還算好過,也沒什麼人來找她麻煩。富江的那個朋友山中禮子對那天發生的事情萬般道歉,聲稱不知道富江是去醫院驗孕,以及山本同學竟會做出這麼極端事情。

    “對不起,差一點就害得你……”

    “沒關系,你也是不知情。”

    女孩倒是並不在乎禮子和富江之間的塑料花姐妹友情,反正她在這個恐怖片世界中也不打算信任任何人,于是假意敷衍說,“我們還是和原來一樣。”

    “太好了,你不生我的氣就好。”禮子摸了摸胸口,一副松了口氣的樣子,但是她像是又想起了什麼事情,略不安地望著富江問,“對了……听說老師被逮捕了,但富江你不是說自己喜歡老師的嗎……”

    “跟你無關,這些事情。”女孩立刻打斷了禮子想說的話,禮子作為富江的朋友,當然知道富江和老師之間是怎麼回事,他們是你情我願的並不存在誘騙的事情,但這可不能讓別人知道,于是她又警告禮子說,“你可別到外面亂說。”

    “是……我知道。”禮子低下頭不吭聲了,然後她們都沒再提這個話題。

    這一整天女孩都在神游,她還沒讓富江的家里人知道她懷孕的事情,到時候自己去找個診所去處理掉這個孩子,然後為了以防萬一要把胎兒和所有沾上她血的東西都燒了,指不定這些會分裂出新的富江,因此她需要一個靠得住的人幫她一起做這件事情以防醫生疏漏。

    暫時好像還沒有能力能確保萬無一失,禮子肯定是靠不住了,那麼找誰來幫她比較好呢?

    女孩感到有些犯困,到了放學的時候,校門口突然來了很多記者,都像是聞到了什麼大新聞的味道一樣,各個精神十足地等候著什麼。

    “听說是野田議員的女婿侵犯了女學生的事情,新聞界都聞風而動了。”

    “巴不得弄點丑聞出來,好讓議員垮台吧。”

    事件好像鬧大了?女孩在走廊里听到了教職員們的議論聲音,而她是這件事情的女主角,一路上能察覺到不少偷偷打量她的目光,然後她被老師叫住了。

    “富江同學,能來一次教務處嗎。”

    日本人習慣用商量的語氣,但實際上卻是命令的意思,女孩當然清楚是什麼事,她不想去解釋什麼,但也沒有拒絕的余地,于是裝作乖巧地點頭,“當然,老師。”

    似乎凡是女性都對富江的態度很差,女孩幾乎能明顯感覺出這個老師身上渾身都散發出不喜歡她的氣息,當然她並不在意,畢竟她不是富江本人,雖然她覺得富江本人更不可能在意了。

    來到教務處後,看到里面已經有個人在了,女老師隨手關上了們,不等女孩作出什麼反應,老師已經諂媚地來到那個人的跟前,點頭哈腰賠笑道,“讓您久等了,夫人,您和那女孩談談吧。”

    坐在沙發上的人慢慢回頭,她的神情中原帶著輕蔑和不屑,但在看到富江的臉之後,這種表情突然被嫉妒而取代。她足足盯著富江的臉近一分鐘,終于極不情願地開口說,“我是你們班的班主任上野老師的內人,上野惠子。”

    什麼鬼?老師的夫人出現了嗎?

    女孩有點驚訝,她忍不住打量了一下這個貴婦一樣的女人,可以確定她的一身行當都不便宜。畢竟在原故事的劇情中老師被復活的富江嚇瘋後就沒有後續了,現在老師沒瘋但要進監獄了,他的夫人卻出現了?

    話說老師明明沒什麼錢,他老婆倒是看起來很富有啊?

    “……”

    這場景太尷尬了,女孩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老師肯定是瞞著他老婆劈腿的,反正她只要一口咬定自己是受害者就可以了。

    “我听說了,丈夫和你之間的事情。”上野夫人凝視著富江,面色有些陰沉,“我正是為此事而來,希望你能給我一個解釋。”

    ???

    女孩有點呆,差點脫口而出你怎麼不去找你丈夫要解釋?但一想到那個卑鄙的老師肯定會編造一堆對自己有利的話,把所有責任都甩給女學生,看這位夫人明顯是一副覺得錯的都是自己丈夫之外人的樣子呢。

    真不明白富江到底怎麼會看得上那個老師的……

    女孩心里冷笑一聲,考慮到恐怖漫畫的世界不能用正常邏輯對待,指不定這個女人也是個瘋子,于是女孩裝作為難地低下頭,仿佛很害怕地出聲說,“您想要什麼樣的解釋?”

    盯著飛機窗口的富江深深嘆了口氣,看來芬奇他們都失誤了,托尼•斯塔克遇上的恐怕不是一般的麻煩,而是有個對他了如指掌的人,出賣了他的路線和行蹤。

    富江沒帶什麼行李,抵達喀布爾國際機場之後,忽然有個中東風打扮的男人來接她的機,手里舉著印著她名字的歡迎牌。

    多半是機器安排的。那個男人看到富江後邊向她招呼,“你好,這邊。”

    他把手里的背包遞給了她,然後開始自我介紹,“我是米斯巴哈,我會負責你在當地的事情,先換上里面的衣服吧,現在局勢不太穩,哪怕對游客來說也一樣。”

    “好。”富江沒有多問什麼,她打開了那個背包,從里面拿出了一件黑色的長罩袍。米斯巴哈怕她不明白,又主動解釋道,“這是burka,我們這里女性必須穿的,如果你不想引人注目的話,我建議你還是穿上,也方便行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