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寒門禍害 > 第287章 史書

第287章 史書

    在嚴蒿告退後,床前的那面厚厚的紗幔被兩名宮女拉了起來,這里顯得空曠而敞亮。

    身穿道袍的嘉靖端坐在長案前,閱覽著陸柄呈上來的一大疊情報,了解著全國各地的動態。錦衣衛所遍布全國,每日收集的情報數以萬計,他自然是看不過來。

    故而,錦衣衛所的長官亦要進行小幅度篩選,匯集到陸柄手里再進行大幅度篩選,然後以輕重緩急進行排序呈到這里。

    放在俺答集結于邊境的情報之後,便是江浙那邊的動靜,亦是他最為關心的事情。浙直總督胡宗憲跟汪直進行第二次會面,繼續推進著招安的事宜。

    如果有得選擇,他自然是希望能將這幫賊子直接滅殺干淨,哪會跟這幫賊子談什麼條件。只是他卻是明白,現在的國庫空虛,招安才是最好的結果,最為符合大明的利益。

    只是他亦有所憂,若是開了這條先例,那些賊子會不會認為朝廷是軟弱無能,從而反而變得更加猖獗,讓東南永無安寧之日?陷入更被動的局面?

    在他心里,北邊是一塊心病,而東南卻是一塊更大的心病。

    北邊倒還好一些,俺答看中的是大明的財物,這搶完就會策馬離開。但東南卻不一樣,他們若真是做大,沒準會有將他朱家取而代之的野心。

    正是如此,他一方面希望東南那邊能少消耗一些軍資,能夠成功將汪直進行招安;一方面卻又擔心那些賊子舉起反旗,效仿太祖的行徑,佔據留都南京為王。

    忙碌,亦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還沒將手頭上的情報看完,內閣便送來奏章。直浙總督吳憲宗的奏本排在第一位,卻是奉請朝廷重開市舶司,以滿足汪直接受招安的條件。

    內閣似乎出現了爭執,票據的意見卻是“請廷臣集議”。

    嘉靖頓時一陣頭疼,很想駁回這個意見,不想看到群臣在殿內吵吵鬧鬧的場景。只是考慮片刻,他還是選擇同意了這個方案。

    對重開市舶司的爭端,其實從他關停之日起,幾乎就沒有停歇過。如今吳宗憲這道奏章傳出去,必然又揪起軒然大波。

    既然兩派要爭執,倒不如讓他們一次爭吵個夠,而他亦看看能不能爭出一些新意。

    但在他心里深處,其實是不想重開市舶司。這里存在的變數太大了,若是事情往壞處發展,甚至可能危及大明的根基。

    直到今日,他都能想起被徐階推舉為狀元的嚴東海那篇五開市舶司的策論,那時他是如何的氣急攻心。亦是在那一刻,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不過他卻是明白,這個態度現在還不能表露出來,要讓下面的群臣認為他是個能听取各方意見的君主。

    中午,他移駕嘉明殿享用御膳,回來便感到了乏意。

    他有睡午覺的習慣,這跟著孔孟之道截然相背而行。據《論語•公冶長》記載︰“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圬也!于予與何誅?”

    宰予就是睡了一個午覺,結果被吵得狗血淋頭。

    只是嘉靖卻不以為然,他更喜歡老子的“道法自然”,身體既然已經乏困,那就應該好好休息,讓身體恢復過來。

    嘉靖午休習慣和衣而睡,平時他只睡半小個時辰即可,但這次卻極為貪睡。待他睜開眼楮的時候,外面的天空已經是紅霞滿天。

    夜幕緩緩降臨,金壁輝煌的皇宮仿佛失去了色彩,然後陷入于夜色中。

    萬壽宮的靜室中,嘉靖在蒲團上盤腿坐定,開始他每日的功課。

    待時辰差不多的時候,黃錦便取來一個玉瓶和金瓖玉的水杯,來到了嘉靖的跟前,輕聲說道︰“主子,該進聖丹了。”

    嘉靖接過玉瓶,搖頭感嘆道︰“陶天師進獻的聖丹好是好,但卻……折騰人!”這個丹藥很神奇,服用之後,整個人會很亢奮,特別是昨晚完全沒有睡意。

    “主子,那該怎麼辦?”黃錦皺著眉頭,小聲地問道。

    “持之以恆,終成大道!”嘉靖將一枚赤色的丹藥倒出,張嘴含住,然後接過遞過來的水杯,就著水咽了入腹內。

    初入腹中,還沒有什麼異樣,約莫一柱香時間,腹內便有焚熱之感。突然慢慢地傳遍四肢百骸,在這微涼的夜晚里,身體很是舒服。

    或許,就是這種種的神奇,讓他迷戀著丹藥,亦讓他迷戀著修道。

    夜已深,就寢的時辰早已經過去。

    嘉靖寬衣躺在床上,但卻沒有絲毫困意,黃錦心領神會地取來一些書籍。只是他才翻幾頁,卻覺得這書沒新意,眉頭不由得蹙起。

    黃錦見狀,便主動請纓道︰“陛下,我給你去找些新書來!”

    “我記得陸柄早上送來的情報還沒看完,拿過來給我接著看看吧!”嘉靖將書本放下,便是朝著長案那邊說道。

    “主子,你這樣太操勞了,還是奴婢給你去取些閑書吧!”黃錦的眼楮溢滿淚水,朝著他跪地哀求道。

    嘉靖扭頭望著他,便是無奈地使用了緩兵之策道︰“你去取書總得費些時間,先拿來給我看看!”

    “奴才……遵命!”

    黃錦便走過去將那疊情報拿起來,突然“咦”地一聲,發現這最下面還有本薄薄的書冊,邁開的腳步又停了下來,亦是將那書冊亦是拿上。

    在將東西送到聖上邊上後,他便帶著外面侍著的馮保,一起急匆匆地離開,打算盡快去取來書籍,免得聖上耗費太多的心神。

    不得不說,黃錦這個太監很是忠心,特別那急匆匆沖出門口的身影,當真是一心為主。似乎嘉靖多費著心神,真的會死掉一般。

    “這……不是早上那本史書嗎?”

    嘉靖拿起那疊情報,突然又看到一本莫名其妙出現的史書。只是他向來對史書無愛,便是要將他丟到一旁,但剛抬起的手便停住了。

    今晚終究是太過于無聊,在情報和書冊的選項中,他選擇了後者。

    他的身體平靠著舒服的軟枕,心里其實並沒有什麼期待,還打了一個哈欠。然後借著床前敞亮的燈光,便將《談古論今》緩緩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