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善戰之宋 > 第二十六節 太子人選

第二十六節 太子人選

    崇政(殿di n)外

    王欽若站在門外,等待著召見,不一會有侍從里面出來,對他喊了句︰“王大人,陛下讓您進去。”

    王欽若朝侍從點了點頭,在外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清了清嗓子,這才推門而進。

    “王卿家,坐下吧。”

    “謝陛下。”

    此時崇政(殿di n)內只有宋真宗趙恆一人,再加上王欽若,顯得頗為空寂,但這種冷清的氣氛,卻讓人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威壓。

    宋真宗趙恆看著坐在旁邊一臉謹慎的王欽若,笑了笑,問道︰“王卿家啊,知道今天朕叫你來所為何事麼?”

    听到宋真宗的問題,(屁p ).股才落座的王欽若立刻站起來回答︰“老臣不知道。”

    “王卿家不要拘謹,今天朕叫你來不是詢問國事的,是有些其他事(情q ng)想要問問你,”趙恆示意王欽若再次坐下,看到他坐下之後,又問了句,“你對王靖了解多少?”

    “回陛下……”

    “坐下說話……”

    “是”,在宋真宗的目光下,王欽若再次被按回了坐位上,如坐針氈,陛下怎麼突然問起張靖來了?

    難道是……因為今天朝堂上發生的事(情q ng)?

    很明顯,看樣子宋真宗早就知道王靖和他之間的祖孫關系,這次朝堂之上已經傳得沸沸揚揚,尤其是朝里對此事已經站成了好幾派,以曹彬曹國公的一些將領,要求宋真宗趙恆收回將壽(春ch n)郡王任命CD府路府尹的決定,最簡單的理由就是隸屬于CD府路那些州郡,自從三十年真宗率領兵收復之後,經濟上一直極為落後,這對于剛剛在北征軍中樹立起威望的壽(春ch n)郡王趙禎來講,更像是被發配流放,他們的請求也得到了知樞密院事寇準為首的主戰派的響應。

    而另一派則力(挺t ng)宋真宗趙恆的決定,具體思想表現為認為︰

    “趙禎是一塊磚,陛下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到縣郡去,到邊疆去,到大宋最需要的地方去。”

    “廣闊天地煉丹心,扎根蠻荒心不移。”

    大致看了一下,支持真宗決定最堅決的基本都是支持隆王趙佑,信王趙祉的那些大臣,一個個據理力爭,引古論今,生怕宋真宗反了悔收回聖旨。

    還有一派在朝堂之中緘默其口,不發表任何見解,包括左丞相王旦、右丞相李沆,還有一直和寇準不對付的主和派代表丁謂,而自己當時也沒有發表任何的意見。

    想到這里,王欽若理了理頭緒,回答道︰“回陛下,王靖乃臣下不成器的孫兒,自幾年前為臣那不成器的兒子去世之後,就只剩下了老臣和他相依為命,靖兒(性x ng)格莽撞,平時大大咧咧,常做一些頑劣之事,如果他真的做出什麼大逆不道之事,還請陛下念及老臣和王家對大宋的一片赤膽忠心,能夠從輕處罰。”

    說完,王欽若站起,在宋真宗面前接連叩首,長拜不起。

    “朕就說你們這些人啊,一個個的,整天滿口忠君(愛 i)國,但其實都迂腐不堪,還沒有說幾句話就跪倒朕的面前,論膽識和氣魄,有些時候還真不如你口中那個頑劣之徒。”

    趙恆嘆了口氣,“王卿家,朕看你今天在朝堂上一言不發,也罷,朕能理解你們(身sh n)為臣子的顧慮,不過現在我大宋如今連年征戰,百姓流離失所,國力(日r )漸衰弱,外有遼國、西夏、吐蕃虎視眈眈,朝堂內是戰是和更是紛爭不斷,始終不能達成一致,朕縱然有心,恐短時間內也無法扭轉這種乾坤之局……”

    “陛下……”

    王欽若听到宋真宗的話,正要開口,又見趙恆擺了擺手,“王卿家又要說那些朕正值壯年,英明神武的這些話了麼?”

    “朕自己的(身sh n)體,朕自己清楚,”趙恆看了眼書桌上那堆滿了的奏折奏章,“這十年之內,相信朕的(身sh n)體還能支撐得住,但十年之後,倘若大宋沒有比朕更加英明的雄主出世,到了那個時候,這江山社稷錦繡河山,又將陷入一片浩劫啊。”

    “知道朕為什麼要讓壽(春ch n)郡王去CD府路麼?”

    王欽若搖了搖頭。

    “那是因為朕從當初的皇子一路走來,比你們多懂得一個道理,這世間沒有什麼東西是應該屬于自己的,想要得到它就必須付出比別人多的努力,付出更多的代價,如果一個大宋的皇子連挫折都沒有收到過,又怎麼可能有信心有勇氣面對強敵,不辜負這天下萬千百姓的期望呢。”

    “陛下所言極是。”

    王欽若點了點頭,強壓著臉上駭然的表(情q ng),听到宋真宗的這番話,他心髒正砰砰的劇烈跳動著,心里如翻江倒海般,掀起滔天大浪,現在朝堂之上眾大臣還在為隆王趙佑和信王趙祉誰該為太子爭得面紅耳赤,選邊站隊,但誰也沒想到被認為是發配走的壽(春ch n)郡王趙禎才是宋真宗心中真正的太子人選。

    “曹彬曾在朕面前夸獎你的孫子張靖可堪比‘漢時’霍去病,朕也見過他,不得不說,此子雖然沒有顯露出多少才能,不過卻有赤子之心,不拘泥于禮法,朕願意效仿當年漢武一樣,給他一個機會,至于有沒有冠軍侯的能力,就看他和禎兒將CD府路那邊搞得怎麼樣了。”

    趙恆喝了口茶,輕描淡寫的說道。

    “那……老臣替那不成器的孫子謝陛下恩典。”

    听到這里,王欽若才終于松了一口氣,心里那塊大石頭總算落了下來,原來宋真宗繞來繞去,最後的這句話才是重點啊,就是說對張靖有提攜之意得了唄,這帝王心真是讓人琢磨不通啊。

    不過,人家漢武霍去病可是領兵的大將軍啊,你這去CD府好像是八竿子也打不到,陛下,你想找的是漢高祖時的蕭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