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暴富人生 > 第二十三章 過橋資金

第二十三章 過橋資金

    開完會,馬東正考慮著怎麼和李勝男匯報招聘人手的問題,吳珍突然走了過來,“馬主任,你有沒有熟悉的做過橋的公司啊?”

    所謂做過橋的公司,就是專業資金墊付公司。

    除了長期貸款,例如住房按揭貸款。其他的企業或者個人在銀行貸款,一般都是一年期的,到期需要歸還本金。

    但是做生意的人都知道,這種大額貸款一旦用出去,之後一直是滾動使用的。在某個時點,想要一次(性x ng)拿出來這麼大額的本金歸還貸款,然後再重新借出來,是非常困難的。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場。于是社會上就出現了很多公司或者個人專業從事銀行貸款本金墊付業務,等借款人在銀行重新借出資金後,再歸還墊付的資金。

    這種墊付貸款的行為,在銀行業內稱之為︰過橋,這個錢,就叫過橋資金。過橋資金一般時間比較短,幾天時間就結束。因此,利息非常高。

    廬州當前的利率是(日r )息不會低于千分之三,平均在千分之四左右。也就是說,一千萬的過橋資金,一天要支付三四萬的利息。

    馬東奇怪道︰“過橋公司?哪個公司要做過橋嗎?”

    吳珍不滿的說道︰“是肥西老母雞公司的一千萬貸款明天就要到期了,朱曉天今天才告訴我資金出了問題,一天時間我從哪里給他找過橋資金啊?”

    “哦,是朱曉天啊,肥西老母雞公司發展還(挺t ng)快的……”

    肥西老母雞公司算是廬州一家比較有特色快餐連鎖企業,以“雞”這個食材原料做出了一個系列的菜系食譜,像老雞湯、雞湯面、雞雜面、白斬雞、麻辣雞雜等,當然也不限于這些菜品。

    馬東以前住的宿舍門口就有一家分店,也去吃過幾次,感覺還不錯。

    “他的貸款續貸審批手續到哪一步了?”

    “貸款已經上會通過了,不過審批部的老總出差了,貸款系統流程沒有完。”

    馬東點點頭,只要貸款上會通過,就說明貸款審批不會出現問題,至于其他的什麼系統流程啊,都是形式上的流程,一般來說不會出現變故。

    不過馬東還是覺的有點奇怪,“朱曉天看著(挺t ng)靠譜的啊,怎麼會出這種紕漏?”

    吳珍無奈道︰“我前段時間問他,他還說沒問題,已經找好過橋資金,現在不知道出了什麼變故,過橋公司突然說錢湊不齊了……”

    遇到這種不靠譜的過橋公司,朱曉天真是悲劇了,關鍵時候掉鏈子啊!

    就像好不容易把美女忽悠開了房,突然發現大姨媽來了,那感覺酸爽,馬東想想都醉了……

    朱曉天的貸款,如果出現逾期,那麼本來能審批通過的貸款,肯定要變黃了,這時候估計他頭發都急白了……

    牽一發而動全(身sh n)啊!

    這種事(情q ng)要是出了紕漏,對他的事業絕對是個巨大的打擊。信用這東西,對有的人連姨媽巾都不如,但是對于想把企業發展壯大的老板來說,比命還重要!

    一旦在建行貸款逾期,這筆不良信用記錄將會被記錄在人行征信記錄,那麼肥西老母雞公司包括老板朱曉天在整個銀行金融體系都會被列入黑名單!以後想借款是可不可能了……

    箭在弦上,估計朱曉天實在是沒辦法了,這才找到了吳珍,要知道還不上錢這個事老板正常(情q ng)況下是不會和客戶經理說的,因為不管最後結果怎麼樣都會影響他在銀行心目中的形象,朱曉天是真急了!

    吳珍倒是也認識做過橋貸款的公司,不過短短一天時間就想要別人拿出一千萬那是不可能的……

    過橋資金也要考慮風險的,這麼大金額,一(套t o)調查取證手續走完最起碼也要兩天時間,等到時候朱曉天都已經(挺t ng)尸了!

    沒辦法,吳珍這才找到了馬東,死馬當活馬醫了………

    馬東把自己認識的過橋公司想了一遍,發現還真沒有能二話不說拿出一千萬資金的。

    不過一個大膽的念頭在腦海中一閃而過,被他敏銳的捕捉到了。

    馬東不動聲色道︰“利息方面他怎麼說?”

    吳珍撇撇嘴,“都這個時候了他還管利息啊,有錢給他過橋就阿彌陀佛了……”

    馬東想想也是,都火燒眉毛了哪里還在乎那點利息錢啊,保命要緊!

    “你讓朱曉天過來一趟吧,過橋資金我給他想辦法。”

    吳珍驚異的看了他一眼,不過見他表(情q ng)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不由得感慨一聲果然是人不可貌相,馬東能做副主任也不是光靠學歷和運氣的……

    半小時不到,朱曉天開著車火急火燎的趕到賓湖支行市場部,拉住馬東的手千恩萬謝,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搞得馬東都不好宰他一刀了……

    還好他及時剎住車,避免被商場老油條給(套t o)路了,不動聲色的抽出手,“朱總,不是我批評你,你這事(情q ng)干的有點欠缺考慮了,這麼大的事(情q ng)要是出了事後果的嚴重(性x ng)不需要我多說了吧?”

    朱曉天搓著手,略顯尷尬道︰“對對對,馬主任批評的對,確實是我們沒有提前布置好,這次真是太感謝馬主任幫忙了!今晚不知道馬主任有沒有空?”

    馬東一陣失笑,這個朱曉天是以為自己想拿好處費啊……

    不過他也沒解釋,反而順水推舟的答應了。

    見馬東答應的爽快,朱曉天頓時松了口氣,“馬主任,那這過橋資金的事……”

    “這個是小事,晚上吃飯的時候具體說吧……”

    朱曉天听完有點不明所以,這麼緊急的事怎麼還要拖到晚上說,過橋資金好歹也要調查一下借款人吧,不過看著馬東一臉高深莫測的表(情q ng),他也只能壓著心底的疑問。

    …………

    晚上,尚品烤鴨酒店

    等酒店服務員上了一份油光蹭亮的脆皮烤鴨,朱曉天主動介紹道︰“馬主任,這里的烤鴨全部都是大別山生態養殖基地的純天然散養鴨,沒有喂過飼料,吃的都是天然谷物。”

    說完還親自夾了一塊烤鴨給馬東,繼續說道︰“別看這里的烤鴨名氣沒全聚德大,但是我老朱以從事餐飲十幾年的經驗打包票,味道絕對不比全聚德差,來,加點醬嘗嘗……”

    正所謂禮下于人,必有所求。

    朱曉天姿態這麼低無非就是馬東幫他緊急找過橋資金,另外他在賓湖支行做貸款,把馬主任討好了也是必要的工作。

    馬東倒也坦然受之,還別說,一塊脆皮烤鴨入口,真是肥而不膩,香脆可口,一時間唇齒皆香。

    “好!味道真好,沒想到廬州還有這麼好吃的地道烤鴨!”

    這句夸獎馬東可沒有拍馬(屁p )的意思,是真好吃!

    有美食在前,再配上幾杯小酒,再加上旁邊肥西老母雞公司的一個不知道哪個部門的美女“經理”,晚上一頓飯吃的氣氛相當河蟹。

    酒到酣時,朱曉天又問到自己最迫切的需求︰“馬主任,我再敬你一杯,過橋資金的事(情q ng)還麻煩多費心啊。”

    馬東這次沒有再吊他胃口,直接問道︰“朱總,這個資金利息你看……”

    朱曉天會意,豪爽道︰“這次全靠馬主任幫忙,利息多少馬主任你說了算!”

    馬東一咧嘴,這種直接張口要好處費的事他還真沒干過,畢竟是高材生,他還是比較矜持的……

    再想想自己的目的,馬東也沒被那點小錢蒙蔽眼,反而問道︰“你之前找的過橋資金多少點?”

    朱曉天已經做好大出血的準備,也沒猶豫,“(日r )息千分之四。”

    馬東點點頭,和自己估算的差不多,朱曉天沒忽悠自己,“那就還按照千分之四吧!”

    朱曉天一口酒差點沒喝嗆著,干咳幾聲後帶著一絲不確定的問道︰“馬主任,是千分之四?”

    見馬東笑著點點頭,朱曉天有點懵了,這劇本打開方式有點不對啊,猜到了開頭沒猜中結尾!

    馬東沒多解釋,含糊其辭的說了一句,“我手上有點閑錢,準備投資創業做點生意,這次就當是和朱總交個朋友,以後要是有需要幫忙的還要請朱總搭把手……”

    朱曉天眼神閃爍,似是自言自語道︰“這次的資金是……”

    馬東又夾了塊烤鴨,端起酒杯道︰“朱總,這一杯我敬你,商場上你是前輩,以後還請多指點啊!”

    朱曉天趕緊起(身sh n)。

    在得知馬東(身sh n)家頗豐,又有意創業,兩人頓時多了很多共同語言,言談之間也少了一些虛偽。

    商有商道,官有官道,馬東銀行的(身sh n)份雖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官,但是和商人還是有些明顯區別的,朱曉天對待他恭敬有余,卻沒有認同感,只是正常的求人辦事應酬而已。

    但是現在,隨著馬東(身sh n)份的轉變,兩人有了真正的共同話題,(情q ng)感上是完全不一樣的……

    朱曉天好奇的問道︰“馬主任準備往哪個領域發展啊?”

    “我啊,還沒考慮好,想法很多,但是都沒經驗,也不敢貿然去投資,朱總做生意經驗豐富,也給我指點指點啊……”

    達者為師,馬東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正好有個機會,他也想從朱曉天這里取取經,畢竟能把企業做到這個規模的民營老板都是有幾把刷子的。

    朱曉天謙虛兩句,這才說道︰“指點真不敢當,我就說說我的創業經歷吧。

    說起來我也能算是白手起家的,我家以前在鎮上開小飯館的,我呢也是從小跟著學了一手炒菜的手藝。

    高中的時候成績也不怎麼樣,大學是肯定上不了的,但是我又不想回老家,就從家里面拿了兩萬塊錢在廬州開了一家土菜館,干了幾年後雖然生意也不錯,但是我發現土菜館沒辦法發展壯大,後來廬州第一家肯德基開業了,當時那個場景我這輩子都不會忘!”

    說到這里朱曉天自飲自酌了一杯酒,一臉感慨道︰“當時那真是人山人海,排隊排了幾十米,我當時就想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q ng)況,然後我又想方設法找到了很多關于分析肯德基經營的書,一年後我把土菜館重新裝修了,改名做了現在的肥西老母雞,一晃都快十年了……”

    馬東若有所思,好像明白了什麼,卻又抓不住靈感在哪里,心里有點郁悶。

    兩人一邊喝酒一邊說著做生意的事,還真有幾分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覺。

    兩個大男人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說了半天,倒是把旁邊陪酒的美女給冷落了。

    不過她也不敢插嘴,老板是讓她過來活躍氣氛關鍵時候頂上去的,但是今天的(情q ng)況她是沒有發揮的余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