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決戰北朝鮮 > 五十七章︰平壤戰役7

五十七章︰平壤戰役7

    五十七章︰平壤戰役7

    日軍在朝鮮戰場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損失,連最高指揮官都切腹自殺,但是這樣深刻的教訓不但沒有讓日本政府當局清醒,反而讓國內的右翼更加瘋狂。日本重新派遣了小野武夫為侵朝日軍最高統帥。繼續加大戰爭規模,妄圖一舉拿下朝鮮。

    而朝鮮人民軍在擊退了日軍準備多時的進攻後,內部出現了一股驕傲的情緒,這與金正文以前的洗腦不無關系,認為精神力量可以戰勝一切,而位于平壤南部的美韓聯軍準確地抓住了這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對平壤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就在朝鮮人民軍擊退日軍進攻不到24小時,美韓聯軍就開始對平壤發起了進攻。美軍出動空軍和海軍,而地面戰斗主要有韓軍負責。

    2月18日的夜空剛剛降臨平壤,美軍“華盛頓”號航空母艦上起飛了3架eg-18/a 電子戰機,開始對平壤市區進行全方位的電子干擾,雖然朝鮮人民軍進行了一些反干擾措施,但是收效甚微,朝鮮人民軍的指揮系統回到了靠通訊員傳達的時代。而由z國工程兵鋪設的光縴通訊系統只能到達團一級指揮部。

    位于指揮部內的李愛國對金正浩說道︰“這是美軍發起大規模空襲的前奏,立刻通知一線部隊立刻隱蔽!”

    金正浩對著作戰參謀下達命令後問李愛國︰“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行動?”

    李愛國說道︰“根據以往的美軍作戰行動,電子干擾以後就是大規模的空襲,然後是地面部隊進攻!”

    金正浩說道︰“我們朝鮮可不是伊拉克之流,我們擁有完善的國防基礎!”

    李愛國說道︰“我們絕對不可以輕視美軍,二戰以來,美軍的軍事理論和軍事技術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每一次戰爭都是不可復制和重復的!”

    金正浩說道︰“除非美軍把平壤炸平,不然我們朝鮮人民軍將戰斗至最後一兵一卒!”

    李愛國說道︰“打仗就需要那樣的精神,對了,吩咐地面部隊做好接敵準備,所有特種部隊分散到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預防美軍的特種兵空降行動,所有重炮等武器進入地下掩體,命令城市內燃燒一切可以發煙的物體來干擾美軍的轟炸!”

    位于關島的美軍安德森空軍基地內,一架接著一架的b-52戰略轟炸機從跑道上起飛。b-52戰略轟炸機在美軍中屬于爺爺輩的轟炸機了。1948年10月開始研制,1952年第一架原型機首飛,1955年6月開始裝備部隊。b-52最大載油量 179430 升(帶副油箱2個),即約1

    35噸,飛機的總起飛重量221.35噸,可載彈27噸,是迄今為止美國最重的轟炸機。幾乎可以攜帶美軍現役的任何武器,任然是美軍戰略轟炸機的主力機型。

    位于太平洋深處的某一個角落,一艘“弗吉尼亞”巡航導彈核潛艇上浮至發射高度後,隨著發射筒蓋被打開,一枚接著一枚“戰斧”巡航導彈從發射筒內飛出,頓時太平洋洋面上被白色的煙霧所籠罩。一艘“弗吉尼亞”級巡航導彈核潛艇就可以攜帶154枚“戰斧”巡航導彈。足足發射了20分鐘才把所有的導彈發射完畢,發射完畢的“弗吉尼亞”號核潛艇得意的下潛至巡航深度,返回自己的母港重新裝載導彈。

    美軍的巡航導彈飛行了不到30分鐘就抵達平壤上空,154枚導彈從不同角度攻擊平壤的雷達站和交通要道上的大橋等戰略目標。平壤根本沒有得到任何預警,在這一輪轟炸中損失了大部分的防空雷達。緊接著從關島起飛的b-52戰略轟炸機也抵達平壤上空。平壤燃燒引起的大量濃煙嚴重干擾了b-52上的jdam激光制導炸彈。b-52投下了數量眾多的jdam炸彈後離開了平壤上空,這時平壤南部到處都是燃燒的火焰和高高騰起的煙柱。

    23:00整,韓國陸軍第一裝甲師在指揮官樸永華的率領下向平壤市區發起了進攻,擔任主攻的是第一旅第一營。在2架ah-64d“長弓阿帕奇”武裝直升機的掩護下。9輛k1a1主戰坦克和數十輛k21裝甲車對平壤發起進攻。後面緊跟著數十輛“悍馬”改裝的高機動車。

    坐在指揮車內的是一營營長崔志浩少校,他緊張的盯著指揮車上的多功能顯示屏,顯示屏上顯示的是戰場實時動態,外圍的防御陣地被美軍的轟炸機重點光顧了,所有的朝鮮人民軍都退回市區了,沒有誰能夠在如此高烈度的轟炸中存活下來。

    k1a1順著主干道進入平壤市區。市區到處都是倒塌的樓房,大火燃燒著,給k1a1坦克上的紅外夜視儀造成嚴重的干擾。想到自己將會是第一個攻克平壤的指揮官,崔志浩下達了繼續前進的命令。突然,兩道火龍從路旁的建築廢墟中噴射而出,打頭的那輛ka1a猛地一個加速,炮塔上打出了輛發煙霧彈,但是這兩枚是直瞄的老式火箭彈,k1a1的干擾措施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兩枚火箭彈沖進煙霧,準確地擊中k1a1的炮塔。由于k1a1采用鍥型設計,火箭彈並沒有垂直的打在炮塔上,只炸掉了一塊反應裝甲。低空的ah-64d迅速打出一串12.7毫米的重機槍子彈。子彈打得建築垃圾四處亂飛。後面的

    k1裝甲車對著那堆建築垃圾發射了一連串30毫米機炮,那兩個反坦克小組在韓國人的火力支援中頓時煙飛灰散。

    差一點出師不利,驚出一身冷汗的崔志浩命令部隊放慢前進速度,對前進道路上任何一個可疑點都先進行火力覆蓋。打頭的k1a1放慢了前進速度,低矮的炮塔四處轉動,對著可以目標發射了一枚有一枚的高爆榴彈,一個又一個火力點被清除。雖然推進的速度滿了許多,但是也把自己的損失降到了最低。兩個小時才前進了2公里左右。

    崔志浩命令打頭的一輛k1a1向一座只剩下一半的2層小樓開炮,120毫米的高爆榴彈從炮膛里呼嘯而出,轟的一聲,那座小樓在爆炸中化成一團煙霧後徹底倒塌。這時誰也沒有注意到公路旁邊的兩個井蓋輕輕地動了起來。不一會數十名朝鮮人民軍從下水道中鑽出來後迅速進入路邊的建築廢墟內。不一會,兩名朝鮮人民軍戰士就扛著前衛-1單兵防空導彈瞄準著天上的兩架ah-64d,光學瞄準鏡內,兩架ah-64d牢牢地套在光圈內,那兩名朝鮮人民軍戰士迅速地啟動了發射裝置,兩條火龍從廢墟中噴射而出。ah-64d發覺了撲面而來的導彈。立刻打出一連串紅外干擾彈和鋁箔。紅外干擾彈猶如節日的禮花在高空綻放。那兩架武裝直升機快速向後方逃竄。兩枚前衛-1因為燃料耗盡而無力的墜落在地上。失去直升機保護的裝甲部隊就沒有那麼好運了。剩下的幾名朝鮮人民軍紛紛發射了手中的40火和pf89式重型反坦克火箭。結構簡單的40火對付單薄的“悍馬”綽綽有余,但是剛才攻擊直升機的行動已經讓韓軍起了警覺。只有一枚40火擊中最後面的一輛“悍馬”悍馬在一聲爆炸聲中迅速解題,車上的7名韓國士兵無一幸免,幾枚pf89式重型反坦克導彈有一枚命中了一輛k1式裝甲車。可以擊穿主戰坦克正面裝甲的pf89式火箭彈從k1式裝甲車的後面進入。猶如小刀切豆腐似的,威力巨大的火箭彈直接把那輛裝甲車炸飛。四處亂飛的裝甲車直接把另外一台“悍馬”撞到在地,“悍馬”上的7名士兵1人死亡,2人重傷,4人輕傷。這時反應過來的k1a1紛紛把炮塔對準剛才那座建築。數十枚炮彈同時飛向那座建築。剛剛發射完火箭彈準備撤退的朝鮮人民軍還沒有跑到大門。呼嘯而至的120毫米高爆榴彈就徹底把那座小樓摧毀,沒有一名朝鮮人民軍戰士能夠幸免。

    崔志浩命令部隊暫停攻擊,就地防御,等待後面的補給車給自己的完成補給後繼續前進。崔志浩的後面大量的步兵進入每一棟建築進行搜查,確保

    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不讓一名朝鮮人民軍戰士出現在後方。不一會,數量補給車完成了對崔志浩所在的一營的補給,再把傷員運到後方。不一會,崔志浩繼續命令部隊前進。

    不一會就來到一個十字路口,也許這里以前是一個社區中心,道路旁邊都是一些鋼筋混凝土結構的樓房,並沒有在剛才的轟炸中被摧毀。崔志浩呼叫了美軍的f/a-18戰斗轟炸機前來支援。不一會,一架美軍的f/a-18戰斗機呼嘯而至。數枚227公斤重的“寶路石”激光制導炸彈就準確命中。但是堅固的鋼筋混凝土牆體沒有倒塌。不一會,又一架f/a-18呼嘯而至.準備從低空轟炸那幾座樓房。突然後方的一座防空高炮陣地向高空發射了30毫米的高射炮。這種老式的防空高炮沒有任何雷達制導,只是依靠人工向高空射擊,打中噴氣式戰斗機的幾率幾乎為零。但是朝鮮人民軍的運氣實在是好到家了。密密麻麻的高射炮布滿了整個天空,不知道是哪一門高射炮發射的30毫米高炮擊中了那架剛剛投彈完畢準備返航的f/a-18的機翼。曳光彈,穿甲彈,燃燒彈為一組的彈藥組合擊中那架倒霉的f/a-18的機翼。穿甲彈擊穿了機翼里面的油箱,燃燒彈引發了大火,頓時,那架f/a-18a拖著濃煙和大火向地面墜落。駕駛員對著話筒喊道︰“我被擊中了,請求跳傘!”

    “你可以跳傘,這里是敵佔區,你爭取在友軍控制區域跳傘!”

    “我來不及了,再等的話我就來不及跳傘了!”

    轟,飛機直接墜落在十字路口,一團大火沖天而起,燃油引發了更大的爆炸。不遠處,位于朝鮮人民軍控制區域內,一朵潔白的傘花慢慢地向地面飄落。

    崔志浩接到最新命令︰“停止進攻,盡一切力量挽救跳傘的飛行員!”

    崔志浩命令一輛主站坦克和一輛裝甲車向出事地點前進,同時命令2架ah-64d提供掩護。韓軍坦克以最大馬力不顧危險向美軍跳傘的方向趕去。不一會,那名美軍的gps信號就顯示在坦克上的顯示屏幕上。離自己只有不到2公里的距離。車長張東健心里想到︰只要能夠成功就出那名美軍飛行員,自己的勛章絕對少不了!

    不一會就來到美軍跳傘的那個地方。gps顯示那名飛行員在路邊,坦克不能進入。張東健命令裝甲車上的步兵立刻下車搜查。裝甲車上的一個步兵班立刻跳下戰車,向目的地跑去。不一會就來到gps顯示的地方。可是現場除了一個降落傘之外,沒有美軍飛行員的蹤跡。接到匯報的張東健想到︰自己還是晚了一步。

    美軍飛行員剛剛被朝鮮人民軍俘虜。想到這里,張東健命令那群步兵迅速返回戰車。同時命令兩輛戰車立刻掉頭返回大部隊,這里太危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