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決戰北朝鮮 > 一百零四章︰負隅頑抗2

一百零四章︰負隅頑抗2

    一百零四章︰負隅頑抗2

    空軍的轟炸持續了3個小時左右就結束了,這是我國空軍建軍以來最大的一次作戰行動,一共出動了包括預警機在內的各式飛機5種型號300多架次,演練了多批次,高密度的轟炸方式。也是因為第一次執行這樣的作戰任務,以前在演習中沒有暴露出來的後勤保障問題一一體現。空軍已經無力執行第二波次這樣的轟炸了。

    這時位于平壤北部,軍區直屬炮兵師的衛士-2d遠程火箭炮分散在數十個發射陣地上。

    ws-2多管制導火箭“衛士二號”是一種帶有控制系統的遠程多管火箭武器。它以高機動輪式越野車為運載方式,采用六聯裝貯運發射箱,火箭彈可根據不同的戰略戰術要求,換用六種以上不同類型的戰斗部。該系統的火箭發射車通常以連作為基本作戰單元,任務是攻擊敵方400里內縱深範圍內的目標。衛士-2d的火箭彈彈長8150毫米,彈徑425毫米,戰斗部質量250千克,設計精度(cep)小于等于620米,起飛質量1575千克,最大飛行速度m=5.8,最小射程為60公里,最大射程為480公里,發射方式為車載箱式傾斜發射。

    隨著命令下達到指揮車,指揮員一聲令下。頓時,無數條火龍劃破黎明前的夜空,整個發射陣地上硝煙滾滾,連幾米意外的事物都看不清楚了。但是勇敢的炮兵並沒有停止工作,緊張地為第二輪發射再次填裝彈藥。

    第一批發射的火箭彈攜帶的是殺爆戰斗部和殺爆燃燒戰斗部的火箭彈彈頭。殺爆彈戰斗部,戰斗部裝藥量150千克,殺傷破片(含鋼珠)數50,000枚,有效殺傷半徑105米。 殺爆燃彈戰斗部,有效火種數12,500枚,殺傷破片(含鋼珠)數40,000枚,有效殺傷半徑105米。一輛發射車發射的火箭彈就可以覆蓋3-4個足球場大小的地方,一個炮兵連一次齊射就可以3-4平方公里的區域。數十個炮兵連同時齊射把整個日軍的防御陣地籠罩在一片火海中。日軍陣地上一些隱蔽得不好的士兵被四處飛濺的彈片打得像馬蜂窩一樣。而燃燒部引起的大火把整個日軍陣地籠罩在一片火海中。

    日軍的防御陣地雖然是在倉促之間建立起來的,但是依靠美軍先進的工程機械,日軍還是按照半永備工事的標準修建了防御戰壕。經過了兩輪火箭彈襲擊的日軍陣地如同月球表面一樣已經千瘡百孔。

    日軍陣地上的大火還沒有完全熄滅,119師的99g坦克如同史前的怪獸一樣向日軍陣地撲來。等到防守的日軍發現解放軍的99

    g的時候,99g已經離陣地不足2000米了。日軍從戰壕下面的防空洞內爬到發燙的陣地上。反坦克組的士兵已經把手中的“陶”式反坦克導彈瞄準了99g。

    “咚咚咚”一輪煙霧彈打在日軍的陣地前沿,頓時日軍陣地上被濃煙籠罩。日軍的反坦克射手頓時失去了目標。2000米的距離對于99g來說只是兩分鐘的事情。眨眼間99g已經開上日軍的陣地。坦克上的7.62毫米的並列機槍向日軍的陣地上掃射。頓時日軍陣地上血肉橫飛。這時坦克後面的軍用推土機閃了出來,巨大的鏟子瞬間就把日軍的戰壕推平。日軍的子彈打在推土機的裝甲上就像撓癢癢一樣,濺起了一陣火花。這時,煙霧漸漸的散去。日軍的一名反坦克射手緊緊的瞄準了一輛沖在最前面的的99g。

    99g上面的傳感器接受到了日軍“標槍”反坦克導彈的紅外信號,迅速通過數據鏈傳輸到旁邊的99式履帶裝甲車上。99式裝甲車上的30毫米機炮向那名日軍潑灑而去。那名日軍頃刻間被30毫米機炮打成一堆冒著熱氣的血肉。但是那名日軍在最後一刻把那枚“標槍”反坦克導彈發射出去。

    “標槍”系統是陸軍攜行式武器,重量輕、彈體小,整套系統包括制導系統及射控主件約重22.7公斤,包含被動目標識別,射控組件及整合式晝(4倍)夜間(4-9倍)放大瞄準器。彈體重11.8公斤,長108厘米,彈體直徑12.6厘米。發射管重4.1公斤,長119.8厘米,直徑142.1厘米,射程約2500米。具備雙彈頭設計,可以同時引爆目標的表層防護,另一彈頭則穿透裝甲,深入破壞。

    那輛99g迅速采取大角度的轉彎動作,幸虧那名射手被99式步兵戰車上的機炮干掉,那枚導彈擦著99g的裝甲飛過,只引爆了一塊反應裝甲。坦克駕駛員抹了一下臉上的冷汗,雖然99g采用了復合裝甲,但是面對美軍的反坦克導彈也不一定能夠挨一下。躲過一劫的99g繼續向日軍的陣地發起進攻。

    日軍設在外圍的防御陣線很快就在解放局的重裝坦克的沖擊下變得七零八落。在失去制空權以後,日軍並沒有出動10式坦克和99g打對攻戰,而是把有限的資源放在城里,準備和解放軍打最殘酷的巷戰。

    這時一輛99g坦克突然陷在日軍的反坦克戰壕里。旁邊的日軍如同聞到血腥的鯊魚一樣,幾名日軍抱著炸藥往99g沖去,雖然旁邊的一輛99式裝甲車上的機炮如同雨點般一樣向日軍掃射而去。但是依然有兩名不怕死的日軍沖到坦克地

    下,把兩塊c4炸藥安放在99g的履帶上。就在這兩名日軍剛剛鑽出坦克準備撤退的時候,99式裝甲車上的機槍把那兩名日軍打成兩截。遠處準備引爆的一名日軍看見所有的人都被打死後果斷地按下起爆按鈕,兩聲爆炸聲後,99g的履帶被炸斷。頓時那輛99g成為活靶子。日軍的輕重火力一起往那輛失去動力的99g上招呼,但是普通的子彈根本不能對99g這樣的龐然大物造成傷害。這時,又一枚“標槍”導彈向那輛99g飛來,導彈命中99g的側面裝甲後直接在坦克內部爆炸。爆炸引起的高溫把坦克內部的彈藥引爆造成二次殉爆,劇烈的爆炸把99g數十噸重的炮塔都炸上高空。坦克內的3名成員全部犧牲。旁邊的戰友眼看著自己的戰友犧牲卻沒有能力解救,于是把滿腔的怒火全部發泄到敵人身上。

    沙里院原美軍基地內,小野此刻坐在威廉的辦公室內憂心忡忡地看著前線發回的戰報,原本準備抵擋解放軍的外圍陣地在解放軍的裝甲部隊的沖擊下搖搖欲墜,已經有三分之一被解放軍佔領,看來能不能支持到晚上還是個問題。

    小野迅速來到作戰指揮部內,命令炮兵立刻對外圍陣地進行火力支援。

    沙里院市內一個寬闊的空地上突然冒出9輛m109a6155毫米自行榴彈炮。隨著炮手把相關數據輸入計算機,9門m109a6火炮開始怒吼。每分鐘射速達到8發的m109a6在射擊了2分鐘後就迅速開始撤退。就在日軍的第一枚炮彈飛出炮膛的時候就被空中的無人偵察機捕獲了目標。繼承了前甦聯大炮兵主義的z國炮兵迅速進行了反擊,在無人機的指引下。z國炮兵的plz-05式155毫米52倍口徑的自行火炮在最短的時間內向日軍的炮兵陣地發射了炮彈。就在日軍準備轉移的時候,解放軍的反擊炮火就抵達了。

    搭載了高爆彈頭的155毫米的炮彈在無人機的指引下在日軍炮兵陣地中間爆炸,彈片叮叮當當的打在m109a6的裝甲上並沒有給日軍炮兵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解放軍的反擊炮火加快了日軍炮兵逃離的速度。不一會,日軍的m109a6就全部消失在沙里院市區內的建築里!

    日軍突然而至的反擊炮火讓進攻中的解放軍部隊不得不停了下來。美軍的m109a6的打擊精度也真不是吹的,有6輛步兵戰車和3輛東風勇士高機動車被擊毀,數十名戰士被彈片割斷胳膊或者大腿。在後方醫護人員的幫助下立刻被抬下陣地。

    乘著這個時間日軍穩定了防御陣地,日軍陸上自衛隊的戰斗素養並不在解放軍之下,只

    是在失去制空權的前提下才打得如此艱苦。而解放軍在佔領了外圍陣地後也需要鞏固一下。戰場一瞬間就靜了下來。

    在剛才的戰斗中解放軍損失了2輛99g坦克和數十輛99式履帶式裝甲車。有數百名戰士犧牲或者受傷。119師師長看著前方發回來的戰報眉頭擰在一起。本來這是由118師來執行的,但是118師是執行快速機動任務的數字化師,像這種陣地進攻戰還是由自己的重裝師來完成,沒想到居然打得那麼艱苦。于是,他把所有的參謀都叫道自己的面前,準備改變一下接下來的戰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