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決戰北朝鮮 > 二百一十七章︰福岡機場

二百一十七章︰福岡機場

    決戰北朝鮮二百一十七章︰福岡機場

    在整個九州島擁有軍民兩用機場大約10座左右,福岡機場無論從規模或者戰略價值都處在中下游,福岡機場的守衛部隊大約有300名路上自衛隊成員和一個高炮連和9輛10式主戰坦克。福岡機場位于關門大橋南約30公里,擁有兩條500米的跑道,雖然不能起降大型的客機,但是作為戰斗機的跑道已經綽綽有余了。

    陸航旅的4架武直-10也參加了這次突擊行動,其中一架武直-10懸掛了電子戰吊艙,對突擊部隊提供保護。99a主站坦克和99式步兵戰車很快就安全的通過了關門大橋。進入九州島後所有的坦克和步兵戰車全部關閉大燈,所有的駕駛員帶著夜視儀駕駛著戰車在公路上疾馳。因為戰爭的緣故,平時熱鬧非凡的馬路上此刻人煙稀少,偶爾路上有行人或者車輛經過,以為這些裝甲部隊時日本陸上自衛隊的裝甲部隊。

    在行駛了大約1個小時後,福岡機場已經近在眼前了。這時整個車隊放慢了速度,排成攻擊隊形後向福岡機場沖過去。很快日軍位于機場外圍的崗哨就發現了99a主站坦克,哨兵立刻把軍情上報至指揮部,不到3分鐘,日軍的裝甲部隊就沖出營區。作為全軍坦克技能大賽的冠軍車組,駕駛員李衛,炮手賈元友,車長丁柳駕駛的101號坦克沖在最前面。第一輛日軍10式坦克剛剛沖出大門,一枚穩定尾翼脫殼穿甲彈就穿堂而出,在飛行了1500米以後準確的命中了日軍10式坦克的主裝甲。穿甲彈的第一戰斗部成功的引爆了10式坦克前方的爆炸式反應裝甲後,堅硬而細長的鎢芯輕易的刺穿10式坦克的主裝甲。鎢芯在刺穿裝甲的時候因為高溫摩擦而形成的金屬射流直接竄進10式坦克的駕駛艙。10式坦克的滅火系統瞬間啟動,高溫金屬射流形成的大火剛剛開始燃燒就被滅火系統成功撲滅。

    雖然大火在第一時間被撲滅,但是金屬射流還是直接刺穿駕駛員的身體,6000多度的金屬射流在第一時間就讓那名坦克駕駛員魂歸西方,見那輛10式坦克並沒有發生預料中的爆炸,賈元友再次瞄準著那輛10式坦克,又是一枚穩定尾翼脫殼穿甲彈穿膛而出直奔那輛10式坦克。細長而堅硬的鎢芯再次刺穿10式坦克的主裝甲,6000多度的高溫金屬射流在10式坦克狹小的駕駛艙內亂串,不一會就引發了駕駛艙內的大火,剛才滅火系統已經用完了所有的滅火劑。高溫迅速引發了彈倉內炮彈的爆炸,幾十枚炮彈在一瞬間爆炸形成的沖擊波把數十噸重的炮塔拋上幾米的高空後重重地砸在地上。

    一輛10式坦克的激光測距儀對準著一輛99a主站坦克,99a主站坦克上的感應器感應到了遠處射來的激光束後迅速啟動對抗裝置,一束肉眼看不見的激光射向那輛10式坦克,那輛10式坦克的駕駛員眼楮頓時一黑,眼前什麼也看不見,隨後那輛坦克一頭撞在路邊,隨後一輛99a坦克發射一枚炮射導彈把那輛10式坦克炸毀。連續損失了兩輛主戰坦克後,一輛10式坦克也向99a發射了一枚貧鈾穿甲彈,那枚貧鈾穿甲彈在飛行了數千米之後命中99a的鍥形炮塔,因為角度的關系,那枚貧鈾穿甲彈和炮塔擦肩而過。只是炸掉幾塊反應裝甲。

    這時99式步兵戰車上的車載步兵紛紛從戰車上跳了下來,其中幾名步兵立刻架起反坦克導彈。一名戰士蹲在一枚紅箭-8反坦克導彈發射架的後面,紅箭-8反坦克導彈的激光測距儀瞄準著一輛10式坦克,很快那輛10式坦克的激光傳感器在接收到激光標定訊號之後,便立刻向駕駛員發出並控制車上的煙幕彈發射器朝目標方向投擲煙幕彈,形成一道能隔絕紅外線訊號的煙幕,此外也控制車上的主動式紅外線干擾器對來襲方向發射編碼的脈沖訊號,以迷惑對方方反坦克導彈系統的激光導引裝置。紅箭-8反坦克導彈立刻向那輛10式坦克飛去,不出意料,解放軍發射的反坦克導彈在干擾下紛紛偏離目標。

    經過開始的驚慌後,日本的10式坦克漸漸的回到狀態,不一會,一輛99a就被命中後失去戰斗能力停在路邊,而一輛99式步兵戰車則被日軍發射的炮射導彈命中後被炸回零件狀態,車上的一名駕駛員沒有來得及逃出來和自己心愛的戰車同赴黃泉。

    這時,兩架武直-10從後方悄悄的靠近戰場,武直-10的光電觀測儀猶如一雙明亮的眼楮把戰場看得清清楚楚。在光電觀測儀的引導下,紅箭-9反坦克導彈猶如餓虎撲食般撲向10式坦克。雖然10式坦克擁有最先進的干擾裝置,但是面對來自空中的威脅時,那些主動式干擾裝置的效果就大打折扣。剩下的8輛10式坦克中的3輛在紅箭-9反坦克導彈的爆炸聲中變成一堆廢鐵。

    剩下的5輛10式坦克並沒有退縮,位于車頂的12.7毫米重機槍對著武直-10射出了罪惡的子彈,武直-10在執行前線打擊任務是,最容易受到擊的機腹特意經過了加固。12.7毫米的子彈打在機腹的鋼板上發出一陣叮叮的聲音。雖然經過特別加固措施,但是也經不起12.7毫米重機槍子彈的連續攻擊。這時,武直-10開始後撤,就在10式坦克對武直-10進行攻擊的時候,99a坦克群再次發射了8枚穩定尾翼脫殼穿甲彈,10式坦克立刻加大馬力進行緊急躲避,還是有一輛10式坦克被穿甲彈命中失去作戰能力。

    這時,一顆12.7毫米的重機槍子彈正好穿過武直-10 正前方的玻璃,命中駕駛員的胳膊,雖然玻璃擋住了機槍子彈大部分的動能,但是那顆子彈還是幾乎把那名駕駛員的胳膊打斷。幸好位于後座的武器操作員立刻接管了直升機的操作。見駕駛員已經受傷,武器操作員立刻駕駛飛機返航,另外一架武直-10對著10式坦克傾瀉了所有的反坦克導彈後立刻護送那架直升機返航。

    那名駕駛員的傷口血流如注,在脫離危險後,武器操作員把武直-10設置為自動駕駛後,立刻為戰友進行緊急止血措施,用繃帶包扎完傷口後。以最快的速度返航。剩下的兩架武直-10立刻頂替上去。這時位于福岡機場另外一側的高炮部隊和步兵也 趕到了戰場。在雷達的引導下,高炮部隊對著武直-10開始射擊,一架武直-10被高炮命中後墜落在地上。武直-10並沒有立刻發生爆炸,一輛99式步兵戰車立刻趕往武直-10墜機的地方,在砸開座艙玻璃後把兩名受傷的飛行員救了出來。99a主站坦克立刻分析出了日軍高炮部隊的詳細位置後,自動裝彈機把高爆榴彈自動裝填到99a的125毫米滑膛炮中。隨後一枚枚高爆榴彈飛出炮口準確在日軍的高炮群中爆炸。就在10式坦克手忙腳亂的面對來自武直-10和99a的威脅的時候時,99式步兵戰車上的步兵把4枚pf-98式120毫米重型反坦克導彈射向剩下的最後4輛10式坦克。4聲劇烈的爆炸聲後,兩輛10式坦克在爆炸聲中化為一堆廢鐵,一輛10式受傷退出戰場,另外一輛只炸掉一些反應裝甲。隨後,最後一架武直-10再次發射了兩枚紅箭-9反坦克導彈。最後的兩輛10式坦克這時候已經無力回天了,隨著兩聲巨大的爆炸聲,日軍的坦克部隊不到一個小時就被解放軍全部消滅。一輛99a和一輛99式步兵戰車沖進日軍的營區。99a龐大的身軀直接壓過營區的圍牆。日軍的營區內是一些負責後勤保障的自衛隊士兵,99a坦克看見人群就把一枚枚炮彈砸向人群。99式步兵戰車上的解放軍跳下裝甲車,躲在坦克的後面對日軍營區進行最後的掃蕩。

    另外一路99a和99式步兵戰車面對著日軍沖了上去,失去了10式坦克的保護後,那些高炮和普通的步兵成為99a的美食,很快在99式步兵戰車的幫助下,日本陸上自衛隊的所有高炮部隊和步兵全部被消滅。不到15分鐘,自衛隊裝甲部隊營區內的殘兵全部被99a主站坦克炸死。很快,99a坦克和99式步兵戰車就沖進福岡機場,99式步兵戰車上的所有步兵立刻從步兵戰車上跳了下來沖進福岡機場內的建築物。

    一輛99式步兵戰車沖向位于機場中央的塔台,塔台內剩余的日軍立刻架起機槍向撲過來的99式步兵戰車射擊。子彈打在步兵戰車的裝甲上發出鐺鐺鐺的聲音。99式步兵戰車立刻停止了前進,位于車頂的30毫米機炮如同雨點般的砸向塔台,塔台四面的玻璃被30毫米機炮打得粉碎,這時位于後面的一輛99a主站坦克把一枚煙霧彈順著窗戶直接打到塔台內,很快塔台內部被濃濃的煙霧籠罩,99式步兵戰車上的士兵立刻沖進塔台,不到3分鐘就結束了里面的戰斗。隨著塔台內的戰斗結束,福岡機場基本完好無損的落入了解放軍的手中。

    劉光華接到報告後大聲說道︰“干得好,立即給參戰部隊記集體一等功!隨後立刻命令工程兵部隊和防空導彈部隊立刻趕往福岡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