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時空旅舍 > 第773章 再次來訪

第773章 再次來訪

    今晚听到的信息讓唐老板一時有些難以消化。

    畢竟太過離奇,太過玄乎,對她這二十多年以來建立的常識提出了嚴峻挑戰,那一刻仿佛是在告訴她,她從出生到現在認識到的世界都不是真的。

    但這些都是小事——相比起程雲最後說的那番話而言。

    那番話讓她惴惴不安,心亂如麻。

    其實仔細想想,兩個人攜手共度余生,總有一個人要先走。也不是所有情侶、夫妻都是年齡相近的人,也有相差很大的,在他們眼中,若非出了什麼意外,似乎也注定了有一方會先行蒼老、先行離去。讓唐老板覺得心亂的是自己已臨近死亡,而他的生命還很漫長。盡管自己可以不以鶴發雞皮的樣貌面對他,可總歸是要胡思亂想一番的。

    而在自己死後那漫長的歲月中,他又將如何度過?

    如果像是小說中的劇情,有源源不斷的小仙女走進他的生命中,唐老板覺得難受。

    如果按照常理,那時心態也已經很老了的他開始封閉自我,孤獨存活,唐老板覺得更難受。

    她心疼!

    她也怕!

    可詭異的是,她剛走出賓館大門,心情忽然一下子就變得開心起來,之前猶豫遲緩的腳步都變得輕快了許多,心里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像是一下子被裝進了一個箱子中。

    這……我怕是有病吧!?

    唐老板驚愕的睜大了眼楮。

    身後,柳大女神露出了滿意自豪的笑容。

    幫人解憂,令她快樂。

    ……

    次日。

    唐老板渾渾噩噩的來到賓館,幫著把早餐端上樓頂,在天台她忍不住將目光頻頻投向那株放在小魚池邊上的花,清晰的記憶告訴她昨晚發生的事並不是夢。

    她昨晚回到家後甚至還寫了日記,今早又把日記本翻出來撕掉燒了,像是生怕這個驚天秘密透露出去一般……這種行為和成天嚷嚷著練神功、修仙的殷女俠形成鮮明對比。

    昨晚下了點小雨,清晨方晴。

    那兩朵花的葉子上還掛著水珠,花瓣也是濕潤的,花盆邊上的泥土又多了些,還有些污泥抹過的痕跡,似乎這二位早晨還出來散了個步?

    “開飯了!”程雲喊道。

    “哇!”唐清影的聲音響起,“居然有火燒,還有腌肉面!嗚嗚嗚,我曾經還以為我離開了冀州就再也吃不到腌肉面了呢!”

    “不曉得好不好吃,反正肯定不正宗,這是程式火燒、程式腌肉面。”程雲笑道。

    “好吃!無敵好吃!”唐清影只吃了一口就喊道,“姐夫我愛死你了!”

    “額……”

    “這兩道……食物很特殊嗎?”這是柳大女神的聲音,很特殊,能讓人只听一遍就一輩子都不會忘。

    “腌肉面是我們冀州石門下屬一個縣的特色美食,我以前在冀州經常吃。”唐清影說著頓了一下,她忽然想到,唐清焰也很愛吃,不過她眨眼就強迫自己把這個想法拋之腦後了,因為她知道吃醋也沒意義,“火燒是我們北方人經常吃的,而這道白肉罩火燒是我們冀州一個市的特色美食……嘛,因為我們冀州的菜系不大,所以出了冀州都不容易吃到。”

    “吃起來味道很不錯誒,站長,我可以請教一下這個是怎麼做的嗎?”柳大女神嘗了一口後問。

    “咳咳,這個難度很高。”

    “哦!”

    柳大女神自覺放棄,該認慫就認慫。

    唐老板也是怔怔盯著桌面,她本身腦子里就很亂,特別是出了昨晚那回事,她覺得刨除誰對自己施了法這種荒謬的可能外,那肯定就是自己腦子出了問題,以至于她今早都沒怎麼關注桌上的菜。

    她現在也是個小廚娘了,若非有程雲,她的廚藝完全能滿足日常所需,養唐清影這個妹妹也沒問題,她對這兩種食物的做法也有所了解。

    其實無論是腌肉面還是罩火燒,做法都算不得難,只是需要很費心,很費時間。尤其是把它搬上來做早餐的話,起碼半夜就要開始忙活,忙完定個鬧鐘等著它發面,然後早晨天還沒亮就得起來。偏偏火燒和靈壽腌肉面的發面時間還不同,所以一整晚下來估計睡覺時間都是零碎的。

    在冀州要是說早晨想吃這些,還是親手做,那都是婆婆為難媳婦兒,而要是媳婦兒做出來了,全家人都可以拿出去吹牛。

    而在冀州外,還是由一個益州人來做這些,自然就要更費心了。

    顯然這是特意給自己兩姐妹準備的。

    唐老板內心比唐清影更感動,看著這一桌平凡的飯菜,她忽然一下子想通了——去糾結那麼多亂七八糟的干什麼,這樣平平凡凡、無憂無慮的生活還不夠嗎?

    錢夠用,時間也夠用。

    想看的人就在身邊,想做的事隨時能做,想過的生活觸手可及。

    唐老板思索自己的一天,早晨起來做蛋糕點心,做完就把店子交給兼職小姑娘,出去買菜因為攤主只送了蔥而糾結,回來在隔壁撂翻幾個下棋老頭,中午到對面做飯,下午叫上唐夭夭打兩局游戲互相說對方坑,一怒之下去隔壁打麻將,輸贏幾塊錢,晚上再一起出去跑步……

    大抵就是這些事情,有時候她也會幫著看會兒賓館,或者回店中坐著、出去采買原材料,也有時候會和程煙及賓館的其他人聊會兒,出去吃個飯,見見大學畢業後留在錦官發展的室友、朋友等。

    最後要是再在一起碎覺就更……

    總之這樣的生活她已非常滿足了。

    大學畢業一年,她學會了知足。

    夾起一塊火燒咬了口,她笑了下,其實味道算不得多好,一般般吧,在冀州街頭的話中下水平,好在用料扎實。

    唐老板抬起頭,豎了個大拇指,眼角含著笑︰“好吃,以後繼續!”

    余光一瞥,她發現邊上有位老人正笑呵呵的看著他們,笑得眼楮都眯了起來,似乎里邊也夾雜著對回不去的青春的緬懷。

    唐老板也沖他笑著。

    吃過早飯,唐清焰和唐清影一起去洗了碗,今天她的兼職小姑娘不在,她要親自看著店子。但她也沒坐在店中,而是又跑到了隔壁蒼蠅館子門口去下棋。有客人來了圍觀的老頭們自會叫她,有時候遇上賴皮的老頭兒還會趁機給她挪一個子兒,並自以為做得很隱蔽,她也不惱,不拆穿。

    你別說,雖然這些老頭不少都是周圍小學、中學到大學的退休老師,但賴皮的還真不少。最開始圍觀的老頭還會爆發正義感,要麼制止,要麼向她告狀,後來這些老頭輸得多了,竟都睜只眼閉只眼了。

    唐老板通常都覺得挺有意思的,想笑。

    不惱。

    有時候還真就是這樣,你以不同的心態看同一件事,結果是完全不同的。

    半天下來,程雲沒有問過她想清楚了沒有,她也沒有主動找他說,當然她也沒有想過,昨晚回去光顧著高興了。

    下午三點,柯利指揮官攜嵐思夫人來訪。

    當時唐老板正在和一群大媽打麻將,她準備做清龍七對,只見一輛純黑的轎車緩慢的開到了賓館門口,雖然車牌號很普通,可一塵不染如鏡面般的車身依然很惹人注意。

    唐老板不由多看了幾眼。

    車停下後,先下來一名身穿黑色奇怪式樣制服的高大保鏢,身高怕是有近兩米。保鏢打開車門,有戴著圓頂帽的一男一女走了下來,兩人同樣長得很高大,氣質優雅,女士輕輕挽著男士的手,並不顯過分親密,走在賓館門口有些濕潤的石階上就像在走紅地毯般。

    唐老板眉頭微微一皺,隨手摸了張牌,雙眼卻依舊在盯著那方。

    出身官宦家庭的她終究是很敏感的。

    這種純黑又造型保守的轎車向來很受那些不自己開車的人的偏愛,這些車往往都被打理得一塵不染,能當鏡子用。而這輛車並不昂貴,坐的是政府的人的可能性更大。

    而且還很低調。

    忽然,唐老板拿起旁邊賣萌用的日式圓框眼鏡戴上,當即發現了那兩人不同于常人的一點。

    圓頂帽下銀絲般的頭發,那是染發都難以染出來的質感。

    “小唐,你在發啥子呆!”

    “小唐怕是在想男朋友哦!”

    “哦哦!”唐老板迅速反應過來,隨手便把剛才摸出來的那張牌打出去了,然而打出去一看,呆了。

    “哦豁!我的清一色龍七對!”她滿臉懊惱。

    “啥子安?我看看呢!”幾個大媽也顧不上打牌了,連忙湊過來看她手中的牌,隨即驚訝之下滿臉幸災樂禍。

    “嘿嘿!哪個喊你要走神哇!”

    “不打了不打了!氣死了!”唐老板把手中的麻將推了出去。

    “不得行!”

    “就是,繼續!”

    “不了不了,不打了,太氣人了。”唐老板被自己氣死了,起身拿起零票子,便走回了自己的店中。

    她倒是沒有去賓館探查什麼,而是坐在店中發著呆。大約過了兩個小時,她才看見那兩人從賓館出來。那名著話,直到兩兄妹把兩人送上車,站在門口目視他們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