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大宋做權臣 > 第三十章 交易

第三十章 交易

    張寶順利脫險,但這並不代表這起突如其來的綁架案就此結束。因為這件事牽涉到了蔡攸,而蔡攸則是當今官家趙佶“心(愛 i)”的人。

    趙佶是個很念舊的人。原本皇帝跟他並沒有什麼關系,當他的哥哥登基稱帝的時候,年僅十六的趙佶便被封為端王搬出了皇宮,做他的閑散王爺去了。人是勢利的,當時的趙佶只是端王,而當時的官家也是正值(春ch n)秋鼎盛之時。沒人把趙佶這個端王當回事,也就不存在刻意去討好這種事。而當時的蔡攸,不過是翰林院的一編修,但每次遇到趙佶,都會注意禮數周到,這也就讓習慣了周圍人對自己冷漠的趙佶趕到了與眾不同,一來二去,趙佶與蔡攸便成了好友。

    等到趙佶登基坐(殿di n),似蔡攸、高俅這類在趙佶(身sh n)邊的近人也就水漲船高,得到了重用。而相比起高俅,蔡攸的命要苦那麼一點。高俅父母雙亡,趙佶提拔高俅不需要有什麼顧慮。而蔡攸的老子蔡京,卻是趙佶離不開的一個摟錢高手。但也正是因為如此,蔡攸才只能暫時被放到一邊,當然趙佶也對蔡攸承諾了,等他老子蔡京告老,就是蔡攸接替他老子蔡京位置之時。而為了不讓趙佶改變心意,蔡攸只得繼續挖空心思的守在趙佶的(身sh n)邊,為此甚至不惜獻(身sh n)侍主。

    由于整(日r )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討好趙佶,結果就忽略了去打探清楚張寶底細這件事,馬三三人是蔡攸(身sh n)邊的家奴,主子發話,他們就執行,也沒去在意張寶是什麼樣的人。等到簍子捅過了,蔡攸跟馬三等人才發現這回的目標張寶人脈極廣,不僅驚動了一向不怎麼關心宮外之事的鄭皇後,就連汴梁城中的多家老牌權貴,也都上躥下跳的派人尋找張寶。

    蔡攸麻爪了,害怕了,頂不住壓力找到趙佶承認自己的錯誤。而趙佶在得知造成現如今這種狀況的罪魁禍首是蔡攸以後,也是感到頭疼不已。不管蔡攸的死活?念舊的趙佶不舍得。可偏袒蔡攸?趙佶又有點擔心會難以服眾。

    張寶就是在這種(情q ng)況下被招進了宮。其實在被夏虎帶著開封府的衙役解救出來的時候,張寶就已經肯定這起綁架案的幕後主使者就是蔡攸。而宮里的兩天平靜,更是讓張寶意識到當今的官家恐怕是動了保全蔡攸的念頭。否則憑著馬三三人的供詞,開封府不可能不傳訊蔡攸前來答對。

    蔡攸沒被叫去開封府,反倒是張寶被當今官家招進了宮。明面上是為張寶壓驚,但實際上張寶卻知道,這是官家想要出面替蔡攸說(情q ng)。只要自己這個苦主不反對,馬三三人那就是這起綁架案的主犯,與蔡攸毫不相干。

    趙佶是官家,胳膊擰不過大腿,張寶不會為了一時之氣而去得罪這世上目前來說可以決定他命運的人。但就這麼忍氣吞聲卻又不是張寶的(性x ng)格,氣能忍,但好處,也不能少,賠本的買賣不能做。

    “秉義郎可知此番你被歹人綁走是受何人指使?”酒席宴上,趙佶試探的問張寶道。

    “稟官家,匪首馬三曾當堂供認,言說此事乃是受了他家公子蔡攸的指使。微臣雖覺得與蔡大人往(日r )也無過節,蔡大人應該不會對微臣不利,但見馬三言之鑿鑿,又讓微臣不知該不該相信其言?”

    “張秉義,賊人所言豈能當真?”蔡攸開口說道。

    “蔡大人,我是在與官家說話,官家沒開口,你最好這時候閉嘴。”張寶臉色一冷,不滿的警告蔡攸道。

    “秉義郎,蔡攸也是一時心急,你不要在意。”趙佶打圓場的說道。

    “官家,若說先前微臣還只是懷疑此事與蔡攸有關,但現在看了蔡攸的表現,讓微臣更加願意相信那馬三所言非虛。”

    “此話怎講?”趙佶聞言好奇的問道。

    “若不是心虛,何以急著辯解?官家,您是天下之主,您的意願無人能夠違背,若官家說此事到此為止,微臣毫無怨言。”張寶看著官家緩聲說道。

    “呃……”趙佶讓張寶突然的直白弄得有些尷尬,沉吟了片刻後吩咐蔡攸道︰“蔡攸你先退下,朕要與秉義郎說些貼己話。”

    趕走了蔡攸,趙佶這才對張寶道︰“看來秉義郎已經認定此番被人綁架的幕後主使就是蔡攸。”

    “官家,明人不說暗話。微臣雖年幼,但不傻。種種跡象都表明此事是蔡攸指使馬三等人所為。只是由于官家的原因,開封府才不敢拿人,而微臣也不想因為蔡攸一事而惹得龍顏不悅。”

    “好,那你倒是說說,要如何才能平息你心中的那點怨氣?”趙佶微笑著問道。張寶的識時務讓趙佶很滿意,既然張寶已經把話說開,所要的無非就是一些補償,而這對坐擁天下的趙佶來說,這不叫事。

    “微臣所要並不多,只有一點要求,為了保證微臣將來的安全,還請官家(日r )後若是有人向官家打小報告說微臣私自招攬人馬圖謀不軌的時候不要偏听偏信。”

    “呃……這是什麼意思?”趙佶愣住了,不解的問道。

    “官家,俗話說寧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而眼下微臣就是得罪了小人。此番微臣命大,躲過了一劫,但卻難保(日r )後那些小人就會善罷甘休啊。為了保證微臣的安全,微臣是肯定要招攬人做看家護院的,這雖然是大戶人家都會干的事,但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一旦讓那些小人抓到了機會,那微臣到時就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所以此事還望官家一定要答應。”

    “……你打算招多少人做看家護院?”趙佶沒有馬上答應,反倒是一臉慎重的問道。

    “唔……微臣曾經計劃過,將來的張家肯定會家大業大,需要的看家護院不能少了,少數也得有個四五十吧。”

    “……就這點人?”

    “當然看家護院所用的武器可能會有所不同。”

    “呵呵……只要你張家負責看家護院的人數不過五十,就算是人人手持神臂弓,朕也不算你張家圖謀不軌。”趙佶笑了,五十個人想造反,天大的笑話,當即向張寶承諾道。

    得到趙佶承諾的張寶也笑了,他的目的達到了。看家護院的人手上限是五十,但想要訓練忠于張家的私兵卻並不在這看家護院之內。尤其是趙佶所說的最後那句人人手持神臂弓,神臂弓那東西可是軍中利器,輕易弄不出軍營。但有了趙佶那句話,將來張寶就算是讓人批量生產神臂弓都有借口,當今官家(允y n)許的。而且更重要的一點,張寶可以通過聚攏人才研制新式武器而不必擔心會遭人詬病。

    一次綁架,讓張寶終于意識到了自己的弱小。若是自己足夠強大,似蔡攸之流就不會在沒有調查清楚之前對自己下手。求人不如靠己,與其把生的希望寄托在別人的(身sh n)上,倒不如想辦法讓自(身sh n)變得強大,無人敢再小覷。

    賓主盡“歡”過後,張寶並沒有急著出宮,而是隨著宮中內侍去了鄭皇後那里。雖然此時的張寶已經有了自立自強的決心,但對于此次綁架案中鄭皇後的(愛 i)護,張寶還是感動不已。很少開口求人的鄭皇後這次為了張寶而向趙佶開了口,不似趙佶是為了偏袒蔡攸才對張寶好,鄭皇後的這份人(情q ng)張寶必須領。因為兩輩子都是父母早亡的張寶此時從鄭皇後的(身sh n)上感受到了叫做母(愛 i)的東西。

    由于有趙檉跟趙玉盤在,張寶並沒有告訴鄭皇後此起綁架案的幕後主使是蔡攸這件事。面對鄭皇後的詢問,張寶正色道︰“娘娘,我已經跟官家談妥,此次綁架案的主犯就是馬三三人,他們見財起意,綁架了我。”

    一句多余的已經跟官家談妥,就讓鄭皇後知道此案另有隱(情q ng),只是張寶不願說,鄭皇後也不想當著自己兒女的面((逼b )b )問張寶,便將此事揭過,安撫了張寶幾句便讓人將其送出了宮。等到張寶走後,趙檉才輕聲對鄭皇後道︰“母後,孩兒覺得此案另有主謀。”

    “檉兒,你方才沒听清嗎?張秉義已經說了他與你父皇已經說好,此案到此打住,不要再提了。”鄭皇後略帶欣慰的看著兒子說道。

    “……可惜了。”趙檉略帶失望的說道。

    “不可惜,張秉義識時務,知進退,更難得的是與你頗為親善。你莫要因為為娘的事(情q ng)與他生分了。”鄭皇後意有所指的對趙檉說道。

    “孩兒一定謹記母後的教誨。”趙檉立刻答道。

    ……

    出了被綁架這檔子事後,張家對張寶的安全徹底重視起來,要麼是公孫羽,要麼就是周侗,總之會有一個人跟在張寶的(身sh n)邊。而這次張寶進宮,跟著張寶一起來的就是公孫羽。公孫羽進宮不僅僅是保護張寶這一件事,之前得了吩咐替張家招攬護院的任務,趁著張寶進宮這段時間,公孫羽又把自己看中的人選給召集了起來,一起等著張寶從宮中出來。

    張寶一見站在公孫羽(身sh n)後的十幾個壯漢,笑著說道︰“大家頭回見面,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去自家酒樓坐下來慢慢談。公孫大哥,以後你就是這些人的頭,如何安排他們由你做主。”

    “那周老爺子那里……”

    “那是我義父,之前人手不足只好請他老人家辛苦一下,現在有了這些人加入,難道我還不能讓他老人家歇歇,享享清福?”張寶聞言白了公孫羽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到了食為仙,公孫羽等人隨著張寶上了三樓雅間,一行十五人分賓主坐定,作為主人的張寶這才開口對眾人道︰“大家伙既然能被公孫大哥選中,那就說明人品、本事都是數一數二的,對你們我也沒什麼好說的,總之一句話,大家(日r )後就是一家人,你們有什麼難處盡管來找我,能幫的幫,不能幫的想辦法也要幫。不過事先我丑話說前頭,要是一些丟人的忙,倒是可別埋怨我袖手旁觀。”

    “小相公言重了,我等得了這份差事自會盡心盡力,誰要是干了丟主家臉面的事,不用主家開口,我們弟兄也饒不了他。”其中一人開口代表眾人向張寶保證道。

    “說得好,掌櫃的,讓人上酒,我要與諸位共飲一杯。”張寶點點頭,吩咐守在門口的張貴道。

    不多時,一壇子英雄醉被送到了雅間,拍掉酒封,之前開口代表眾人向張寶保證的李柏使勁吸了吸鼻子夸道︰“好酒。”

    “當然是好酒,可惜以前咱們哥幾個喝不起。”旁邊的程勝甕聲甕氣的說道。

    “呵呵……自家釀造的酒,只要別誤了事,以後想喝多少都行。”張寶笑著對眾人道。就見眾人的臉上紛紛露出喜色,又是李柏開口對眾人道︰“方才小相公說了,別誤事,咱哥幾個可千萬別忘了這句,光顧著過酒癮了。”

    有了李柏這句話,眾人並沒有誰喝醉,只是解了解饞便停下了。而趁著吃飯的工夫,張寶也對如今已經是張家護院的十三人進行了初步的了解。這是除了為首的李柏有個媳婦外的光棍軍團,十二個光棍,雖都(身sh n)懷絕技,可就因為窮,所以一直說不上媳婦。這次公孫羽來招人,十三個人因為需要跟張家簽下死契這一條而在一開始並不是十分樂意,但在公孫羽“親切”的勸說之後,一個個不得不低頭答應了這個條件。

    但當了解了張家的(情q ng)況以後,眾人對張家要求簽下死契這個條件也就有些理解了。而在知道張家給他們開出的每月例錢的具體數目以後,十三個人的態度更是變得積極起來。有錢能使鬼推磨,十三個人都是窮怕了的,張家每月給出的例錢足足頂的上他們累死累活干半年的,簽死契就簽死契好了。

    張寶事先已經從公孫羽那里知道了事(情q ng)經過,在與李柏等人相處的時候自然也就顯得鎮定自若,游刃有余,這樣一來,更是讓李柏等人高看一眼,暗道這回沒看走眼,跟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