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總有逆臣想撩朕 > 3.我想要個孩子

3.我想要個孩子

    宋悅強撐著讓自己保持平靜,她在干兒子面前得保持“善良單純柔弱婦人”的人設,要是隔著老遠就發現有敵(情q ng),以這小子的洞察力,絕對能發現問題。

    她暗暗注意著附近的古樹,估摸了一下暗處之人的數量,愈發心驚膽戰,後背不由沁出了冰冷的汗珠。

    來的人不止一個,不知道跟了他們多久……不過應該是在她遇見他之後。之所以現在才被發現,不是她來古代世界之後大意了,而是他們沒有殺意。

    等等,沒有殺意?

    宋悅意味不明地瞥了玄司北一眼。

    看落腳的方式,他武功絕對不差,現如今連她都發現有人在暗處,以他的觀察力,不可能不知道。

    唯有一種可能……暗處的人,就是他的人,所以他才會如此平靜,任由她牽著手,也根本不怕後面會有燕**隊追來,因為此時就算沒有她,他也是安全的。

    姬無朝毒發之時,似乎遙遙听見有人低聲喊了他一聲“尊主”,這個稱呼,在武林中是對地位至高者的尊稱——難道除了明面上的(身sh n)份以外,他還留有一股藏在暗中的勢力?

    這小子的(身sh n)份一定不簡單,她現在對他的了解,或許只是冰山一角……

    宋悅又裝作毫無察覺的走了幾步,更加密切地暗中觀察玄司北的動向,果然發現,他的手指輕輕勾動了一下,像是不經意間的動作。可在她眼里,卻是件不得了的大事。

    暗中打手勢?不妙!

    正這麼想著,面前“叱”地一道破空聲傳來,夜色之中,根本看不清對空中是什麼樣的暗器——以她的武功,只能分辨出一個大概方位,但很明確的是,那殺氣是向著他來的。

    宋悅頭皮一緊,本能聯想到玄司北剛才的手勢。他要想殺她,根本不用費力讓手下人偷襲,自己動手絕對更快,但他偏偏沒這麼做……不好,是試探!他懷疑她有武功,想看她在危難之下做出的本能反應!

    那暗器凌厲的破空聲,讓她有種懸在腦門上的刀突然掉下來的危機感,渾(身sh n)戰栗著想要躲避——這要是試探還好,但這世上什麼奇葩都是存在的,或許他是想殺她,只是出于某種天才的怪癖而不願親自動手,所以要屬下代勞呢?

    在還沒摸清玄司北的脾氣的時候,她賭不起命!

    宋悅認慫,鳳眸輕輕一眯,忽然大呼一聲小心,猛地向玄司北撲了過去,一臉大驚失色地叫道︰“不好,有埋伏!”

    關鍵時刻遇到危險,善良單純的老好人第一反應肯定是護住(身sh n)邊的孩子!她既然要認這個干兒子,首先就得像親媽一樣讓他感受到濃濃的關懷,在危險到來的時候用(身sh n)體護住他,就像現在一樣!

    【宿主666666,雖然說得好听,你那純粹是發現暗器朝自己打來了,想借他的位置躲躲吧?】

    宋悅︰咳咳……也不全是。他的屬下肯定不敢往他的位置丟暗器,我這樣不僅能安全避開,還能在他面前刷刷好感,一舉兩得,學著點兒。

    她猛然撲過去的時候,就已經考慮到玄司北不喜生人、避開她的可能,為此腳下還特意一滑,將整個人的(身sh n)體重心往前傾,把全部的力量加上慣(性x ng)往他(身sh n)上撲了過去。同時,一枚暗鏢擦著她的發際飛過,釘在了(身sh n)後的樹干上,而她雙手撐著土地,整個人呈不雅的姿勢將他壓倒在地。

    嗯……用力好像有點過猛。意料之外的,玄司北竟然沒用武功把她拍飛,而是一如既往地維持著乖乖乞丐的人設,看著她放大的面龐,眯著眸子,拿開她落在他臉頰的一縷發絲,似乎對她的英勇行為十分感激,只是那完美的笑容讓她得慌︰“多謝恩人。”

    她在十五六歲的年紀,還處于天真爛漫的時期,而他此時卻已經懂得了掩藏,近距離的觀察下,他的面容被一縷縷黑灰破壞了原本的俊美,那對純然無害的清澈雙眸能掩蓋掉所有(情q ng)緒,總是容易讓人松去心頭防備。

    宋悅嘴角抽了抽。

    她是不是還來晚了一步……這少年(陰y n)暗的世界觀不會已經長成了吧?

    “別出聲,我剛才好像听見什麼東西飛過來,不知道是只鳥還是附近真的有人……”她裝作害怕的樣子帶著他往草叢里挪了挪,又縮著腦袋東張西望地看了很久,才舒了口氣,一臉傻白甜,“哎……好像是我听錯了。我就說嘛,要是燕軍,早就沖出來殺人了,怎麼可能丟暗器……”

    玄司北不置可否,卻沒再讓她有機會牽住他的手,下意識的,自動與她保持著一米的距離。

    宋悅心里打著坑蒙拐騙的鬼主意,笑得卻一朵花似的,老爺爺般慈祥和藹︰“你現在也屬于黑戶了,就先去九龍灣避避風頭吧,我雖然沒敢在那兒做生意,但(身sh n)上還有些銀錢,看在我倆有緣的份兒上,就全都給你。你在九龍灣等著,我做完燕國這筆生意之後就去找你,好人做到底,給你安排個差事,如何?”

    說罷,就從懷里掏了掏,終于掏出了兩塊碎銀子,放在了他手上。

    “……”雖然他沒說話,但她還是從他眼里讀到了淡淡的嫌棄。

    就連系統都看不下去了︰【宿主,見過摳門的,沒見過你這麼摳的。你懷里不還幾張大面額銀票嗎……】

    宋悅︰俗話說無商不(奸ji n),我這不是為了保持商人人設嘛!

    【呸,借口!】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樹林中,氣氛突然尷尬起來,她給銀子的手僵在了半空中,過了好一會兒,玄司北才接了過去。

    “多謝。”雖然他並不需要,“滴水之恩,必將涌泉相報。他(日r )若……”

    宋悅眼楮一亮,知道機會來了,抬手制止他說下去︰“感激的話就不必再說了,既然遇見了你,就是緣分。你好不容易從郢都逃出來,想必也沒有個落腳處,這些銀子先花著,住幾個晚上,等我做完燕國的生意,再去找你,給你尋個差事做做,好攢點銀子,將來娶妻生子。”

    要真是小乞丐,出逃到荒山,不僅被她救了一命,還又得銀子又得差事的,肯定要感激涕零了。她表現得就像個標準的老好人,笑眯眯的看著他。

    玄司北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

    這女人未免好心得太過了些……真的一點企圖都沒有麼。

    宋悅見他不表態,知道這小子的疑心病不太容易被除去,怕是覺得她好得太過分了些,立馬又接了一句話︰“其實……其實我也想有一個孩子,奈何過門不久夫君就病逝了。我一個寡婦,迫于生計,走南闖北的,(身sh n)邊連一個說話的人兒都沒有……”

    玄司北見她眸中閃動的幽光,後退一步,收回方才的想法。

    這女人的話意很明顯了——夫君早逝,孤獨寂寞,又想要孩子,正如公公們傳說的那樣,有些貌美而又強勢的寡婦如狼似虎,仗著有幾個錢財,只要是男人,就……

    雖然他已經將自己打扮得狼狽了,但一(身sh n)風骨不是泥灰所能折損的,年輕、喪國,無依無靠,如若真是街邊乞丐,或許會慶幸這等艷福,可他……就算她對他有恩,也絕不能容忍……

    “……正是因為(日r )(日r )夜夜的空寂,才讓我愈發的想要一個孩子。所以,你做我的干兒子,怎麼樣?”宋悅把一個空虛寂寞冷的寡婦形象發揮到極致,一說到往事,一雙水眸就像是會說話,打起了感(情q ng)牌,“我是真的想要一個你這樣的孩子,剛才救你,或許也是鬼使神差的勾起了心下的遺憾吧。”

    說罷,又裝模作樣地掏出手帕,擦了擦眼淚︰“當然,若你不答應,我也不勉強你,哪有人像我這樣無恥,挾恩圖報的……”說著自嘲般的勾了勾唇,自怨自艾地絞著帕子,等著他的回應,看上去對此非常在意。

    【手帕巾這種東西宿主居然還隨(身sh n)攜帶66666……】

    宋悅︰想不到吧.jpg

    她一雙鳳眸直勾勾盯著玄司北,在他即將開口拒絕的時候,捂住了看似脆弱的小心髒。

    他沒說話,眼里有一絲意外,視線不著痕跡地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眉頭輕輕一挑,盡管是再細微不過的表(情q ng),也依然落入了她的眼中︰“干兒子?”

    他差點以為是……

    “沒錯,你願意?”宋悅眼中仿佛泛光。

    實則,她已在不知不覺中將他的退路全部封死,如今如果他不想暴露更多(身sh n)份,就只能順勢答應她。于(情q ng),她對他有恩,更別說他要是個小乞丐,便正需要這樣的幫助。

    只是,她沒料到,這位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玄司北輕輕垂眸︰“恐怕不妥。”

    “這有什麼不妥的……”這男人不會要找借口回絕吧?她有很不好的預感。

    “你我年紀相當,應是同輩。”這女人怎麼看都不大,最多不到二十的年紀,竟然想收他做干兒子……且不說他的(身sh n)份,就說年紀,也與娘相差甚遠。

    “誰和你年紀相當了……”宋悅心(情q ng)復雜地摸了摸自己的臉,眼珠子一轉,立馬接道,“誰說女人不能保養得好?你這怕不是變著法子的來夸我,哄我開心……看不出來吧?實際上,我已經是三十多歲的老婆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