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總有逆臣想撩朕 > 5.滿朝文武皆震驚

5.滿朝文武皆震驚

    “朕決定了的事,何時更改過?”宋悅輕描淡寫一句話,“叫他來,朕就在演武場等他。”

    李德順估量著自家皇上三腳貓的功夫,生怕出了任何閃失,一抬頭看偏斜的夕陽,趕緊圓道︰“那皇上就更不能去了,今晚是慶功宴,您忘了?”

    皇上可是說過的,為慶祝成功攻下楚國都城,在宮中設宴三天……

    宋悅這才想起這檔子破事,眉頭一皺,有點心疼三天的宴席,想了想自己虧空的國庫,(挺t ng)直脊背,把袖子一拂︰“三天的宴席太長……攻下楚國算不得什麼喜事,畢竟朕還有更宏偉遠大的目標,大((操c o)c o)大辦就不必了,擺個今天的晚宴就足夠。”

    遵皇上旨意,當晚的宴席,一切從簡。

    宋悅百無聊賴地坐在高高的龍椅上,一手端著酒盞,目光狀似漫不經心地掃過面前花樣繁多的瓜果點心,另一手的幾根指頭在椅子的金扶手上點了點。下頭的大臣們,竟然第一次猜不透他們的皇上今兒在想什麼。

    以前皇上有什麼心事,都會擺在臉上的,可出征一回,面上倒不見喜怒了——難道皇上已經魂游天外,想著煉丹之事?

    眾臣們互相交換著眼色,都沒從對方眼中找到答案。

    而在他們的百般猜測之下,真實(情q ng)況,和他們想的完全不一樣——宋悅的全副(身sh n)心都集中在自己左手邊金色龍椅上。

    宋悅︰是純金的不?

    【廢話!看你那如狼似虎的饑渴目光……不會是想連龍椅都變賣了吧?】

    宋悅︰我像是那樣的人?我只是經歷過那樣的事(情q ng)之後,觸景生(情q ng),想到玄司北而已。

    剛穿越過來的時候,也是躺在這樣一把椅子上,在毒發之時還被匕首刺入(胸xi ng)口……要說沒點心理(陰y n)影,肯定沒人信。

    【那之前在郢都找玄司北的時候,你怎麼沒觸景生(情q ng)一下?沒見你怕過啊!】

    宋悅︰他那五官還沒完全長開,又一臉純良無害的樣子,怎麼也不能把他和那個**oss聯系上……不過現在想想……詐騙啊這是!

    雖然按照古代的標準,他已經成年了,但在她見慣了時空管理局那些不老不死的老妖怪,對她而言,他還是個孩子。

    不到二十的年紀,在外人面前裝成個無害的小乞丐,暗地里卻是擁有一群神秘黑惡勢力的大佬,要不是她後來察覺到有人跟著,或許還真會以為他是個無家可歸的可憐孩子!

    【宿主反思反思自己好嗎,微笑.jpg】

    【宿主不到二十歲的年紀,在外人面前裝成個無害的老寡婦,暗地里卻是燕國皇上!要讓玄司北知道自己的仇人就在跟前,呵呵……】

    宋悅︰……陷入沉思.jpg

    這麼想想,她和他好像是同一類物種來著……

    算了算了,這局就算扯平,誰也不欠誰的。等她做了他的干娘再說。宴席一結束,按照姬無朝的一貫作風,明天又得恢復到煉丹房的(日r )常生活——煉丹沒個幾天幾夜是完成不了的,到時候她隨隨便便就能趁機溜出宮去,先把干兒子拐到手,再去想辦法解決銀子問題。

    宋悅主意打定,隨手捻了一塊桂花糕放進了嘴里,一面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宴席上的其他人,與記憶里的面孔對號入座。

    右邊那個蓄著小胡子的國字臉,看上去就一副忠厚老實的模樣,實際上是個江湖騙子,也是姬無朝最寵(愛 i)的臣子,號稱吳大仙,就是他天天煽動著姬無朝煉丹的。

    再往下一個,(禁j n)軍統領莫清秋,和想象中濃眉大眼的武夫不同,他的臉甚至算得上清秀,舉手投足之間帶給她的感覺,就像電視劇里的主角正派,坐姿也端正規矩。

    有些掃興的是,皇叔沒來。她憋了一肚子的權謀大計,愣是沒地方施展。

    “眾位(愛 i)卿,來,喝!”宋悅舉起了杯盞,一手撐著腦袋,一派閑適的模樣。

    【你這樣和平時的姬無朝有什麼不一樣,真是毫無帝王氣勢呢……我為什麼跟了一個如此low的宿主……】

    宋悅︰這你就不懂(套t o)路了,一般在穿越小說里,行徑與原主相差過大的穿越者往往會被當妖怪上(身sh n),被拉到市集上放火燒死,活不過三集,而我這種韜光養晦的人往往能活到大結局。

    【……】

    下面的臣子說了兩三句恭維的話,似乎對皇上這副不思進取好大喜功的模樣已經習以為常。(身sh n)邊的李德順趁著倒酒的時候,有些擔憂地看了看她,一副想進言又不敢說的模樣。

    宋悅有些頭大,姬無朝這時候畢竟還小,李德順又是(身sh n)邊唯一一個肯慣著她的,少不得對他發脾氣,他說什麼都不肯听,久而久之,李德順知道自己改變不了皇上的主意,心里有什麼話,也不敢說了。

    她輕輕側過頭去,擺明了疑問,讓他開口。李德順微微詫異,卻也想到或許是因為攻破郢都之事,讓皇上心(情q ng)轉好,便也沒有深思,低聲道︰“知道皇上今天高興,但還是少喝些……”

    小皇帝的酒量,他是知道的。上次壽宴也是,喝了不到一壇,就開始醉酒撒潑,在群臣面前失了儀態倒是其次,回去之後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又是嘔吐又是頭疼的,傷(身sh n)體。

    宋悅見他目光毫不掩飾的擔憂,心下一嘆,忽然也附到了他的耳邊,一本正經地小聲說道︰“朕知道自己的酒量,所以……朕已經叫人往那幾壇酒里摻了點水。”

    李德順听了,臉上不知是何表(情q ng),眼楮瞪大,驚異地看著她,一時間竟無話可說。

    長這麼大,皇上終于長了點兒心……真是不容易。

    宋悅心(情q ng)復雜。

    她平(日r )里也不是不能喝,而是喝不慣那些烈酒,更別說以古代釀酒技術,烈酒入喉會有一種濃濃的辛辣感……在準備宴席的時候,就命人偷偷的給自己摻了白水,緩和一下酒勁。

    耍點小聰明而已……明明是不入流的小手段,為什麼這位公公看自己的眼神,反而像是爺爺在看自己終于長大成人的兒孫那樣,飽含著辛酸卻欣慰?在姬無朝的記憶里,李德順從小就對她好,處處為她著想,怕不是已經把她當成了自己的孩子?

    也算好……按照電視劇里的(套t o)路,皇宮里總是處處危機,需要步步為營,一不小心踏錯一步,就是萬劫不復的深淵,(身sh n)邊能有個忠心的人照顧著,也不算太慘。

    她舉起了杯盞,目光緩緩移到了右側一臉正直的(禁j n)軍統領莫清秋(身sh n)上,定定打量了這個清秀小哥一會兒,摸了摸指頭上的金戒指,剛要踏出金階,忽然間(身sh n)側如花似玉的寵妃對她橫著伸出了一腳。

    哎……?

    如果是姬無朝,此時可能就被絆倒了,偏偏宋悅有看路的習慣,還細心得很,看見了這位美艷女子暗中給自己使的小動作,不著痕跡往她臉上一瞟,果然,這位(愛 i)妃總是有意無意看向莫清秋的位置——

    宋悅心下明了,嘴角忽然一勾,用力往下一踩。

    她這些每天上演宮斗大戲的(愛 i)妃個個兒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估計也不是爭寵,心思都打在別的地方去了。比如說這位雍容華貴的美艷淑妃,打心底瞧不起姬無朝,一整顆心估計都撲在人家莫清秋(身sh n)上。

    偏偏姬無朝這位還特別好欺負,本(身sh n)就是女子,對後宮之人不感冒,也就放任他們不管。這位淑妃自打進宮以來就沒受過氣,為所(欲y )為的,還真把姬無朝當傻子溜了。

    電光火石之間腦中閃過姬無朝的記憶——在這里,她這時已經喝了不少酒,被灌得醉醺醺的,腳下也沒看路,就被絆得一摔,讓群臣看了笑話,爛醉之中根本不知道這時誰給她下的絆子,這事只有(身sh n)邊的宮人看見,卻沒人敢暗地里說淑妃的不是,便不了了之,只當她不小心摔倒的。

    這麼想著,腳下不由得加了幾分力道,還用內力((逼b )b )出了臉上的一絲紅暈,看上去微醺的模樣︰“莫(愛 i)卿……哎?朕好像踩著了什麼……”

    淑妃此時已經來不及收腳了,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特別是看到群臣投來的疑問目光,其中包括莫清秋的——一時間既不敢呼痛,又不敢指責什麼,只愣愣地靠在背後的椅子上,腦中一陣空白。

    宋悅死死踩著淑妃的腳沒放,故意做了個大動作,彎腰看了個仔細,揉揉眼楮,分明的醉態︰“哎……(愛 i)妃,你的腳怎麼橫在這里,害得朕不小心踩上了……”

    “臣妾……臣妾……”淑妃沒料到會是如此(情q ng)形,一時不知該作何解釋。

    隨便說個借口,應付過姬無朝應該沒問題,但群臣里要是有聰明的,估計早已看透了真相。她在眾人心中的形象,怕是要大打折扣了……

    宋悅卻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在眾人的目光中搖搖晃晃走向吳大仙︰“朕,單獨敬你一杯!要全部喝掉,不然就是看不起朕!”

    給吳大仙準備的,那是真正的烈酒,她特意命人加了料。吳大仙沒得選擇,就算那酒水燒喉嚨燒得難受,也只能苦著臉一口吞下,擦了擦嘴。

    宋悅心想今後有你好看的,小小的抿了一口,又走到莫清秋的面前︰“莫統領,朕早就听聞你通曉十八般武藝,不如……”

    莫清秋當即臉色就黑了,搭在桌案上的手,不由得指尖泛白,才勉強止住他想厲聲喝止的沖動——陛下莫不是想讓他當眾耍花槍,取樂眾臣?他(禁j n)軍統領乃是正二品的官員,如何受得起這般折辱!

    “不如和朕切磋切磋?”

    空氣突然安靜了下來,這句話話音一落,四面八方的視線宛若實質,一雙雙眼楮紛紛向宋悅看了過去。

    以皇上的三腳貓工夫,竟然想要公然與莫統領切磋?

    “李德順也不攔著點兒……”偶爾也有為她著想的大臣,煩惱的捏著眉心,小聲自言自語。

    當然,更多的是裝聾作啞看(熱r )鬧的。姬無朝是個什麼樣的皇帝,他們有目共睹,論出丑次數,她還嫌不夠多麼?

    因為所有人都很驚訝,群臣之中,暗中觀察之人也能大膽將目光投向宋悅,而不顯突兀。他輕輕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琢磨著尊主的命令,動作很輕,不被任何人發覺。

    至今都不明白尊主為何要密切關注姬無朝。此人頭腦簡單,要不是(身sh n)後有個昭王指使,連自己國家都守不住。六人之中,尊主大可以派他滲入趙國之類的強國,結果倒霉的是他,一天到晚盯著姬無朝令人啼笑皆非的舉動,還得上報給尊主。

    別人家寫的,洋洋灑灑都是治國之策,偏偏他的書信全是(日r )復一(日r )的煉丹玩樂……瞬間在六人中落了檔次。

    宋悅捏著左手的指環,不顧他們異樣的眼光,直勾勾盯著莫清秋,借著酒意,這樣有別于以往的行為,並未讓人覺得異常︰“怎麼,不敢與朕切磋?怕了?”

    “皇上醉了。”莫清秋別開視線,淡淡說道。

    宋悅是借著醉酒的好借口合理裝瘋,干脆扯著他的袖子要他非要小露一手︰“實話跟你說吧,朕自從上次戰役之後,總覺得自己左手力氣大漲,像是麒麟臂一樣,那些小兵小卒的根本撐不過我一掌……”

    “還有這等事?”莫清秋皺起眉頭,眼中似乎燃起了一絲好奇。

    “就是嘛!”宋悅狠狠捶了一下桌子,“沒遇到匹敵的人,真是無趣,這不就記起了你嘛……你武藝高強,正好能讓我試試自己能接多大的掌力。”

    “那好……”他清秀的臉上閃過一絲猶豫,但還是被她的描述勾起了幾許好奇,“我不會手下留(情q ng),皇上如若撐不住,不可憋在心里。”

    果真是個十分正氣的人。

    宋悅眼中劃過一道滿意之色,緩緩笑了,抬起了帶著金戒指的左手,對準他的掌心︰“來,運足掌力打我試試。”

    “那臣就……不客氣了!”

    他雙眸一凜,猛地旋掌一收,將內力聚集,又向她的拳面推了過去,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帶著凌厲氣勢。

    眾位大臣都倒吸一口涼氣,一時,滿室的喧鬧突然化作了落針可聞的空寂,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對接的兩只手上。

    “喝!”

    宋悅也氣勢十足地大喝一聲,裝作全神貫注的樣子,實際上則是用戒指把他打過來的內力盡數吸收了。而在外人看來,這便是一場勢均力敵的高手對決!

    以皇上的功夫,竟然能與莫統領相抗衡?!

    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