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總有逆臣想撩朕 > 7.重金求子(捉蟲)

7.重金求子(捉蟲)

    宋悅走去風起客棧的路上,腦袋里一直回((蕩d ng)d ng)著系統機械式的嗓音。

    【真是搞不懂你們人類……為什麼……宿主明明叫玄司北去悅來客棧等,玄司北也沒反駁,可為什麼現在又變成了風起客棧……宿主還一副篤定他就在里面的樣子……難道是宿主對(身sh n)體的融合沒達到百分之百,出現了記憶混亂?】

    宋悅︰朕清醒著!

    宋悅︰九龍灣整個兒也就那麼大塊地方,幾乎沒什麼外人有膽子進去,一共也才開起了兩家客棧,風起和悅來。那小子之前找那麼多借口,明顯是不想當我兒子,我叫他去悅來客棧等我,他就算訂了悅來客棧的房間,也會為了避開我而選擇風起客棧。

    【66666……原來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連這點都算準了嗎!】系統的聲音多了一絲驚訝,只是隨後又低落下去,【可萬一他也不在風起客棧,這麼大個九龍灣,該怎麼找啊?】

    宋悅︰他肯定會在風起。因為玄司北是楚國皇族,和本大王一樣,不可能和這些罪民有關系,所以不可能住在民宅。他準備定居,肯定是要買宅子的,而按照他的一貫風格,一定要是最好最寬敞最舒服的宅子,不然哪里住得慣?那群手下人要尋到這樣合適的宅子,一天兩天,是肯定辦不到的,更別說還要迎合著他的口味裝飾一番,至少也要個十天八天的。所以——他現在一定是暫住在客棧里。

    【但也有萬一啊,萬一就瞎貓踫上了死耗子,走在路上正好見有人低價((賤ji n)ji n)賣自己的豪宅呢?】系統不依不饒。

    宋悅嘴角一勾︰我也想到了這一點,所以,為了把這種可怕的可能扼殺在萌芽之中,剛才悄悄翻了一下奎爺的小本本——我的猜測沒有錯,的確有一位不透露姓名的大買家在他這兒問過,只是奎爺他手頭上沒有這樣好的宅子。

    【宿主,強!】

    宋悅勾了一下鬢邊的發絲兒,再三確認了一下自己的穿戴,琢磨著要不要給自己臉上添條細紋,最後想想還是算了,免得未來的干兒子不認識自己。

    準備好一切之後,她便踏著平常人的虛浮步子,仰頭望了望頭頂上牌匾的“風起”二字,裝作頭一次來,自言自語︰“可算是找著了……開得也太偏了吧?”

    這句話,小二听了無數遍,耳朵都生繭︰“客官,您是打尖,還是住店?”

    “住店就不必了,給我炒兩個清淡的菜,湊合吃。”一進門,宋悅就感覺到有道並不友好的視線落在自己(身sh n)上,估計是玄司北的屬下。輕輕垂眸,裝作一無所察的樣子,故意紅著臉,有些怯怯地小聲問道,“對了,你們這兒茶座錢不另算吧?能去二樓麼?”

    還(挺t ng)警戒嘛……

    小二打量了一番她的穿著,點了點頭,指了指二樓的空位︰“隨便坐。”說完,便自言自語地走開,“穿著倒是(挺t ng)富貴的,沒想到是個窮鬼,打腫臉來充胖子……吃不起就別來吃……八成又是被隔壁悅來客棧轟出來的。把我們這兒當收容所了?”

    宋悅來的時候並不是飯點,但她就打定了主意在這里蹲守,不見玄司北不回頭。一疊涼菜她能吃一個時辰,又叫了茶水擺著,一直佔著座位。小二雖然有些不滿,但也沒怎麼為難。

    等她慢慢悠悠喝著下午茶,看著窗外的風景,吃完最後一疊涼菜的時候,終于,見街道上駛來一輛馬車,停在了客棧門口,一(身sh n)黑色勁裝的侍衛正站在車前,車簾撩開的時候,甚至還瞥見了一抹熟悉的白色衣角。

    是玄司北,她敢肯定。

    宋悅幾乎是同時放下了茶杯,走去結賬。她故意踏著慢慢悠悠的步子走下樓梯,制造出了一記意外巧遇。

    此時的玄司北,和那(日r )所見的小乞丐全然不同,純淨得不染絲毫雜質的眸子,配上隨意綰起的如緞黑發,雖然僅穿著一襲衣料普通的白衣,卻仍然掩不去他那王孫公子的貴氣。這位優雅而疏離的小公子,此時正帶著手下穿過大堂。

    而她早已計算好了一切時間,緩緩走下樓梯,剛好,與他“不期而遇”,打了個照面。

    這時候的玄司北,不再是當(日r )的乞丐了。她要是一下子就認出他來,或許會引他懷疑,所以,她只能制造機會,讓他主動認自己。

    【那如果他不認呢?那不是很尷尬?】

    宋悅︰……哈?哪有兒子不認老子的!

    不料,系統的烏鴉嘴突然實現——她在玄司北面前停了一刻,甚至已經猜出他認出了自己,但,這位難伺候的小公子卻一臉淡然,只輕描淡寫地掃了她一眼,腳步一刻沒停,從她(身sh n)邊擦肩而過。

    宋悅強力保持著臉上表(情q ng)的自然,也只能裝作陌路,用方才的緩慢步子,一步步與他拉開距離,心里吶喊。

    沒想到這小子還真是……翅膀硬了!一口一個恩人的叫,沒過兩天,不僅躲著她,還可以翻臉不認人!還她的二錢銀子來!

    【宿主淡定,今後的路還長著呢,說不定還有更麻煩的事兒在後頭。】

    宋悅︰……我不管,他這個兒子反正是當定了!

    她腦中飛轉,立刻改變原計劃,緩慢地掏出了一錢銀子,弱弱地小聲問道︰“夠嗎?”

    果然,掌櫃的臉上露出了堪稱嫌棄的表(情q ng)。和所有人一樣,他也是被她這(身sh n)富貴打扮給騙住了,隨後發現她似乎不肯掏銀子,心理落差有點大︰“茶錢不止這個數,你又佔了窗邊的位置那麼久,理應多出一些,就算你一兩吧。”

    “什麼……要一兩?”打劫啊!

    宋悅一面露出夸張的驚訝表(情q ng),一面故意捂住了自己的荷包,心中暗暗吐槽著。

    果然九龍灣里就沒什麼好人,一個個都本著欺負弱小、利益至上的原則,街上的商家不會也都是些黑心商家吧?不過,正是這一點,可以利用一下。

    見她緊緊捂住荷包的動作,疑似此地無銀三百兩,掌櫃的篤定了她荷包里還有銀子,故意揚聲大喊,讓全客棧的所有人都听到︰“姑娘,你是想吃白食?(身sh n)上分明有銀子,為何遲遲不付賬?”

    這一聲喊,惹得客棧上下兩層的客人都忍不住伸長脖子,往這邊張望過來。人喜歡看(熱r )鬧,是天(性x ng),特別是九龍灣里沒有所謂官兵,他們想怎樣就怎樣,能弄出不少新鮮花樣來。

    上樓正至一半的玄司北,輕輕皺了一下眉頭,沒有說話,只是(身sh n)形微頓,又像想起了什麼,繼續向上走去。

    “我……”對比之下,掌櫃的面前那位穿著不俗的漂亮姑娘的聲音則顯得有些柔弱,有些怯怯的,“我不是已經給了嗎,剛才我就點了一盤小炒和一盤涼菜,怎麼會要整整一兩銀子?”

    “飯菜的價格是你定還是我定?我說那兩碟菜要一兩銀子,你照著付不就得了,看你這(身sh n)衣服也不止一兩……九龍灣的規矩,用我教?不會是外地人吧?”

    “可……可我真的沒錢。”宋悅瑟瑟發抖,抱著雙臂,似乎有些害怕,“我原是個生意人,最後一單生意把老本都賠進去了,僅剩些吃飯的錢,別被我這(身sh n)打扮騙了,這是我剩下的唯一一件體面的衣服,其他都((賤ji n)ji n)賣了……我真的沒有那麼多錢,老板,要不我給你刷盤子吧?”

    她的計劃,首先,得設計留在客棧,最好是當個雜役之類的,趁著干活的時機,和玄司北再巧遇一波,這次只能她主動出擊,只要他開口,她就能借口聲音熟悉,揭他馬甲。

    玄司北薄唇緩緩抿成了一線,步子微微一頓。(身sh n)後的立馬有人關切地問怎麼了,但他沒有回答,只是垂眸,不動聲色地將樓下的(情q ng)形收入眼中。

    她果真來九龍灣了……

    之前就听她信心滿滿的說要做生意,結果,這是賠了銀子?看她神(情q ng)憔悴,眼神落寞,應該是受了不小的打擊。荷包里沒銀子,恐怕也是實話,不然也不用節省至此。

    以九龍灣這些惡民的民風……恐怕這次,她惹了不小的麻煩。那群人不會善罷甘休,看她一介女子,(身sh n)邊沒有旁人,只怕會動手動腳。

    雖說與他無關,但她好歹于他有恩,就算這份恩(情q ng)他並不需要。

    “錢江。”玄司北淡淡使了個眼色,讓(身sh n)後跟著的一個矮個子男人前去交涉。

    宋悅已經雙手抱起了腦袋,瑟瑟發抖地蹲了下來,暗暗用金戒指的那面對準了頭頂上的人們,只等著打手們的拳頭砸下。

    順便暗暗爽著︰能收集一把能量值,也算是沒白來一趟。幾拳下去換顆金丹,不用自己動手,劃算。

    【宿主,還能不能有點別的追求?】

    宋悅︰沒有。

    只在這時,突然有人厲聲喝了一聲“住手”,讓打手們捋袖子的動作一頓。不過也僅僅是一頓,緊接著又握緊了拳。

    那小個子的男人,壓根就沒見過,管他哪路人,在灣里估計排不上號吧?九龍灣是個什麼地方,沒本事的人還想英雄救美?

    掌櫃的卻是見過錢江的——前兩天九龍灣來了幾個(身sh n)份神秘的外地人,估計不是什麼好惹的貨色,就看他們的馬車,也能估量得出那不菲的(身sh n)家,可這樣一個大主顧,偏偏沒住在隔壁條件更好的悅來客棧,反而來他們客棧住了下來,其中,唯一露過面,在外頭趕馬的,就是這位名叫錢江的小個子男人。

    他的(身sh n)後,代表著的可是那位……

    “先別動手。”掌櫃的揮揮手,叫旁人散開,又換了副面孔,轉向錢江,笑著問道,“可這位姑娘的飯錢……”

    “一兩銀子,我出。”錢江十分干脆。

    蹲在地上等著被揍的宋悅緩緩挪開指縫,見是剛才跟在玄司北(身sh n)後的人,心下一驚。

    原本以為她要死乞白賴的在這里刷盤子,一邊尋找時機,他……出乎意料的,暗中出手幫她了!

    是個認兒子的好機會!

    “恩人!”她大喊一聲,生怕錢江會逃走似的,扯住了他的一片衣角,“多謝恩人出手相救,小女子無以為報,唯有……”唯有來世做牛做馬!

    錢江方才下樓的時候就心想,尊主莫非是對此女有興趣,此時見她扯著自己,慌張起來,生怕她吐出什麼“唯有以(身sh n)相許”的字句︰“別報別報……救你不是我的意思!”

    “你是說,救我的另有其人?”宋悅一臉驚異,見他這麼說,連忙站起,“麻煩帶個路,我想親自答謝恩人一番。”說罷還規規矩矩的行了個禮。

    “這……”錢江一時語塞,不由自主地征詢般抬頭,卻發現尊主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無奈之下,只好引她上樓。

    玄司北的房門半掩著,他們剛走到門口,就听他忽然淡淡的一聲︰“錢江。”小個子男人便十分默契地止步,示意她獨自入內。

    這嗓音和第一面時的嘶啞,全然不同。宋悅心下微沉,根據聲線認親恐怕是不現實的了,現在主動權也不在她手里……他突然救她,是良心未泯,還是另有圖謀?

    她緩緩推門,走進了室內。和預想中高冷神秘的黑惡勢力大佬不同,玄司北(身sh n)邊一個伺候的人也沒有,穿著普普通通的白衣,肆意而隨(性x ng)地向她走來,雙眸一如既往的清澈,一開口,還是清脆磁(性x ng)的少年音︰“你就不記得我了麼?”

    他如今看起來倒像是他這個年紀該有的模樣,精致的面容甚至還帶著溫暖無害的淡淡笑意,但她知道他內心里是什麼貨色,所以越是見他這樣,心里就越是沒底。

    宋悅僵硬地看著靠近自己的白衣少年,一時間消化不能。

    剛才走進來的時候,這個男人還是一副別人欠了他好幾百萬般的高冷臉,站在幾個高個子(身sh n)邊,足有一份世家小公子的貴氣……偏偏現在突然換成了天真無邪溫柔少年的人設?

    “哎?你……”她突然握緊了拳,學著少女漫畫里的姿勢,後退了一小步,表達自己的驚訝。

    【宿主,你好像超緊張的……】

    宋悅︰不,我只是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但現在我是個一無所知的寡婦,要配合他的表演,不能表現得太機智。

    “你果真不記得了,”他富含笑意的眼楮眯了起來,彎成了月牙形,“我就是那天被你撿到的小乞丐,拿了你二錢銀子,才在這里住下的……沒辦法,悅來客棧太貴,住不起。”

    “……”騙鬼呢吧!

    要不是她早知道他(身sh n)份,又暗暗在風起客棧二樓茶座上蹲點,看到他那一輛價值不菲的馬車,估計也會相信他的鬼話!

    宋悅嘴角輕輕抽了抽,就當自己背對著窗吃的飯,裝作懵((逼b )b )的樣子︰“那剛才和你一起進來的人呢?為什麼我看著像是大家族的侍衛?你這(身sh n)衣服也不一樣了,還有那個錢江……足足一兩銀子,你怎麼拿出來的?”

    “不錯,錢江是我結識的兄弟,家底豐厚,那些侍衛也都是他雇佣的。”玄司北說起謊話來,面色如常,讓人看不出絲毫不自然的痕跡,“你先救了我一次,如今我拉你一把,也算是恩(情q ng)相抵……”

    果然來了!說到底就是不願做兒子!

    宋悅怕他說下去,連忙打斷他的話,一面從腰包里掏出早已準備好的銀質長命鎖,“既然已經找到了我,又怎麼好意思麻煩人家半道結識的兄弟?我剛把余下的錢全拿來買了(套t o)九龍灣的宅子,正愁著死後沒個親人繼承,來,把長命鎖帶上……認了干娘,今後干娘的錢就是你的錢,有了宅子,就能娶漂亮老婆了!”

    她學著記憶中電線桿上“重金求子”的小廣告,把好處說了一大通——在古代,許多人都還是無房戶,就連有些官職的人,也不一定買得起宅子。她雖然看起來窮得叮當響,但她有宅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