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總有逆臣想撩朕 > 15.腹黑

15.腹黑

    宋悅頭皮一緊,背後發涼,對上玄司北幽幽的眸光,心里有些發虛。

    這孩子眼楮怎麼這麼尖呢……李德順叫人騰出來的攤位,正是一個老人的,連擺放的物品位置都沒變。他路過這片地方,僅僅掃了一眼而已,竟然就已經記下了一切……

    “這……”她暗暗心驚于玄司北的能力,一面把他往懷里推了推,讓他能听到自己平穩的心跳,就像一個平和淡然的母親,緩緩開口,“沒錯,剛才我內急,就叫別的攤位的老太太幫我看了一下攤子,沒想到竟然差點錯過了你。”

    玄司北埋首于她的懷中,低低笑了笑︰“原來如此。”她的(身sh n)子軟軟的,雖然表面上看著有些掉色,但顯然,一層層衣料都是洗過無數道的,上面帶著一種特殊植物的淡淡清香,“這麼說,這些(日r )子來,你都住在燕都了?”

    她的懷抱,莫名沖淡了他對燕國這片土地的尖銳仇恨,讓他有一刻的心安,仿佛只要在她懷里,整個世界都能變得寧和,化解掉他心中的殺戾。

    “對……”

    “那你住哪兒?”玄司北半掩的眸中閃過一縷幽光。

    宋悅曾說過自己是黑戶,而真正的黑戶是無法入住客棧的,以她現在的余錢也不可能有宅子住……她不會傻到一個人窩在貧民窟那些沒人要的破房子里將就過夜吧?

    “我……”宋悅有些結巴,答不上來,心想要不要往慘了說,住破廟。又轉念一想,今晚怕是要和他一起住,條件不能太差,于是信口胡謅,“我有個生意上的朋友,以前就相互照應著,這次他見我獨(身sh n)來燕,便騰出了個小院子……”

    這完全是托了皇太後的福。姬無朝的娘給她在燕都做了個院子,只是具體原因,還沒等她說清楚,就已經過世了。姬無朝只去過那兒一次,所以印象模模糊糊的,除了李德順會派人定期去那兒打掃,根本沒人會去住。

    這個問題,算是揭過了。玄司北似乎對她的(身sh n)份沒起任何懷疑,一雙眸子輕輕眯起,總是讓她聯想起自己送他的那只溫順白兔。

    【宿主,其實你在他眼里,也就是只小兔子……】

    宋悅︰……我他干娘!我超凶的!

    她忍不住把他往懷中按了按,直勾勾望著他一頭如同黑綢般的柔軟發絲。

    早就想摸摸兒砸腦袋了,可惜這孩子好面子,偏偏不給她摸。現在正是撫摸乖兒子的好時機!

    宋悅剛一伸手,猝不及防的,他突然抬眸,認真發問︰“你當真三十三歲?”

    她伸到空中的手僵住,在他冷冰冰的目光中半路折回,尬笑著︰“這還能有假……”忽然瞥見他在懷中的姿勢,暗道不好,一把推開,捂著(胸xi ng)口,臉色黑了下來,“小小年紀不學好,你說為娘哪里?!”

    一部分是給氣的,另一部分是心虛,所以才捂著(胸xi ng),裝作盛怒的樣子,怕他看出端倪。

    她雖然可以通過衣著打扮和化妝來盡可能的復現三十歲婦女的模樣,但這姬無朝的(身sh n)體還是實打實的十幾歲小幼苗,不知道是不是常年束(胸xi ng)的緣故,(胸xi ng)口堪比飛機場,沒有半點起伏。要不是她穿女裝的時候覺得實在不像樣,墊了幾層,估計要被當場拆穿了。

    這孩子還沒開過葷,應該感覺不出差異。只是剛才的話,她听了都想打人。

    玄司北被她推開,眸中卻染上了些笑意。

    難得看見這女人惱羞成怒的模樣。

    剛才,他的確是有幾分懷疑的,但見她的反應,的確不像未經人事的二八少女,真把他當養子對待了。

    ……

    直到傍晚,人流逐漸變得稀少之前,玄司北都站在宋悅(身sh n)邊,幫她些小忙,除了質疑年齡、以及不承認她的干娘(身sh n)份以外,兩人的相處,十分和諧。

    宋悅撐著腦袋,看著養尊處優的楚國太子此時正手腳麻利的給客人找錢,心下覺得有些新奇。他臉上沒有絲毫不悅,看來是真心想要幫她的忙的,她之前的一系列教育……似乎也不是全然白費。

    這樣看上去,他就像是個乖寶寶,一雙澄澈無害的眸子十分吸引路人好感,說話也溫溫和和的,看不出半點戾氣,讓她再怎麼想想,也無法將他和白天遇到的那個眸色冰冷的男人畫上等號。

    玄司北幫忙著收攤,心(情q ng)有些復雜。愈發盡心盡力,將收到的銀兩全都放入宋悅的口袋。

    按照計劃,明(日r )他就要入宮了……和宋悅在一起的(日r )子,只剩下一個晚上。

    他能為她做的,只有這些。

    不是沒有想過告訴她自己的真實(身sh n)份,但,他不能預估她的反應——這樣震撼(性x ng)的消息,對于一個平凡的商女來說,恐怕難以承受,更別提她還將他視為親生兒子。

    宋悅享受著被干兒子伺候的待遇,有種自己苦心培養的小樹苗長大了的成就感,牽著他的手,兩人並排走在巷子里︰“你一個人來燕都找我,也沒尋個住處……就先住我那兒吧。”

    (身sh n)邊的少年一襲干淨的白衣,遠遠看去,和她的粗布衫有些不相配。

    玄司北捏著掌心的一錠金子,在想如何送出手——若說這是他掙來的,不知道缺心眼的宋悅會不會懷疑什麼,但要是什麼都不給,總覺得有些委屈了她。

    七拐八繞之後,宋悅指了指面前的一間平平無奇的空置民宅︰“到了。”

    她正要拉著兒子進門,忽然,宅門被人從里面打開,一個年輕俊美的黑衣男人,疑惑的掃了一眼她(身sh n)邊的玄司北,目光緩緩落在她的臉上,閃過一絲了然,開了門︰“進。”

    宋悅︰???

    姬無朝的記憶里,好像沒有這號人!

    如果是陌生人,一定不會這麼淡定的放他們進屋。所以這個男人肯定認識姬無朝的真容,知道她的真實(身sh n)份。而姬無朝女扮男裝之事,是連(身sh n)邊的李德順都不知曉的,甚至還瞞過了太上皇。唯有姬無朝的母親知曉此事……

    再這麼一想……這間宅子是她的沒錯,但是母親為她所建,所以,這個人應當是母親那邊最忠實的下屬,不然也不會熟悉她的原貌,並在母親死後還來打理這間無人的屋子。

    她好像誤打誤撞的,撞見了個忠實隊友?!

    宋悅幾乎感動得(熱r )淚盈眶,要不是想到玄司北在場,可能當場就要和這個黑衣男人聊起來。但現在,她只能禮貌(性x ng)的笑笑,在玄司北看不到的角度向他眨了眨眼楮,示意他別說錯話。

    “李大哥,真是不好意思……這些天借住,給你添了麻煩不說,這次還帶了個小不點兒來……”她話語間故意將這些信息透露給他,輕輕垂眸。

    黑衣男人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明白了她的話意,少說少錯,淡淡答了一句“無礙”,便轉(身sh n)做自己的事兒了。

    若不是多年的訓練,他差點都沒認出姬無朝的臉。明明和畫像中的一模一樣,偏偏穿了(身sh n)極其不符年齡的粗布衫,還挽了個發髻,活活扮老了十歲。這次帶了個漂亮的小男孩來,是想做什麼?

    宮中那些傳言,他也是听說過的,姬無朝(身sh n)為皇帝,活得肆意,為何要在一個小男孩前裝模作樣?只是,這些由不得他關心。

    宋悅把玄司北往臥房一塞,自己裝作放行李的樣子,提著包袱趕上了黑衣男人,把他硬生生拽到了大樹後。

    她在疑惑什麼,男人心下明了,也不奇怪姬無朝會是如此反應。畢竟,她的母親從未在她耳邊提過影衛之事。

    他清了清嗓子,正打算和盤托出,忽見宋悅向他俯(身sh n),壓低聲音,劈頭蓋臉的小聲問道︰“你不會是我娘給我準備的影衛吧?”

    “……”男人一臉震驚。

    看他的反應,她差不多懂了,松開他的領口,輕呼一口氣︰“果然還是娘知道疼人……你的名字?”

    “飛羽。”

    “影衛一共幾個人?怎麼只見你一個?”

    “二十人,其余……都散了。”

    “為什麼這件事一直瞞著我?”

    “……”他突然看著她,沉默了。

    宋悅撇了撇嘴,轉過(身sh n)去,背負起雙手,漫不經心︰“你不說朕也知道……娘才是你們的主子,朕這個少主子,你們根本不放在眼里。听到宮中傳出那樣的消息,恐怕你根本沒想過替朕效力,心灰意冷了吧?”

    如果是個正常人,要輔佐一個一無是處的主子,的確夠嗆。姬無朝先前做了不少荒唐事,好在手邊沒多少權力,後果也不嚴重,比如說搶了個小白臉養在後宮——要是飛羽一直在她(身sh n)邊,這種事肯定就不止一次了。

    她能理解。

    飛羽沉默了一會兒,有些羞愧的半跪下去,低下頭。卻不知一只手竟然捏住了他的下巴,強迫他抬頭看著姬無朝那雙微眯的眼眸。這次,宋悅沒有絲毫掩藏,直視著他的眼楮︰“朕能理解,這不怪你,以前的事,既往不咎。如果你也不想留,那朕就放你自由。”

    “我……”飛羽原本是想走,但看著她與主子極其相似的臉龐,又猶豫了。

    再怎麼說,她也是主子的骨(肉r u),就算做了傷天害理之事……

    “給你一天的時間考慮。”宋悅雙手交握在(身sh n)後,一步步走出月門,那縴細的(身sh n)影,竟把一(身sh n)再普通不過的粗布衫穿出了幾分龍袍的氣勢,讓跪在地上的飛羽呆了呆。

    這是他少數幾次見姬無朝的面,近距離的接觸下,似乎……和印象中的有些出入……

    宋悅沉著臉走進自己的院子,腦中思緒紛亂,進屋之後,盯著燭台發了會兒愣。

    飛羽腳步極其輕盈,幾乎是初見的時候她就能猜出來,他輕功絕對是頂尖的。她是要做一代女帝的人,放著他這麼好的資源不用,浪費啊?

    但剛才……她也不知道怎麼的,見他眸中的灰暗絕望,忽然就不想費盡心機強迫他為自己做事了。影衛小時候的生活本來就又苦又單調,讓他們就這麼散了,各自娶妻生子享受生活,也算是件好事……

    【話說宿主,你怎麼就猜到他是影衛的?】

    宋悅︰他對我沒敵意,還配合我演戲,肯定是隊友,而且是經過一定訓練的隊友,再根據這座宅子的來源一推理,答案就來了。

    【6666,真沒看出來宿主的推理能力……】

    宋悅︰最重要的是,電視劇里都喜歡這麼演,這種(套t o)路一猜就中。

    【……根本沒有推理能力。】

    宋悅在燭火邊胡思亂想著,發了會兒呆,忽然發覺,借著火光,窗邊好像直直立了一道黑影,一動不動的。

    她沒察覺到院外有任何人的氣息,嚇了一跳,連忙推門而出。

    只見玄司北正抱著一席枕頭被褥,站在庭院之中,一雙澄澈的眸子不帶半分雜質,靜靜看著她房門的入口處,就這麼紋絲不動的站著。半夜的涼風微微掠起他的衣角,雪白的里衣顯得有些單薄。

    三秒鐘詭異的安靜。

    宋悅維持著扶門的姿勢,呆呆看著玄司北,張了張口,有些找不到自己的聲音︰“你……你這是?”

    “我睡不著。”他就像個無辜的孩子,面上沒有多少表(情q ng),整個人卻顯得單純無害。精致的面容有一半隱藏在黑暗中,嘴角輕輕牽起一個弧度,卻又在她看過來時,消弭于無形,“要和宋悅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