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總有逆臣想撩朕 > 72.他後悔了(捉蟲)

72.他後悔了(捉蟲)

    宋悅望了一眼四面八方的司空家僕, 一臉鄭重的把箱蓋一掀——

    在他們的視線中,一抹黑影從箱中猛地站了起來, 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一邊抖落頭發上的棉花和燈芯草。有些不知所措地望著他們一雙雙眼楮。

    王二小姐自詡是個見多識廣的人,江湖中有人靠藏在馬車底下躲避人的追捕,她也咬著牙學到了, 本以為能靠著混入司空家的貨物里,混出燕都, 沒想到這根本不是貨物箱子, 而是聘禮!

    玄司北面色稍霽, 看好戲般的勾了勾唇, 而司空彥的臉色完全冷了下來。

    【司空彥忠誠度 5%,目前忠誠度20%】

    宋悅仍然保持著開箱的姿勢,定格了會兒。覺得忠誠值漲得越來越莫名其妙。

    她的目光落在王二小姐搭在箱子邊緣的手上, 歪了歪頭。

    哦豁?

    還真給她抓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司空公子難道不給個解釋?送個一(身sh n)黑不溜秋的女人給我當聘禮, 是看不起我這個寡婦麼?”她緩緩轉頭看向司空彥, 正想以此為由拒絕他的求婚,便見他冷著一張臉走下樓梯,往自己走來,心下不對, “司空公子……你?”

    “我……我不是故意的, 真的不是故意的。”王二小姐才反應過來, 飛快去捂自己的臉。

    不知為何, 剛才那個看上去溫和可親的司空公子,如今的眼神卻冰冷空無一物。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過這一劫,有些柔弱無助地看了一眼宋悅,眼里逐漸泛起了委屈,想要博取同(情q ng)︰“公子,此事怪不得我,我也是無奈才出此下策的,求公子不要帶我去官府!”

    說罷,她抬腳跨出了箱子,徑直走過宋悅,立馬伏跪在地上,整個眼里只剩下了司空彥︰“是姬無朝,都是姬無朝給((逼b )b )的!”

    “哈?”本來打算看王二小姐被扭送官府的好戲,宋悅卻覺得自己膝蓋突然中了一箭,莫名其妙。

    怎麼變成她給((逼b )b )的了?為啥什麼黑鍋都能往她頭上扣?

    【司空彥忠誠度加1。】

    “姑娘,你是不知!”王二小姐淒淒慘慘地抹了一把眼淚,煞有其事地說道,“因為柳君,姬無朝早就看我不順眼,今天在大庭廣眾之下更是有意為難,想看我的笑話,他一介皇帝,自然想抄家就抄家了,原本柳君犯下的事兒,與我完全沒有關系,可他偏要查抄我們家……”

    宋悅嘴角一撇。

    這就沒關系了?剛才在街邊上她還應得好好的,說柳家都和王家成了一家人,指責她搶了她名義上的男人……合著這回柳家就和他們家半毛錢關系都沒?說好的世代聯姻和娃娃親呢?

    “我也知道,君王的主意不是別人能更改的,但這樣的牽連……我實在是有冤沒地方訴說,迫不得已才跑了出來。”王二小姐看向司空彥,話語飽含真(情q ng)實感,“如若公子不嫌棄的話,我願意為奴為婢伺候公子,只要別把我扭送到官府去……公子一定要認清楚姬無朝的真面目!”

    宋悅︰……對不起,我听到了。

    【司空彥忠誠度加1%,目前忠誠度22%。】

    宋悅︰???

    合著姬無朝被黑得越慘,他忠誠度反而越漲?真想知道他腦子里在想什麼。

    司空彥隱忍著怒氣,沒有發作,(身sh n)邊的陳耿卻知道,公子鮮少會有不把笑容掛在嘴邊的時候,一旦認真起來,便是真的生氣了。他連忙招呼了幾個家丁,準備把王二小姐拖走。

    “是我的失誤。”司空彥徑直路過王二小姐,臉上無一絲憐憫,甚至腳步都不曾頓一下,在宋悅面前停住,輕聲道,“對不起。”

    “G,我又不是在怪你……”突然間這麼嚴肅的給她道歉,倒讓她有點不忍心再這麼圍觀下去了。

    【滴,給宿主科普一下,按照這個朝代司空家附近區域的風俗,第一個打開聘禮的一定是新娘子,如果被別人動過,那就是不被老天祝福的婚姻。】

    宋悅︰還有這種說法?

    她心疼了一秒,往司空彥那邊看去,發現他臉色確實不那麼好看,甚至(身sh n)後的氣息都變得沉重起來,像是烏雲籠罩。顯然,發生這種狀況,對他打擊不小——這麼轉換角色一想,本來絕世寶物都給買來了,高高興興上門準備娶媳婦,卻突然出了這樣的事兒,換誰誰不暴走?司空彥算是脾氣好的了。

    “帶走。”司空彥直接給陳耿下了命令,“備馬,我要親自把她帶到皇上面前。”

    王二小姐驚叫了一聲。

    帶到皇上面前?那不分明是要她命嗎!

    原以為她長相偏于柔弱,這麼一哭,是人都該心軟了……可這司空彥簡直不是個男人,懂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

    “哎,這種事就別往心里去……”宋悅上前,想扯住他的衣袖,司空彥卻先一步轉(身sh n),沒給她面子,讓她撲了個空。

    他的眼里有著決絕,帶著幾分歉意,背影卻有些蕭瑟頹然,在她的注視下,沒走兩步,便輕輕捂住了嘴,咳了一聲。

    “少主!”

    “公子?”

    宋悅這下也沒時間計較剛才他對自己的不理睬,驚呼一聲,上前扶住了他的(身sh n)子。司空彥扯著她的手,借了一把力,待穩定(身sh n)形,便觸電般的松開了她的手︰“我無礙。今天叨擾宋姑娘了……我還有事,改(日r )再敘。”

    她連忙拉住他,被他先一步掙脫。司空彥似乎有意避著她的關心,又重重咳了幾聲。陳耿知道自家少主(情q ng)緒激動時更容易犯病,連忙扶著司空彥進了馬車,末了,還對她鞠了一躬,“宋姑娘,今(日r )多有得罪。”

    “我沒事,講究那麼多規矩做什麼?倒是你,要看好你們少主,仔細照顧著。”宋悅有些擔憂,可惜司空彥執意不見她,她隔著一層車簾,也看不到他的人影。正探頭探腦的望著,忽然眼前就被一雙手給蒙住了——玄司北黑著臉,拖拽著她回院子, 地一聲重重關上了門。

    要不是看在聘禮出了問題,司空也病發了,他才不會放任宋悅死死盯著那個男人看。

    院門外,緩緩馳行的馬車里,司空彥淡淡將捂住嘴唇的手拿開,掌心中已經有了鮮紅。

    這就是他著急離去的理由……

    他不想看她皺眉。

    ……

    宋悅好說歹說把玄司北打發去“工作”,留下自己一個人,抄地道去往皇宮。

    一路上,冷靜下來後,她飛快整理著腦中的思緒——查治污吏的兩條線,一條是柳懷義,一條是御史,而御史的嘴巴已經撬開了,留下的名單里只有一個洪全寶難以對付,她目前想要煽動玄司北,但成效未知。柳懷義這邊暫時還沒供出別的什麼人來,倒是搜刮出了不少金銀,看上去,王二小姐倒不失為柳懷義的一個突破口。

    剛才司空彥說要進宮見她,應該是想親自把王二小姐交到她手上了。王二小姐(陰y n)差陽錯還是入了(套t o),還順帶破壞了一下司空彥的求婚,甚合她意,不過就是有點對不住司空彥……

    想到司空彥,她不由又有些擔憂,剛才見他咳嗽,似乎是被氣得狠了……他本來就是個病秧子(身sh n)體,不會有事吧?

    【不記仇啦?他可是捏腫你手腕的人G……】

    宋悅︰誰叫我器量比你大呢。

    【湊表臉。】

    宋悅加快了腳步,回到宮中,果然一推開煉丹房的大門,李德順就急急來報︰“皇上,剛才小德子說宮中遍地找不著您,我就知道您一定是來這兒了……司空少主已經在宮門口跪了許久了,似乎有要事求見皇上!”

    宋悅暗道豪華馬車果然跑得比11路快。

    “愣著干嘛,還不趕緊把人給朕接進來?”她心下擔憂司空彥的病(情q ng),听見他一個人跪在宮門口吹冷風,更是心驚。

    司空少主一向眼高于頂,上次進宮完全不是這態度,別說跪在宮門口了,就算見了她也只裝模作樣地行了個禮,半途還被她裝模作樣的虛扶起來,根本沒把她放在眼里。

    趁李德順把司空彥等人引入宮的時候,宋悅趕緊翻了一下系統倉庫里的小抽屜,看著可憐兮兮的11顆金丹,從中拿走了3顆,呼喚系統︰兌換初級濃縮營養液。

    【兌換成功,剩余金丹︰8】

    宋悅把營養液揣進了袖子里,坐在了太和(殿di n)金燦燦的龍椅上,等了片刻,司空彥便帶著王二小姐到了。

    此時的王二小姐已被五花大綁,臉上再不復得意的光彩,有些狼狽,恨恨盯著她的眼楮,看上去像是要魚死網破。

    而司空彥看她的眼神便復雜了許多,帶著些愧疚,親自從陳耿手里拿過藥膏,緩緩跪在她面前,雙手奉上︰“皇上傷好些了麼?”

    說話間,還不停咳嗽著,看得宋悅有些于心不忍,接了傷藥,“起來說話。”

    【司空彥忠誠值加3%,目前25%,距離目標已經達半了喲~宿主加油!】

    司空彥看了一眼被帶上來的王二小姐,面色蒼白了一分,緩緩低下頭去︰“我,是來請罪的。”

    是他管理的疏漏……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真的混進了箱子里。這個致命的錯誤,壞了他的婚事,或許也是上天的懲罰吧。

    想到昨(日r )自己沖動之下狠狠捏住姬無朝的手腕,厲聲喝止……他有些後悔。